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思

[已注销]

我读中国法制史的时候鲜少看到对讼师的描述,按照这一段的说法,清代讼师也可同时做类似税务师的工作;由于缺乏合法的仕途上升途径;为当时的主流文化排斥;起到了积极作用。现在他们取得了体面的社会地位,这是好的,坏的是。所以说,历史不过是重复它自己而已。

读史的一个常识是,不能仅阅读单方面的材料。单方面的论述总是有冲动去美化自己丑化对面。我觉得外国人在阐述晚清时外国人在中国角色时对于他们的特权过于轻描淡写了。他们是如此的享受特权时至今日许多中国人在他们面前仍显得卑躬屈膝令我愤怒。问题是,中国人的种族观念很难作为主要的问题去探讨,因为这实在是难为情的难以启齿。

我同时懊恼的是,历史课本是不知第几手的材料了,回想我自己当年所受的历史教育,我鲜少读过任何更为直接的材料。我现在已经20岁了,对于历史的认识还是幼稚的像个孩子。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剑桥中国晚清史(上下卷)的更多书评

推荐剑桥中国晚清史(上下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