童话交接仪式——《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

Deer
小时候读过很多童话,记忆中都是甜甜的暖暖的,偶尔读到像《蓝胡子》那样带有一丝人性中阴暗的一面的故事都会有些匪夷所思,“这与我眼中的世间不一样啊”,对啊,我们都是从怀有对世界美好的憧憬的孩子们长成了如今看到了一些生活本质之后依旧热爱生活的大人们。《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似乎与我记忆中的童话发生了一种有仪式感的交接,从这本童话书中,我在体会到童话本身带有的给予我身临其境的幻想的满足感时,也发现了更加符合成长后的我所感受到的与生活的本质相关的一些东西。
      我曾写过一篇文章,《风中的苇草》,最初的构思来源是帕斯卡尔的一句话,“人只不过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读了《猫和少年魔笛手》之后,我想起了这句一直留在记忆中的话。莫里斯与突变的老鼠们,他们从最初的无意识到之后拥有了自我意识的过程,便是思想觉醒的重生,这与莫里斯与毒豆子最后的生命与自我觉醒的双重意义的重生还有一些区别,思想的觉醒,让他们有了思考,有了理想,让老鼠们有了对身体与灵魂的关系等人类哲学中的问题的探讨,有了建立由《邦尼先生历险记》这本“圣经”为他们构想出的...
显示全文
小时候读过很多童话,记忆中都是甜甜的暖暖的,偶尔读到像《蓝胡子》那样带有一丝人性中阴暗的一面的故事都会有些匪夷所思,“这与我眼中的世间不一样啊”,对啊,我们都是从怀有对世界美好的憧憬的孩子们长成了如今看到了一些生活本质之后依旧热爱生活的大人们。《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似乎与我记忆中的童话发生了一种有仪式感的交接,从这本童话书中,我在体会到童话本身带有的给予我身临其境的幻想的满足感时,也发现了更加符合成长后的我所感受到的与生活的本质相关的一些东西。
      我曾写过一篇文章,《风中的苇草》,最初的构思来源是帕斯卡尔的一句话,“人只不过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读了《猫和少年魔笛手》之后,我想起了这句一直留在记忆中的话。莫里斯与突变的老鼠们,他们从最初的无意识到之后拥有了自我意识的过程,便是思想觉醒的重生,这与莫里斯与毒豆子最后的生命与自我觉醒的双重意义的重生还有一些区别,思想的觉醒,让他们有了思考,有了理想,让老鼠们有了对身体与灵魂的关系等人类哲学中的问题的探讨,有了建立由《邦尼先生历险记》这本“圣经”为他们构想出的文明世界的理想。这似乎有些荒诞,但这是思想的产物,在幻想的世界里,它有存在的合理性,也有值得肯定的地方。从中我们也能看出思想对于人而言,应该说对于世间的生物而言,是无意识与自我的一个分界线,是我们如今存在状态的重要指标。
       此外,引发我强烈共鸣的,是我们成长中从理想主义者到现实主义者的转变,我们都曾如想建立乌托邦的毒豆子一般坚定追求自己的理想,认定自己就是那万千人群中那少数的能实现理想的幸运儿,但当我们经历了正如毒豆子所经历的现实的残酷与他人对自己的梦想的不屑的打击之后,我们接受了现实,不过最好的结果是未忘记本心的我们在现实的基础上先强大自己再在未来去实现理想,而不是像一个失败者只是接受了现实。童话的结局也未让我们失望,可以说老鼠们在磨难后实现了自己的理想,也多少给了不忘初心的我们些许慰藉吧。
       在我成长的过渡阶段读到这本书,也是挺幸运的。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更多书评

推荐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