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霍尔顿的一封信

惊鸿一瞥
2017-10-08 15:45:40
亲爱的霍尔顿:

终于还是给你写了信,即使你不感兴趣。我实在是压抑不住好奇心,关于你后来的生活,你和琴,和呢个老萨丽,和可爱的菲瑟,还有你的老师安东里尼或是安多里尼到底是不是个GLBT。天哪!我把他的名字记了无数遍,可还是忘了,我对我的记性真是沮丧。

你肯定会疑惑我是谁?为什么会知道你的事。是的,我了解你被潘西学校开除后,那几天操蛋儿的经历。哦,我想你不喜欢我这么说。赛琳格你认识么?我想你认识,你给他讲了你的事。这个叫赛琳格的家伙把你的事记录了下来,也因此我才能认识你。他还为你糟糕的经历起了个美妙极了的名字《The Catcher in the Rye》,我们叫它麦田守望者或麦田捕手,我很喜欢麦田守望者这个名字,虽然我觉得你的想法只是当个捕手而并非守望者。可有意思的是赛琳格,他买了“花岗石州”好几十英亩的土地,在山顶盖了间房子,过起了隐居生活,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守望者。

我自认为很了解你,和你是一类人,我知道你痛恨假模假样的东西,真正让你觉得有趣的事情不多。你一定会说,管他妈的赛琳格呢,我没兴趣知道他,你马上说出你是谁,这种感觉很不好,就像漆黑潮湿的巷子里有一双眼睛始终在盯着自己。但是这样不会让你





...
显示全文
亲爱的霍尔顿:

终于还是给你写了信,即使你不感兴趣。我实在是压抑不住好奇心,关于你后来的生活,你和琴,和呢个老萨丽,和可爱的菲瑟,还有你的老师安东里尼或是安多里尼到底是不是个GLBT。天哪!我把他的名字记了无数遍,可还是忘了,我对我的记性真是沮丧。

你肯定会疑惑我是谁?为什么会知道你的事。是的,我了解你被潘西学校开除后,那几天操蛋儿的经历。哦,我想你不喜欢我这么说。赛琳格你认识么?我想你认识,你给他讲了你的事。这个叫赛琳格的家伙把你的事记录了下来,也因此我才能认识你。他还为你糟糕的经历起了个美妙极了的名字《The Catcher in the Rye》,我们叫它麦田守望者或麦田捕手,我很喜欢麦田守望者这个名字,虽然我觉得你的想法只是当个捕手而并非守望者。可有意思的是赛琳格,他买了“花岗石州”好几十英亩的土地,在山顶盖了间房子,过起了隐居生活,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守望者。

我自认为很了解你,和你是一类人,我知道你痛恨假模假样的东西,真正让你觉得有趣的事情不多。你一定会说,管他妈的赛琳格呢,我没兴趣知道他,你马上说出你是谁,这种感觉很不好,就像漆黑潮湿的巷子里有一双眼睛始终在盯着自己。但是这样不会让你感到有趣吗?

当然我会告诉你我的事情,不会像你那个聪明的同学总是打听别人,对自己却闭口不谈。但我也不知道从何谈起。

如果非要说,就谈谈昨天的经历吧。近十年来,我过得单调极了,同样的时间起床、洗漱,带着该死的两颗熟鸡蛋,开着老的掉了颜色的车,做着谁都会做的工作,看着假模假样的娱乐节目。你可能会说,天哪!这个跟我有什么关系?嘿,小子,相信我,你会感兴趣的。

昨天进了办公室,见到垃圾桶里塞满的垃圾和如同爆嗮过的拖把让我知道自己几天没有打扫了,有些事一旦做了第一次,别人会他妈得上瘾,习惯你一直去做。我可不觉得这是勤劳,反而觉得可怜

