斐多 斐多 8.7分

《斐多》与《裴洞篇》的比较

shane

《斐多》是华语世界关于这篇对话最早的译本,是从英文转译,出版于1999年。《裴洞篇》是王太庆先生关于这篇对话的译本,是从希腊文直译,出版于2013年。毋庸置疑,杨先生和王先生的译本均属上乘。我没有读过希腊文和英文的原文,但通过中文文本的阅读,还是觉得王先生的译本跟佳。

兹举几例:

1.《裴洞篇》:我最喜欢苏格拉底,不管是自己谈,还是听别人说。

《斐多》:因为,不论是我自己讲苏格拉底,或者听别人讲,借此能想起他,总是我莫大的快乐。

2.《裴洞篇》:手拿茴香的人虽多,但真信酒神的人却少。这真信的人我想就是真正的哲人。

《斐多》:多数人不过是举着太阳的神杖罢了,神秘主义者只有少数。照我的解释,神秘主义者就是指真正的哲学家。

3. 《裴洞篇》:所以我说,要么是我们生下来知道这一切并且终生知道,要么是那些所谓学习的事情只不过是回想,所以学习就是回忆。

《斐多》:所以照我说啊,我们只能从两个假定中肯定一个:或者呢,我们一生出来就有知识,一辈子都有知识;或者呢,出生以后,我们所谓学习知识只是记起原有的知识,也就是说,认识就是回忆。

很明显,王先生的译本更加简洁明了,可...

显示全文

《斐多》是华语世界关于这篇对话最早的译本,是从英文转译,出版于1999年。《裴洞篇》是王太庆先生关于这篇对话的译本,是从希腊文直译,出版于2013年。毋庸置疑,杨先生和王先生的译本均属上乘。我没有读过希腊文和英文的原文,但通过中文文本的阅读,还是觉得王先生的译本跟佳。

兹举几例:

1.《裴洞篇》:我最喜欢苏格拉底,不管是自己谈,还是听别人说。

《斐多》:因为,不论是我自己讲苏格拉底,或者听别人讲,借此能想起他,总是我莫大的快乐。

2.《裴洞篇》:手拿茴香的人虽多,但真信酒神的人却少。这真信的人我想就是真正的哲人。

《斐多》:多数人不过是举着太阳的神杖罢了,神秘主义者只有少数。照我的解释,神秘主义者就是指真正的哲学家。

3. 《裴洞篇》:所以我说,要么是我们生下来知道这一切并且终生知道,要么是那些所谓学习的事情只不过是回想,所以学习就是回忆。

《斐多》:所以照我说啊,我们只能从两个假定中肯定一个:或者呢,我们一生出来就有知识,一辈子都有知识;或者呢,出生以后,我们所谓学习知识只是记起原有的知识,也就是说,认识就是回忆。

很明显,王先生的译本更加简洁明了,可能是由于精通希腊文,所以翻译时更加大胆,意译更多。而杨先生的译文,照她在后记中的说法,是一字一句死盯着原文的,所以难免有些拖沓。但杨先生文字功力很高,所以译文比较流畅,更具文学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斐多的更多书评

推荐斐多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