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犯焉识 陆犯焉识 8.8分

陆犯焉识

Mad-during
2017-10-08 14:03:09

严歌苓的小说一如既往地锋利,那是一种看透事物的锐利,一下子就把笔尖当成匕首插进了人性和历史的黑暗面。

在我看来,陆焉识身上又着方渐鸿和富贵的影子。战乱迁居重庆那段,让人想起了围城,陆焉识和大卫、凌博士的笔战,有令人想起了方鸿渐,不一样的是,鸿渐去德国镀了一层金,光着了见识和眼界,却没有“本事”,而陆焉识就算有本事,也是恩娘口中那“不成事的人”,在那样动乱、颠倒黑白的年代,百无一用是书生,何况是焉识这种喝过洋墨水,又着自觉的民主、自由追求的洋博士。

这本书有太多地方太现实了,严歌苓就把我们平时选择无视的那些残忍的旮旯翻出来了,比如焉识回归之后整个家庭对他的态度,儿子是怎么避之惟恐不及又或者说暗地里恨他的。还有经历过那些事的人他们是那样的敏感,他们的神经就像雷达,时时刻刻左右摇摆收集情报,保持着十二分的警惕。

恩娘的形象总会让人想起张爱玲笔下那个尖酸刻薄、疯癫扭曲的曹七巧,不过恩娘与七巧的强势、强硬,她的武器是眼泪,她最擅长的是以柔克刚,以被可怜的姿态获取男性因愧疚而催生的怜爱,特别是对陆焉识这样一个具有先进解放思想的男人,他早就意识到几千年以来,女人是被男人压迫的,于是

...
显示全文

严歌苓的小说一如既往地锋利,那是一种看透事物的锐利,一下子就把笔尖当成匕首插进了人性和历史的黑暗面。

在我看来,陆焉识身上又着方渐鸿和富贵的影子。战乱迁居重庆那段,让人想起了围城,陆焉识和大卫、凌博士的笔战,有令人想起了方鸿渐,不一样的是,鸿渐去德国镀了一层金,光着了见识和眼界,却没有“本事”,而陆焉识就算有本事,也是恩娘口中那“不成事的人”,在那样动乱、颠倒黑白的年代,百无一用是书生,何况是焉识这种喝过洋墨水,又着自觉的民主、自由追求的洋博士。

这本书有太多地方太现实了,严歌苓就把我们平时选择无视的那些残忍的旮旯翻出来了,比如焉识回归之后整个家庭对他的态度,儿子是怎么避之惟恐不及又或者说暗地里恨他的。还有经历过那些事的人他们是那样的敏感,他们的神经就像雷达,时时刻刻左右摇摆收集情报,保持着十二分的警惕。

恩娘的形象总会让人想起张爱玲笔下那个尖酸刻薄、疯癫扭曲的曹七巧,不过恩娘与七巧的强势、强硬,她的武器是眼泪,她最擅长的是以柔克刚,以被可怜的姿态获取男性因愧疚而催生的怜爱,特别是对陆焉识这样一个具有先进解放思想的男人,他早就意识到几千年以来,女人是被男人压迫的,于是当他遇上恩娘的泪,他就好像背负着几千年来男人对女人的债,于是恩娘以被压迫的姿态一次又一次地反压迫了陆焉识。

陆焉识前半生就像方渐鸿,玩世不恭的公子哥,小心翼翼地挥霍着他的自由,殊不知这样的自由又岂能称之为自由?陆焉识就像一个小孩得了一块糖,糖总会吃完的,所以他就寻思着这样才能够不浪费每一口,怎样才能充分享受那每一口的滋味。就在这种患得患失的情况下,陆焉识和望达交往了,他可能不知道自己爱不爱望达,但他明确知道再不行动,他那一点点恋爱的自由就烟消云散了。他追着自由跑却无意落入了不自由的队伍里。他又是懦弱的,他没有办法抛弃远在家乡为他“牺牲”的恩娘和婉喻,他知道自己这五年的自由是偷来的,所以连挥霍都不尽兴。