拖地时,我那些神里神气的同事来了。我还是给你隆重的介绍下他们吧,两个男同事Bob和Franklin。Bob,噢!若非写这封信,我绝不愿意提起他,他还总爱絮叨,一句话要重复三遍。霍尔顿,如果是你,你会把他的鼻子打烂的,我坚信你会这么做。Franklin,他比该死的Bob好些,只是他的眼珠子总在薄边眼镜里不停地转,我真担心他一不留神把眼珠转出来。Franklin和我关系还算不错,他平日总是称朋友多,到处都有关系,而你真正有件事需要帮忙,他往往在答应帮你问问后便没有了音讯。两个女同事Eva和Jane,Eva整日拿着镜子,就差问出镜子镜子谁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她是个一心不能二用的人,如果她在工作,你最好不要跟她说话,因为她根本听不到。Jane是实习生,鹿晗的fans,可怜的小女孩忘了父母的生日竟牢牢记住了鹿晗的生日甚至是鹿晗妈妈的生日,噢,菲尔顿,每当小jane跟别人谈起鹿晗的时候,她的眼睛会放光,我真想你能看看。什么?谁是鹿晗?一个supperstar,其实我也不了解,但是比你要帅,我只能这么说,否则小jane会杀了我的。如果我说了鹿晗的坏话,她会在我的茶杯里放毒药,我向你保证。可是,小霍尔顿,我同你一样,最讨厌这些假模假样的明星。最后还有部门领导Marcus,我不知道他是怎样的人,只是可怜的他40岁就斑秃了,还刻意把头发梳到秃了的位置。每次看到他拨动那几根头发,我都忍不住要笑出声来。好了,还是继续讲讲昨天发生的事吧,否则你会撕了信的。

Bob每天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讲述下早上的车顺不顺,堵不堵。每每这个时候,我都会借着涮拖把的机会在外面躲过他的叨叨。而昨天我的耳朵没有交到好运,他真的念了好久,仅仅是因一辆公交车改道,离他家近了些。记得上一次他说这么久是因为外出办事的时候花了5块钱,他总是强调不是钱的事,又不停地重复2块钱这三个字。还有该死的Eva,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接Bob的话。Eva的家离Bob不远,隔着市三环路,一里一外,当然是Bob在里,所以在他的眼里,两家的距离是天堂和地狱之间。Eva听到Bob说17路公交车改道了,问了句改哪了,是否路过她家。天哪!Bob怎么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他滔滔不绝的说着Eva家如何如何偏僻,如何如何不方便,自己家则地处便利,四通发达。霍尔顿,你知道吗,当时Eva就像一个开水壶,蹭蹭的冒着热气,这真是他妈的太有趣了。

我的工作很简单,技术含量低,但除了本职,总是有很多令人厌烦的杂七杂八。昨天老Bob刚念叨完不久,法务部门就送来了每人一份的法律常识试卷。并嘱咐一会儿要交。这时候,往往Franklin会窜到各个部门去要答案,这是他喜欢的事。Eva和Jane假模假样的赞美会让他洋洋自喜。我忍着不去想他在各个部门攀交情时的表情,因为至少我不用在该死的网上找答案了。Marcus的卷子也要交给我写,他怕累坏了娇弱的Eva和Jane,老Bob会问他在哪写、多大字这类的傻问题,而老Franklin根本不理会他。

老Bob写完卷子,对着Eva说:把卷子交给你吧。假模假样的他却看着我,之前这种卷子基本都是统一交给我的。我知道老Bob那一套,交给你他就省事了。可旁人交了也就不管了,而他还要不停地啰嗦你到底交出去了没。Eva当然不会同意。老Franklin则多嘴的让他交给我。听了Bob一早上的聒噪,心情十分烦躁,终于该死的拒绝了他们。

午饭时间,Eva问Jane吃什么,不知道啊,我不太饿,是啊我也不饿,真是可笑的对话,上帝给了她们可怜的脑袋,它一天就在思考两件事,中午吃什么,下午吃什么?真是可怜。过了一会儿Franklin问我吃什么,我顺口说想定个面,话音未落。Eva和Jane挣着说帮我也定一个,帮我也定一个。每次帮他们定完,几个人就坐到哪等着吃,送餐的来了给我打电话,也不知道去拿,等着我拿了放他们面前。当时越想越生气,这些人总觉得你是个傻瓜。所以我最后没有定饭。Franklin则出去吃了饭,Eva和Jane说是减肥,也没有吃。什么?Bob?千万不要问他,他可是早上的话还没说完。

