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革命之路上的八卦

刘德维希

如果要举出一位最有影响力的科学哲学家,非库恩莫属。单凭「范式」这一概念在各种理论之间随处可见、遍地开花,便足以见得其大红大紫,怕是再无他人能比。的确,「范式」的提出富有创见,在科学哲学与科学史上都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却不免有诸般疏漏;然而库恩后来几次修正,也拦不住范式被一再地滥用与误读,他最后感叹道:Paradigm was a perfectly good word, until I messed it up.

1.库恩出身于一个普普通通的中产家庭:父亲是水力学工程师,在哈佛和麻省理工获得了学位;母亲是纽约人,热爱阅读,素养颇高。自少年时代起,库恩便出类拔萃,随后进入哈佛大学研读物理。起初第一学期,库恩的学业却并不如意,只拿到了C。他问教授,这样的成绩是否还能当上物理学家;教授即无否定也未肯定,只告诉库恩应当好好准备考试。在随后的学习中,库恩便拿到了A。第二年,库恩选了一门为新生开设的哲学课程,阅读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这是一个重要的转机,当然并不是最重要的。

2.最重要的转机是去给Conant的当助手。哈佛岁月里,影响库恩最深的就属哈佛校长James Bryant Conant,此人是个多面手,除却在本行化学研究中收获的种种成就,他对于科学哲学颇有心得,...

显示全文

如果要举出一位最有影响力的科学哲学家,非库恩莫属。单凭「范式」这一概念在各种理论之间随处可见、遍地开花,便足以见得其大红大紫,怕是再无他人能比。的确,「范式」的提出富有创见,在科学哲学与科学史上都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却不免有诸般疏漏;然而库恩后来几次修正,也拦不住范式被一再地滥用与误读,他最后感叹道:Paradigm was a perfectly good word, until I messed it up.

1.库恩出身于一个普普通通的中产家庭:父亲是水力学工程师,在哈佛和麻省理工获得了学位;母亲是纽约人,热爱阅读,素养颇高。自少年时代起,库恩便出类拔萃,随后进入哈佛大学研读物理。起初第一学期,库恩的学业却并不如意,只拿到了C。他问教授,这样的成绩是否还能当上物理学家;教授即无否定也未肯定,只告诉库恩应当好好准备考试。在随后的学习中,库恩便拿到了A。第二年,库恩选了一门为新生开设的哲学课程,阅读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这是一个重要的转机,当然并不是最重要的。

2.最重要的转机是去给Conant的当助手。哈佛岁月里,影响库恩最深的就属哈佛校长James Bryant Conant,此人是个多面手,除却在本行化学研究中收获的种种成就,他对于科学哲学颇有心得,又热衷教育,著述颇丰;在政治活动中也相当活跃,是战后美国派往西德的第一任大使。政治敏感度颇高,早在1948年时,他就倡议反对任用共产主义者为教师。此外,他在一战时参与了美军的毒气研究工作,二战时期也积极响应战时的科学政策。库恩说,Conant是他见过最聪明的人。

3.乔治萨顿和库恩曾是同事,库恩说萨顿极为挑剔:如果不懂阿拉伯语、不懂拉丁语、不懂希腊语,那就别跟着我(指萨顿)做研究。不过库恩承认自己的外语不怎样。此外,库恩在科学哲学中更为出名,但是戴维森等人在论文中还是称他为科学史家。

4.库恩曾在婚礼酒会上瞧上了一个姑娘,但他母亲却认为他们不合适。库恩后来形容那一瞬间是一个“Aristotle accident”。为何会这样说,我的猜测是,库恩曾经讲到他在读亚里士多德的《物理学》时,起初觉得亚里士多德一直在胡说八道,不理解为何这样的学说会统治西方如此之久,直到某个灵光闪现,他意识到亚里士多德所构建的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体系,在这个体系当中,一切都是合理的。

5.库恩很喜欢做手工,尽管他起初研读的是理论物理。

6.一个明朗的周一清晨,库恩在等待同事的时候,从书架上找了一本波义耳的文集,其中《怀疑的化学家》给了他灵感,这铸成了库恩的第一篇文章:Robert Boyle and Structural Chemistry in Seventeenth Century.

——这是一年多前写的从网日志,害怕从网突然垮掉,所以特来备份。

6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s的更多书评

推荐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s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