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厚书读薄 把薄书读厚

Nellie
《明儒学案》选讲是朱鸿林先生在2008年中国文化论坛“第二届文化素质通识教育核心课程讲习班”上的讲稿,薄薄的一册小书,不过150页。却是被我摩挲良久,反复翻看。看这本书第一次体会到“把厚书读薄,把薄书读厚”的感觉。

把厚书读薄

朱先生的演讲就是个很好的榜样。《明儒学案》是大学问家黄宗羲的代表作之一,收入了两百多位明代儒者的传记和思想论述,是公认的“国学必读书”。孤陋寡闻如我,翻开这本书之前都没听说过《明儒学案》。朱先生的这本书就是一个很好的领路人,他仅仅选取了《明儒学案》里的发凡、原序、序和里面的一个学案——曹端学案做讲解,确是提纲挈领、抽丝剥茧得将黄宗羲撰写此书的立意、取舍、态度进行了鞭辟入里、丝丝入扣的分析。

把薄书读厚

朱先生在此书中也做了经典的示范。“发凡”篇,总共八个自然段,朱先生逐个段落详细讲解,却不似小时候语文课上的总结段落大意划中心思想,只得其形未得其神,而是把每句话的字面意思以及背后的深意,循循善诱,娓娓道来。看这样的文章真是一种享受,宛若跟着一个建筑师,一起复原一个恢弘宫殿的模型。一边赞叹原作者的精心建构,一边佩服解读者的慧眼慧心。

因为没...
显示全文
《明儒学案》选讲是朱鸿林先生在2008年中国文化论坛“第二届文化素质通识教育核心课程讲习班”上的讲稿,薄薄的一册小书,不过150页。却是被我摩挲良久,反复翻看。看这本书第一次体会到“把厚书读薄,把薄书读厚”的感觉。

把厚书读薄

朱先生的演讲就是个很好的榜样。《明儒学案》是大学问家黄宗羲的代表作之一,收入了两百多位明代儒者的传记和思想论述,是公认的“国学必读书”。孤陋寡闻如我,翻开这本书之前都没听说过《明儒学案》。朱先生的这本书就是一个很好的领路人,他仅仅选取了《明儒学案》里的发凡、原序、序和里面的一个学案——曹端学案做讲解,确是提纲挈领、抽丝剥茧得将黄宗羲撰写此书的立意、取舍、态度进行了鞭辟入里、丝丝入扣的分析。

把薄书读厚

朱先生在此书中也做了经典的示范。“发凡”篇,总共八个自然段,朱先生逐个段落详细讲解,却不似小时候语文课上的总结段落大意划中心思想,只得其形未得其神,而是把每句话的字面意思以及背后的深意,循循善诱,娓娓道来。看这样的文章真是一种享受,宛若跟着一个建筑师,一起复原一个恢弘宫殿的模型。一边赞叹原作者的精心建构,一边佩服解读者的慧眼慧心。

因为没有什么国学基础,又被如此有深度的老师所激发,因此我读这本书的感悟就变得随处迸发,不成章法,因此就只好拉拉杂杂记录于此了。

对知行两者关系的探讨

P5 朱子有一句非常易记而蛮有道理的话:“论先后,知为先;论轻重,行为重。”
P44 王阳明有两个威力巨大的讲学宗旨,一个是“知行合一”,一个是“致良知”。这两个宗旨回答的命题是:什么才是学问?怎么做学问才对?