后来,战乱他只身跟着学校远迁重庆,又把婉喻落在了那战火纷飞的上海,他遇见了韩念痕,就像那个小孩无意中发现糖纸的内层还留了点碎屑,他又拥有了偷来的自由。即使和念痕过起了小夫妻的生活,他依旧没法彻底忘掉在上海的家庭。他始终给不起念痕名份和一个妻子应有的待遇。你该说他是对婉喻、对家庭善存一丝责任心,还是该说他懦弱不果断呢?回到上海,他这个空有本事的人居然成了“不成事的人”,恩娘的埋汰在他心里划下了深深的一道沟渠。对啊!那个年代需要的哪是人才,而是人精啊!见风驶舵、见缝插针的人精啊!一个男人的自尊被浇灭,那桌精心准备的宴席成了他无能的烙印。

无缘无故被加刑,他头头是道、逻辑清晰地跟负责人分析、解释、提出要求,结果换来的是死刑。他终于彻底明白了,这个世道容不下一粒反抗的沙子,越是反抗,越是罪恶,越是镇压。从来就没有是非对错的道理之分,有的只是立场正确与否。于是,他把曾经那个巧舌如簧、满腹经纶的陆焉识锁起来了,他是陆犯焉识,外号老几,有点口吃。口吃使得说话慢了,脑子就可以多转一圈,在说出口之前就有充分的时间考虑一下说出的话的后果了。他终于学会了当一个口吃的“人精”了。

西北的大荒漠限制住了他的人身自由,却锁不住他飞扬的思绪。他在贫瘠的荒漠上享受着精神的丰足。他开始捋他的一生,不可避免地想到了婉喻,这个他前半生随意敷衍的妻子。当自由真正被剥夺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从前的种种倒满是自由。他那叛逆的二十代,只因婉喻是恩娘塞到手中给他的便不再仔细瞧她一眼。婉喻又何错之有呢?他再厌恶包办婚姻,却始终没有勇气撕碎那一纸婚书,用那变扭而可笑的方式暗暗地惩罚恩娘、惩罚自己、惩罚婉喻。婉喻又何尝不是被他和恩娘共同卷入漩涡的无辜者呢。他开始带着怜悯和愧疚的心重新正视婉喻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在那些曾经被遗忘的眼神里,他突然发现,他没有见过的婉喻居然是这样的:她温顺却不软弱,她婉约大方而不无趣,她柔媚而风情万种,她坚毅而隐忍。在错位的时间里,他终于在记忆的碎片里一点一点地解密了婉喻,也一点一点地爱上了她。这段爱情错位了十多年之久,陆焉识终于在西北的大荒漠日复一日的劳作里读懂了自己,婉喻也终于等到了迟到的爱。

于是,陆焉识迫不及待地想将自己对婉喻的相思和爱恋倾涌而出。他,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仿佛回到了二十岁的毛头小子,按捺不住那颗沸腾的心还有那不切实际的浪漫,他选择了逃狱,只为向婉喻一诉衷肠,他害怕婉喻一个人爱得太累了,害怕婉喻从来不知道他迟到了十几年的爱恋。儿女的恐惧和警告喝退了他不切实际的浪漫,他默默地跟随在婉喻的身后,隔着玻璃融入那个家庭。他自首了,他选择用婉喻的方式来爱婉喻,婉喻的爱是隐忍的,如春雨润物细无声。他终究还是错过了向婉喻表白的机会,她迷失在自己甜蜜的记忆里,也许,婉瑜自始自终都是一个知足的女人,她自己偷偷地美化了那些关于他们的记忆。在她的记忆里,陆焉识没有玩世不恭、没有敷衍,她的记忆里陆焉识自始自终是爱她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陆犯焉识的更多书评

推荐陆犯焉识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