小霍尔顿,天天遇见这些假模假样的人,会不会让你发疯?而这操蛋的一天还远远没有结束。

下午Marcus让我送东西,可是公用的车都在出工勤。他是不会管这些,自从进了单位,这种出力不讨好的苦差便与我紧密相连。我对Marcus说,部长,没车了,怎么去?Marcus淡定的回道,要不你开自己的车吧,这件事比较着急,回来给你报点油费,可很快改口说还是年底统一报吧!真他妈假模假样,之前他不知道讲了多少次重复的话。后来临出发的时候,他又说再多去个其他地方,我心想那得几点了。霍尔顿,你信么,我该死的没去。当时一股怒火从心底往上涌,我睁大眼睛看着Marcus,怒吼着:该死的成天用我的车,你倒是报费用啊,这么久报过哪怕一次吗?这么多闲人不能去吗?一天天的当谁好欺负呢,都他妈的给老子滚蛋。我承认我有些歇斯底里,但爽极了。我没有留下来欣赏他们痴呆的傻样,摔了门,走出了办公室,我感觉这比你从学校出来帅多了,其他部门的同事都在向我行注目礼。霍尔顿,我一定会丢了工作的。什么?烂工作?告诉你,这样的工作很多人是愿意花着大价钱来换的。我真的有点后悔,我不想再出去干些被人洗脑的工作了。

刚出单位大楼,觉得好饿,想找个朋友一起吃饭。我想对他说话,霍尔顿,我想把烦恼说出来。我打了几个电话,最后约到一个朋友一起去吃自助餐,先付账的那种,其实按道理叫朋友吃饭就应该付账,但他假模假样的一边掏口袋,一边说我来我来。我脑海中突然闪现出这么久以来他一次次掏口袋的情景,真是好深的口袋,总是摸不到底。假模假样让我又厌烦起来。我对他说别着急,我抽根烟,你慢慢掏。霍尔顿,你知道乌龟在水里生活久了,背上会长苔藓之类的东西,当时我的朋友的脸比苔藓还绿,他又掏了掏口袋,终于说出自己忘带钱了。最后我付了钱,并没有多少,就像人与人间的友谊一样廉价。吃饭的时候我一句话都没有说,要不是太饿,我绝不会跟这个假模假样的人在一起吃饭,不过还好,我们没有假模假样的告别。

阵阵寒风扫落成片成片暗黄的枯叶不停划过我的脸,我就像穿了件都淋透的毛衣。你了解这种感觉,可我并没有像你一样淋了雨。我赶忙躲进车里,瘫软在座位里,回想发生的一切,真是狼狈的一天。我想我的女儿,对了我已经有一个女儿了,她叫莹莹,多么好听的名字,你念起来一定会咬了舌头。她和菲瑟一样大,可爱极了。是个小机灵鬼。想着想着,眼皮越来越沉重,我竟在车里睡着了。

我做了梦,漫无边际的黑暗中有一片光在闪烁,我不怕黑只是在黑暗中自己像灰尘一样渺小,我大步的想朝着光跑去。终于,发现那是山顶的一片麦田,金灿灿的,我的小可爱在那里玩耍,天哪,她就是个小天使,我走到悬崖边,成了一名捕手。

霍尔顿,你明白我为什么会给你写信了吗?能不能在回信的时候告诉我,你有没有发现自己脑袋的尺寸,要是你发现了,那霍尔顿你是幸运的。希望你长大后不要成为我这样的,自己脑袋尺寸得别人说了算。如果是那样,麦田只能在梦里……

                                                                                                                                 来自中国的朋友

                                                                                                                                             井盖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麦田里的守望者的更多书评

推荐麦田里的守望者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