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地坛 我与地坛 9.3分

《我与地坛》与少年的十年

Miss_Pisces
“它等待我出生,然后又等待我活到最狂妄的年龄上忽地残废了双腿。四百多年里,它一面剥蚀了古殿檐头浮夸的琉璃,淡褪了门壁上炫耀的朱红,坍圮了一段段高墙又散落了玉砌雕阑,祭坛四周的老柏树愈见苍幽,到处的野草荒藤也都茂盛得自在坦荡。这时想必我是该来了。十五年前的一个下午,我摇着轮椅进入园中,它为一个失魂落魄的人把一切都准备好了。”

史铁生的文章,我从读初中时就很喜欢,且随着年龄的增长,一年一个味道。

他把话说得清楚明白,利索又好看,画面和意象非常丰腴,让人着迷地陷进去。读《我与地坛》时的心情,就像泡在灌满温水的浴缸里,舒展开所有的筋骨,放任催眠。如果说那种文字有温度,大概就是人体的温度。

二零一三年夏天,我在北京,去地坛公园看过。

那时候北京的雾霾还不严重,即使在七月,早晚也很清爽。祭坛周围的老柏树依旧苍幽,在夕阳下显得分外安静,是那种随时能够开口说话的安静。野草荒藤依旧自在地趴在泥土里、树干上,像是陪着谁一样,整个公园里充斥着百无聊赖又生机勃勃的野趣。

就像,那个悲伤的青年人从未来过,那个平和的中年人从未离开。

他面对的分岔路口,意味当代中国的转折印记...
显示全文
“它等待我出生,然后又等待我活到最狂妄的年龄上忽地残废了双腿。四百多年里,它一面剥蚀了古殿檐头浮夸的琉璃,淡褪了门壁上炫耀的朱红,坍圮了一段段高墙又散落了玉砌雕阑,祭坛四周的老柏树愈见苍幽,到处的野草荒藤也都茂盛得自在坦荡。这时想必我是该来了。十五年前的一个下午,我摇着轮椅进入园中,它为一个失魂落魄的人把一切都准备好了。”

史铁生的文章,我从读初中时就很喜欢,且随着年龄的增长,一年一个味道。

他把话说得清楚明白,利索又好看,画面和意象非常丰腴,让人着迷地陷进去。读《我与地坛》时的心情,就像泡在灌满温水的浴缸里,舒展开所有的筋骨,放任催眠。如果说那种文字有温度,大概就是人体的温度。

二零一三年夏天,我在北京,去地坛公园看过。

那时候北京的雾霾还不严重,即使在七月,早晚也很清爽。祭坛周围的老柏树依旧苍幽,在夕阳下显得分外安静,是那种随时能够开口说话的安静。野草荒藤依旧自在地趴在泥土里、树干上,像是陪着谁一样,整个公园里充斥着百无聊赖又生机勃勃的野趣。

就像,那个悲伤的青年人从未来过,那个平和的中年人从未离开。

他面对的分岔路口,意味当代中国的转折印记。中国和北京的变化,无时无刻不撕扯着他内心的神经。在现实和历史的边界上,他所梦想的、他未期待的,都在渐渐完成。

他所遭受的一切苦难,在书本里大多成了命运无常的注脚。这样的结果刻板而不公,生命是一个多元的维度、一个复杂的系统,没法用苦难和顺遂来进行简单的两极对立。

史铁生还说了,死,从来不是一次性完成的。人是一点一点死去的,先是这儿,再是那儿,一步一步终于完成。但大可不必把这种死亡理解为消极的消逝,它可能就是逝去的童言无忌,是不再光滑的皮肤、不再明亮的眼睛,是不再随意涌动的热血。

死亡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日复一日的消耗,是个心照不宣的秘密。

  “要是有些事我没说,地坛,你别以为是我忘了,我什么也没忘,但是有些事只适合收藏。不能说,也不能想,却又不能忘。它们不能变成语言,它们无法变成语言,一旦变成语言就不再是它们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与地坛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与地坛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