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时

女孩是无名

绪论:传播理论处于一个跨学科,具有文化多样性的公共领域,尽管20世纪50年代以来,许多学者都对其做了许多概述,但这种抽象的、以偏概全的理论框架无法涵盖具体的历史、文化。大众传播研究的不同途径会侧重于不同的方面,“适用于一切目的和一切分析层次的模式无疑是不存在的”。1994年麦奎尔《大众传播理论导论》的问世,是西方大众传播理论方法由单向式的“传播者——讯息——通道——受众——效果”到以媒介、文化、唯物论到文化论构成的场域研究方向的转变。 第一章早期法兰克福学派的批判思想及其传播学启示 对于理性思想批判的不同方面 法兰克福学派:起源于哲学底蕴丰厚的德国,以哲学思辨见长,以思想独立性闻名。其成员多出生于19世纪末,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成为激进的青年运动分子;中年进入学术研究的黄金时代遭遇第二次世界大战,“边缘人”身份让他们出走德国。30年代的工作是对法西斯主义的披露、反抗,而到了40年代在对美国大众文化研究时认识到:垄断资本主义的成熟,使得人们在不自知中成为机器和资本主义社会的附庸,工业化为人们带来了富足的生活,但其精神领域已被统治阶级所操控,所谓的幸福只是机械化掩盖了人被物化的本质。启蒙思想是一个被...

显示全文

绪论:传播理论处于一个跨学科,具有文化多样性的公共领域,尽管20世纪50年代以来,许多学者都对其做了许多概述,但这种抽象的、以偏概全的理论框架无法涵盖具体的历史、文化。大众传播研究的不同途径会侧重于不同的方面,“适用于一切目的和一切分析层次的模式无疑是不存在的”。1994年麦奎尔《大众传播理论导论》的问世,是西方大众传播理论方法由单向式的“传播者——讯息——通道——受众——效果”到以媒介、文化、唯物论到文化论构成的场域研究方向的转变。 第一章早期法兰克福学派的批判思想及其传播学启示 对于理性思想批判的不同方面 法兰克福学派:起源于哲学底蕴丰厚的德国,以哲学思辨见长,以思想独立性闻名。其成员多出生于19世纪末,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成为激进的青年运动分子;中年进入学术研究的黄金时代遭遇第二次世界大战,“边缘人”身份让他们出走德国。30年代的工作是对法西斯主义的披露、反抗,而到了40年代在对美国大众文化研究时认识到:垄断资本主义的成熟,使得人们在不自知中成为机器和资本主义社会的附庸,工业化为人们带来了富足的生活,但其精神领域已被统治阶级所操控,所谓的幸福只是机械化掩盖了人被物化的本质。启蒙思想是一个被人赞美的,能够带来思想解放的时代,而法兰克福学派在肯定启蒙运动将人类从认为自身是上帝的客体对象中解放出来时提出,启蒙运动在启蒙精神中遭受到损伤,尤其是理性的宣传和发展代替了上帝之后,使理性本身成为神话。而现代极权主义的兴起也依靠于将取代了理性的工具理性置于神坛。如以墨索里尼和希特勒为中心的法西斯主义政权。法兰克福学派是承认理性的,但这种理性似乎已经被统治权所利用,沦为工具理性,这样的理性给人们带来的错觉的未来,被法西斯利用后成为种族安排的合理性,终结人类生命的合理性。 尼采毕生致力于非理性的研究,有着让本能和感情超越理性的冲动,代表了与过分有组织和理性化文明决裂的冲动;佛洛依德则认为理性是超自我的,是以对本能的隐抑为代价的,进步、闻名与不幸之间是有一定联系的。 媒介作为传播信息的载体,应具有独立的思想、民主的表达。而当媒介被极权主义利用之后,它便成为统治阶级的附庸,人们的思想被压抑,尤其是科学时代的到来,人们享受到了它带来的种种便利之处,甘愿在纳粹统治时期不加以甄别地分析,热情迎接科学的创造;以理性见长的科学家也正在用自己所创造出的科学毁灭家园而不自知,正如一句话所言“人们终将毁于自己所热爱的东西”,以战后好莱坞文化对现实生活带来的新感官、新刺激更为明显,当今时代,人类思考的滞后与消失更可见技术理性与媒介滥用的结果。 对文化工业的批判 人类学家将文化的本质诉诸于人类从事生产创造、对自然的征服活动,强调的是文化的实用性以及在个人性格、社会培养、艺术创造方面带给人精神的财富。在法兰克福学派看来,文化应该有其严格的标准,“文化绝不等同于劳动生产,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无差异享用的产品,更不是以‘可用’为标志甚至为目的的人类活动。”“只有付出了艰辛的劳动和不懈努力的人才能获得文化和完善文化。”因此,法兰克福学派认为文化的基本功能是“否定”和“对幸福的承诺”。而媒介文化,在如今,无论是平民还是中产阶级,皆认为自己是“传媒”的主人,媒介赋予他们带有各自气息的名字,使他们已经混淆甚至情愿留在这样的语境下,享受着商品性、标准性和批发性所带来的感知,连自己何时被窃取了思想都不知道,其思想本身都为文化工业所利用,进行下一次分拨其时间与精力的产品,“失去了问一声‘它们是否骗走了我们从事更有价值和更为充实的活动的潜力’的习惯”,而自甘沉迷于对人性中庸俗点的放大。法兰克福学派就文化的出发点是否是对现实的一次次的“否定”及“对幸福的承诺”对“媒介文化”本身是否是文化而提出质疑。 媒介帝国主义的兴起孤立了艺术、人文和道德的发展,人人都有在互联网上发表言论的自由,抛弃了原来守门人的角色。法兰克福学派在美国文化出现全球化的趋势时就提出了他们批判的理论和观点,他们保持着欧洲的哲学思辨,但对民众不信任,全面、无情地揭露大众文化的弊端,未提出如何建设更好的世界,其设想也只能停在“乌托邦”领域,并招致民众的不满。他们的文化自觉使其与大众保留着一定的距离,所以“使他们看到了身处其中的受众无法意识到大众文化的局限。”当然,法兰克福学派存在着明显的缺陷,即是对大众文化立于价值层面上的道德批判,而非科学的,如马克思立于实践的批判。其对无产阶级的孤立及对民众的不信任,直接失去改造世界的土壤。 第二章哈贝马斯的传播思想研究 哈贝马斯:交往行动的开拓者 虽在传播学机制中引入了“反馈”这一机制,但无法掩饰以传者为中心进行“灌输”的色彩;交往,在平等的基础上进行对话与协商,是一种双向的机制。哈贝马斯1929年出生于德国科隆,记者生涯为他的理论研究带来两方面影响:关注现实政治,理论研究带有新闻政论文体的色彩。哈贝马斯在哲学、社会学、传播学领域都取得巨大的成就,对其思想可归纳为两方面内容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批判视野下的西方传播思想的更多书评

推荐批判视野下的西方传播思想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