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四讲 庄子四讲 8.6分

读书笔记:《庄子四讲》

周六我要休息
2017-10-08 13:42:08
前天终于在地铁上把第四讲读完了。
同时读的书太多,常常读着读着,连某本书都找不到了;庄子四讲读到第三讲的时候,我就找不到它了。前两天,怎么着,自己冒了出来,赶紧读完了。

幸亏读完了。

第四讲中,毕来德先生提出的很多的建议和思考都非常有启发性。

首先他提出以“多声部”解读的方式来解读庄子。分解下来应该是:
1. 在阅读之前抛弃成见。对于庄子,我们在未阅读之前,已经从各种各样的信息渠道得到了很多的成见, 比如讲庄子与老子作为一类,比如将庄子划入道家,以及郭象的注释等等。

毕来德先生首先厘清了所谓‘道家”的概念。在中国文化中,道家的范畴所对应的至少有四五个概念,最初包括庄子,老子,后来加上了淮南子和列子;又有所谓仙人之道,即长生不老的信仰,以及黄老之道等等。所以,简单地将庄子归入道家,对于一个认真负责的阅读者和探索者都是不负责任的,对自己的头脑不负责任的。比如,老子和庄子对于世界起源的看法有根本性的不同,对于老子而言,万物有本源,而庄子没有;毕来德先生认为这一差距是哲学性的,根本性的。

接着,书中指出郭象的注释其实是一次‘挪用’,摘录如下:“郭象以及其他注者,将











...
显示全文
前天终于在地铁上把第四讲读完了。
同时读的书太多,常常读着读着,连某本书都找不到了;庄子四讲读到第三讲的时候,我就找不到它了。前两天,怎么着,自己冒了出来,赶紧读完了。

幸亏读完了。

第四讲中,毕来德先生提出的很多的建议和思考都非常有启发性。

首先他提出以“多声部”解读的方式来解读庄子。分解下来应该是:
1. 在阅读之前抛弃成见。对于庄子,我们在未阅读之前,已经从各种各样的信息渠道得到了很多的成见, 比如讲庄子与老子作为一类,比如将庄子划入道家,以及郭象的注释等等。

毕来德先生首先厘清了所谓‘道家”的概念。在中国文化中,道家的范畴所对应的至少有四五个概念,最初包括庄子,老子,后来加上了淮南子和列子;又有所谓仙人之道,即长生不老的信仰,以及黄老之道等等。所以,简单地将庄子归入道家,对于一个认真负责的阅读者和探索者都是不负责任的,对自己的头脑不负责任的。比如,老子和庄子对于世界起源的看法有根本性的不同,对于老子而言,万物有本源,而庄子没有;毕来德先生认为这一差距是哲学性的,根本性的。

接着,书中指出郭象的注释其实是一次‘挪用’,摘录如下:“郭象以及其他注者,将一种主张人格独立与自主、拒绝一切统治与一切奴役的思想,变成了一种对超脱,对放浪不羁,放弃原则的赞颂;使得那个时代的贵胄子弟,即使对当权者满怀厌恶,还是可以心安理得地为他们服务。他们解除了《庄子》的批判思想,而从中得出他们在权力面前的退却…庄子变这样成为了贵胄文人以及后来的官僚仕绅精神上的安慰与补偿…提供为奴性提供想象中的弥补,为他们的天然的保守提供了方便…”

然后,毕来德先生建议,阅读庄子时候,应尽量将“庄子是一个哲学家,庄子用各种故事文学描述表达某种学说”的想法,并用一个固有的理论或者哲学框架套庄子。

2. 因此,他提出一种“多声部”解读的方法:即对庄子的每一个段落进行分析和思考,然后将这个段落与书中的其他的段落进行思考对照,比照研究。‘思考也随之成为多声部的复调思考。’

在解释复调思考的时候,毕来德先生有一段关于聆听音乐的文字,其实是解释在庄子中《天运》一段黄帝与北门 之间关于音乐的对话。摘录如下:

“当我们聆听好的音乐时,却恰恰就是这么一个过程,我们的确是处于一种深层的接受状态中。在这样的时刻,音乐确实能够使我们的内在活动几乎在所有的层面上都产生震动,达成和谐 —— 无论是自我的感受,还是 身体的空间感,动作的内在认知,或是情感,记忆以及最高妙形式的思维都不例外。音乐把‘自身’全部的潜力,从它最基本的到它最繁复的力量,都融合在同一动态中… ’”

非常传神,尤其是在聆听音乐时的身体的空间感和动作的内在认知,这是在其他的欣赏活动,比如读画、读书、包括看电影的时候不能感受到的。

我亦读到了迄今为止,最精简却最精确地关于塞尚的评论:“塞尚比起他之前的任何画家来,更深入地探索了我们对外物的感觉是怎样跟我们的精神图像相结合,产生我们对事物的认知的。他没有去‘仿造’客观世界,因为所谓客观世界永远只是一个习规的世界,他是有意识地通过新的绘画技巧,去揭示我们对感性世界的知觉是怎样形成的。”

这段评论,对于一个以心理学为基础学科的人来说,非常有共鸣,而且直接击中了她的认知和训练:Perception! Perception!

而作者之所以在一本讲庄子的书中提及《塞尚》是因为他提出了我们在阅读庄子时不妨使用另一种‘光学仪器’,同时用普鲁斯特作为例子来说明。我在讲research methodology的时候常说,我们的方法只是不同的perspective or telescope, 给我们提供 一种观察世界探索问题的方法;你可以换一面telescope,会看到不同的东西。而作家也好,艺术家也好,科学家也好,亦再用不同的方法给读者提供不同的镜片。

我常想起马蒂斯晚年的话,大意是“当我忘记怎么去绘画的时候,我才开始会画画。” 很明白他的意思:忘记抛弃那些观念系统,框架意识,拆解世界再重造世界,才有可能创造新的‘光学仪器’。

所以,我这篇读书笔记,基本上实在做摘抄吗?

所以,曾经以为受过严格科学训练,每天写逻辑构建,数据分析,假设检验文章的我永远不会写诗,其实是错了吗?

-----------
本书译文100分
毕来德先生还有其他著作,可惜或是没有中文译本,或是无法获得。很想读那本《中国书写的艺术》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庄子四讲的更多书评

推荐庄子四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