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与我之间》:激进主义的意义

野原新之助

我在读这本书的时候,有一种非常奇妙的体验:当我不断翻页的时候,提醒自己不应该相信书中所写;可是当我合上这本书之后,忍不住又重读了一遍。

《在世界与我之间》是一位父亲写给儿子的三封信,作者塔那西斯是美国著名的黑人作家,麦克阿瑟天才奖得主,《Between the World and Me》这本书一出版就备受赞誉,获得美国国家图书奖并入围普利策奖。在这几封信里,科茨向儿子讲述了美国黑人的历史与现状,痛斥美国白人的恶:

“在你十五岁的时候,我写信给你。我写信给你,因为在今年,你看到了埃里克·加纳因为卖香烟而被勒死;因为你知道,雷妮莎·麦克布莱德在求助时被射杀,约翰·克劳福德只是到一个百货商店逛了逛就被枪杀。你看到,穿着制服的男人们开车撞倒并谋杀了泰米尔·莱斯——他只有十二岁,是他们宣誓要保护的孩子。你看到,穿着同样制服的男人们在路边不停殴打祖母辈的马琳·平诺克。如果你以前不懂的话,你现在懂了,你所在国家的警察局被授予了摧毁你身体的权力。……所有这一切对黑人来说都很常见。所有这一切,黑人已经承受很久。没有人被追究责任。”

我向来不喜欢这种极端的表述,因此我是带着本能的警惕来阅读...

显示全文

我在读这本书的时候,有一种非常奇妙的体验:当我不断翻页的时候,提醒自己不应该相信书中所写;可是当我合上这本书之后,忍不住又重读了一遍。

《在世界与我之间》是一位父亲写给儿子的三封信,作者塔那西斯是美国著名的黑人作家,麦克阿瑟天才奖得主,《Between the World and Me》这本书一出版就备受赞誉,获得美国国家图书奖并入围普利策奖。在这几封信里,科茨向儿子讲述了美国黑人的历史与现状,痛斥美国白人的恶:

“在你十五岁的时候,我写信给你。我写信给你,因为在今年,你看到了埃里克·加纳因为卖香烟而被勒死;因为你知道,雷妮莎·麦克布莱德在求助时被射杀,约翰·克劳福德只是到一个百货商店逛了逛就被枪杀。你看到,穿着制服的男人们开车撞倒并谋杀了泰米尔·莱斯——他只有十二岁,是他们宣誓要保护的孩子。你看到,穿着同样制服的男人们在路边不停殴打祖母辈的马琳·平诺克。如果你以前不懂的话,你现在懂了,你所在国家的警察局被授予了摧毁你身体的权力。……所有这一切对黑人来说都很常见。所有这一切,黑人已经承受很久。没有人被追究责任。”

我向来不喜欢这种极端的表述,因此我是带着本能的警惕来阅读这本书;可是当合上整本书的时候,我开始感到一种后怕:我所不敢相信、极力警惕的事情,正是他们时时经历着、并且恐惧着的事情。我不相信警察仅仅因为是黑人就滥杀无辜,但这或许就真实发生了。如果一个人亲身经历了这个世界的残酷,他用任何一种语言来表达都不为过。

塔那西斯·科茨的偶像是马尔科姆·X,后者是与马丁·路德·金其名的黑人民权运动家。马尔科姆作为美国的头号“黑人怒汉”,不赞同马丁·路德·金的非暴力运动,而是强调要以牙还牙,他积极鼓吹黑人优越主义和种族分离,从精神上塑造了美国黑人的自尊与自豪。他原名马尔科姆·托利,为了抛弃“白人奴隶主赐予的姓氏”才改名为马尔科姆·X(《在世界与我之间》翻译成“马尔科姆·艾克斯”,这是值得商榷的)。

相比于激进主义,“非暴力”这一概念之备受欢迎,几乎等同于“和平”。因此非暴力运动的领袖总是受到赞誉和尊崇,而暴力革命的鼓吹者往往承担巨大的诋毁。但是在很多时候,非暴力很难有实质性的变革,而激进主义的方法则更容易摧毁人内心的壁垒。小善未必使我们感激,小恶也未必使我们痛恨,崇尚非暴力的人们对于小恶处处容忍,长此以往,善恶的界限也就不分明了。

鲁迅有句名言:“中国人是最讲中庸的,你要说凿一扇窗户,他们是万万不同意的,但倘若你说把房子拆了,他们就会急忙来调和折中,同意凿窗户了。”这就是激进主义的意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在世界与我之间的更多书评

推荐在世界与我之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