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比童话更加童话。

热心学生倪小姐

小说中发生的故事总是充满了奇幻色彩,但奇幻只是外在的形式,作者将灵魂赋予了故事中奇特的小动物们,也使得他们能够说出那些触动人心的话来。在小说的后半段,在老鼠毒豆子和老鼠王的对话里,我看到了弱小者是如何被代表被毁灭,也看到当弱小者开始觉醒便能拥有的强大力量。

虽然是覆盖着温暖绒毛的角色在进行可爱的小把戏,但故事里无论老鼠、猫,还是人类小孩,都面临着同一种东西——黑暗的死亡恐怖。即使突变以后拥有智慧,他们依然会被夹、被绑、被烧、被沉河、被扔进斗兽场。无论什么身份的人类幼体,都有被成体为了极小的利益杀死的危险。这种死亡恐怖并没有在动物和下水道的意象里被消解,反而更加黑暗。扫夹队的队员如果不够谨慎就会死去,尸体被队友吃掉,毕竟这座城市没有什么干净食物。没突变的老鼠被突变老鼠称为“吱吱”,突变族对毒药的了解应该是通过观察

吱吱的死状总结出来的。书记员桃子搬运一本巨大的童话书《邦尼先生历险记》,创造了一种容易让老鼠看懂的图形文字,这些文字里也充满了死亡的意象。如果突变族真的能建立一个文明,也许他们的文字会进化成七肢桶的表意文字,无论多复杂的意思都用一附图来表示,图上每个部件都有...

显示全文

小说中发生的故事总是充满了奇幻色彩,但奇幻只是外在的形式,作者将灵魂赋予了故事中奇特的小动物们,也使得他们能够说出那些触动人心的话来。在小说的后半段,在老鼠毒豆子和老鼠王的对话里,我看到了弱小者是如何被代表被毁灭,也看到当弱小者开始觉醒便能拥有的强大力量。

虽然是覆盖着温暖绒毛的角色在进行可爱的小把戏,但故事里无论老鼠、猫,还是人类小孩,都面临着同一种东西——黑暗的死亡恐怖。即使突变以后拥有智慧,他们依然会被夹、被绑、被烧、被沉河、被扔进斗兽场。无论什么身份的人类幼体,都有被成体为了极小的利益杀死的危险。这种死亡恐怖并没有在动物和下水道的意象里被消解,反而更加黑暗。扫夹队的队员如果不够谨慎就会死去,尸体被队友吃掉,毕竟这座城市没有什么干净食物。没突变的老鼠被突变老鼠称为“吱吱”,突变族对毒药的了解应该是通过观察

吱吱的死状总结出来的。书记员桃子搬运一本巨大的童话书《邦尼先生历险记》,创造了一种容易让老鼠看懂的图形文字,这些文字里也充满了死亡的意象。如果突变族真的能建立一个文明,也许他们的文字会进化成七肢桶的表意文字,无论多复杂的意思都用一附图来表示,图上每个部件都有自己的含义。

其实人也经历过这些,就像帕斯卡尔在《思想录》中写的这样一段话: “人只不过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用不着整个宇宙都拿起武器来才能毁灭;一口气、一滴水就足以致他死命了.然而,纵使宇宙毁灭了他,人却仍然要比致他于死命的东西更高贵得多;因为他知道自己要死亡,以及宇宙对他所具有的优势,而宇宙对此却是一无所知. ” 而小老鼠们和莫里斯经历了的这些,它们被赋予了思想的能力,被赋予了语言的能力,被赋予了很多人类区别于其他动物的能力,它们就不仅仅是原来那个普通的它们,它们是不一样的、是全新的它们,它们是突变一族,是强大的力量。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更多书评

推荐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