明儒的学术观念

P6 做学问要求自得,自己手到拿来的才是学问,才是实学。黄宗羲曾经形象地说及这个观念:“以水济水,岂是学问?”学问是要水火相济的,有不同的意见来冲击,然后你自己去调和,形成自己的见解。
P26 《发凡》里面有一条足以反映他的自豪:“每见钞先儒语录者,芸撮数条,不知去取之意谓何。其人一生之精神未尝透露,如何见其学术?这段话反映了黄宗羲的这个信念:一个学者的真学术和他的真精神是互见的,你没有那种精神便出不了你那种特质的学术,换言之,他是相信问如其人之说的。
P26 《发凡》里面还有这样一句很重要的话:“学问之道,以各人自用得着者为真。”这是黄宗羲认为做学问的指导性原则。在这个原则的指导之下,《明儒学案》所选录的文字,便“有一偏之间,有相反之论”。对学者来说意见的异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学问是从自己的体会中得来的,自己所讲的自己能够相信。这样的说话才是对人有益之言。
P60 明儒在理学上成就空前,他们做学问有个大的宗旨,那就是辟佛,而能把儒释二者的疑似之处彻底弄清辨白。
这段话让我想起郎咸平和我身边的博士也有类似的说法,大意是博士训练就是让学者能够专业的坚持自己的观点。这里面也有个学者知行合一的问题,“自己所讲的是自己能够相信的”,恰恰是当下学术界,乃至社会上最为缺乏的。

关于读书和走路

P12 讲到《蕺山传》就是黄宗羲的老师刘宗周的传记,我才想起2015年曾经不经意间拜访在绍兴的蕺山书院,记得书院的碑文有写黄宗羲是刘宗周的学生,当时只知有黄不知有刘,真是机缘巧合,时隔两年在书中遇见了二位。更加相信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必要性。

关于宗旨

P46 所谓宗旨,就是一些有头绪的、逻辑紧密的话语。
P47 学说宗旨,就是一种学术或一个学说不能改变的核心价值和基本要求,是一个不能逾越而有决定行的思想范围。

关于禅宗

P53 中国禅宗有南北之分,南宗是从六祖慧能开始的,他讲道的地方是在韶关的南华寺。六祖有两个大弟子,一个叫行思,后来在江西青原山开山,一个叫怀让,后来在湖南衡山开山,形成六祖门下两派。两派以后各有分支。青原派下出了三支:曹洞宗,日本很多人相信这个宗;法眼宗;云门宗,云门寺在广东韶关附近的乳源县。南派两个分支:临济宗、沩仰宗。释氏五宗,指的就是这禅宗六祖传下来的五个宗派。

关于史子之辨

虽然“梁启超说《明儒学案》是一本史书”,“《四库全书》馆臣将《明儒学案》分类为史书”(P28-29),本书作者的一个主要观点却是《明儒学案》是子书不是史书,其原因作者在书中进行了详细的阐述。以前只知道“经史子集”四种图书分类,却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结合这本书算是明白了子书和史书的区别。

关于批判性思维

这本书后1/3的篇幅以“曹端学案”为例,深入的剖析了黄宗羲以“批判性思维”对明代儒学发展史做的分析。《曹端学案》由三部分组成——其他学案也遵循着着个结构——第一部分,是《师说》即黄宗羲的老师刘宗周关于曹端的评论;第二部分,是黄宗羲撰写的曹端传记;第三部分,是黄宗羲所选录的曹端的文字,包括他的语录。(P76)
朱先生分析的主要结论是,“黄宗羲对曹端的评价却是没有刘宗周所做的那么高”。(P90)至于为什么会如此,就要放到晚明的思想史的大背景下去分析。

当然,黄宗羲在自己撰写的曹端传记中对其学术精神和要点作出总评,他认为,曹端为学的精神和宗旨就是“力行”,他特别欣赏曹端说的“事事都于心上做工夫,是入孔门底大路,认为这事体验了真的“有本之学”的话。(P107)朱先生认为:这个传记只有950个字,对于曹端的记述明显是很有选择性的。(P109)

这个观感让我有些震惊,原来一直以为“批判性思维”是个舶来品,现在方知,真学问不分古今中西,原则都是一致的。

曹端带来的启发

通过读这本书,听朱鸿林先生讲刘宗周、黄宗羲以及明史中记载和评价的曹端,他这个知行和一的大儒的形象跃然纸上,其感召力穿越了几个世纪呈现在我的眼前。 正如朱先生在最后所感:“ 《曹端学案》給了我这样的启发:人能忠于自己的职守,不轻视自己的职业以及和自己相处的人,凡事忠信以行之,诚信以成之,总会有一番事业可做出来的。”(P127)

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如此喜欢这本书的原因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明儒学案》选讲的更多书评

推荐《明儒学案》选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