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的简单

褚云琨

当老师,跟割韭菜一样,割完一茬又一茬,送走一批又一批。孩子们看在眼里都是稚气的样子,认真地念着书、纯真地谈着恋爱、天真地喝着奶茶,有一天离开在朋友圈里再见,突然就变成了大人,西服墨镜、红酒高脚杯、背景是世界各地,神采飞扬。 当老师,也有欲语还休的时候。玉米地大学的中国女孩失踪的时候,马拉松爆炸的时候,地震海啸的时候,飞机凭空消失的时候。世界那么大那么可怕,大人们费尽心思创造出的一片小天地把战火、暴力和颓丧压缩到可能的最小范畴,学校与家好像都罩在玻璃培养皿中,一切可疑人物都被排除在外。孩子们在这里度过迄今为止的所有人生,然后背后啪地一推,就此落入乌烟瘴气的世界。欲望和酒精、药物和暴力在脚边潜伏,魑魅魍魉出没、正是逢魔之时,他们却像去往奥兹国的桃乐西,穿着红鞋子跳着舞,要去寻找奥兹国。 我要怎么把这些都告诉你们、在你们还没见识过魑魅魍魉的时候? 我该如何描述死亡的阴影,却不损伤你们对生命的信心? 如何提醒你们预防人类作为群体性动物的相互倾轧、却不打扰你们对善意的信任? 如何向你们描述那些看似愚昧的神话和信仰在人类最黑暗的时刻发出的光芒、却又不把你们引入宗教的泥潭? 如何让你们始终保有...

显示全文

当老师,跟割韭菜一样,割完一茬又一茬,送走一批又一批。孩子们看在眼里都是稚气的样子,认真地念着书、纯真地谈着恋爱、天真地喝着奶茶,有一天离开在朋友圈里再见,突然就变成了大人,西服墨镜、红酒高脚杯、背景是世界各地,神采飞扬。 当老师,也有欲语还休的时候。玉米地大学的中国女孩失踪的时候,马拉松爆炸的时候,地震海啸的时候,飞机凭空消失的时候。世界那么大那么可怕,大人们费尽心思创造出的一片小天地把战火、暴力和颓丧压缩到可能的最小范畴,学校与家好像都罩在玻璃培养皿中,一切可疑人物都被排除在外。孩子们在这里度过迄今为止的所有人生,然后背后啪地一推,就此落入乌烟瘴气的世界。欲望和酒精、药物和暴力在脚边潜伏,魑魅魍魉出没、正是逢魔之时,他们却像去往奥兹国的桃乐西,穿着红鞋子跳着舞,要去寻找奥兹国。 我要怎么把这些都告诉你们、在你们还没见识过魑魅魍魉的时候? 我该如何描述死亡的阴影,却不损伤你们对生命的信心? 如何提醒你们预防人类作为群体性动物的相互倾轧、却不打扰你们对善意的信任? 如何向你们描述那些看似愚昧的神话和信仰在人类最黑暗的时刻发出的光芒、却又不把你们引入宗教的泥潭? 如何让你们始终保有批判性思维的警醒、却又能在动人的时刻勇敢地相信爱情? 人那么复杂,人生和世界那么复杂,我要怎么讲,才能让你明白博雅教育里厚厚的书单堆成的道理、让你能站在有史以来所有勤于思考的天才的肩膀上、看见更清晰的风景? 我想给你讲个道理,却左右为难。世界不是非黑即白,我也受制于我的经历。你最终只能从切肤之痛中去醒悟,而我却如此渴望为你点亮一盏灯,准备一条锦囊妙计,等到天真的黑了的时候,照亮你脚下哪怕一英寸的地方。 当人类还住在洞穴里,冰河世纪的寒风吹过带着剑齿虎的咆哮,我们的祖先一定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开始讲一个古老的故事,回答小辈们提出的无数个让人绝望的问题: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带着什么使命又去往何方? ——故事里的女孩儿回答说:“做一个被遗弃的孤儿挺好的。毕竟,王子只能成为国王,但是一个神秘的孤儿能成为任何人。 当我被伤害、当大仇得报的时刻到来,该不该血刃仇敌? ——故事里的老鼠说:“我可以看见下面混乱的一切,干草架、遍地的干草、乱兜乱转的人群,就像,哈哈,就像一群老鼠…我想只要把火柴扔下去,啊,几秒钟内烟就会弥漫开来,而他们已经锁死了门。等到他们们醒悟过来,他们已经被困住了,就像,哈哈,对了,就像桶里的老鼠,而我们却顺着檐槽走了。”然而老鼠只是站在那儿向下看着,直到火柴熄灭。然后扔掉了火柴。 当别人的爹妈有几千万资产而我却什么都没有……? ——一个好故事不会单纯到安慰你all is well一切安好:“如果一个正直的小人物挑战邪恶的大人物,这个小人物就会成为架子上的烤面包”。然而故事里的主人公会告诉你:“我们都知道一个神秘的孤儿冒出来挑战有权有势的大人物的结果,是不是?就像哪个国王最小的三儿子,他只能赢。” 故事没办法在危难关头救我性命,也没办法变成现钞和金币,那为什么还要讲故事呢? ——耐心地把故事听完,你会在结局处找到答案:“有一些人的思想用斧子劈也改不过来。然而有一些人觉得世界不同了。这一切并不完美,但是生效了”。 当你背起行囊要远行,我和冰河时代拿起骨针为孩子缝好皮毛斗篷的女人一样,只能在斗篷里织入代代相传的经验,然后讲一个故事给你听。 这个故事里会有进化,突变,语言,民俗故事,神话,宗教,偏见,善意,批判性思维,人性……有基因突变、学会说话和思考的老鼠和猫,有流浪的男孩,有读了太多故事的女孩,有凶恶的坏人和在所有人头顶盘旋如秃鹰的命运。 有我和你的祖先出生入死代代流传下来的所有文化基因。 ”故事的真谛就在于得抓住持久的东西。”诚如故事所说。 你将不会有金钟罩,也没有铁布衫,但你可以自由地用这些词句编织属于你的铠甲。 而当故事讲完,风雪叩门,孩子,祝你好运。那是你的风雪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更多书评

推荐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