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多年的一次安利

六谷仙人
新版上卷封面
新版上卷封面

新版下卷封面
新版下卷封面


十多年前,朋友向我推荐了《十二国记》,我没有珍惜,直到现在看完《十二国记:月之影 影之海》我才追悔莫及,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对它说:相逢恨晚。
如果说我当初不知道《十二国记》的大名那肯定是扯淡,在日本轻小说史上,还从未有过如此受欢迎的作品,后来还改编成动画,这个系列陆陆续续到今天已经出了11卷,堪称是鸿篇巨制了,而我其实是因为当初大陆并没有出版,高价去买台版书感觉很奢侈所以一直拖拉着没有看。正好这次小野不由美主上亲自修订了全部内容并交付台湾尖端出版社重版,于是便感觉适逢机缘,央着...
显示全文
新版上卷封面
新版上卷封面

新版下卷封面
新版下卷封面


十多年前,朋友向我推荐了《十二国记》,我没有珍惜,直到现在看完《十二国记:月之影 影之海》我才追悔莫及,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对它说:相逢恨晚。
如果说我当初不知道《十二国记》的大名那肯定是扯淡,在日本轻小说史上,还从未有过如此受欢迎的作品,后来还改编成动画,这个系列陆陆续续到今天已经出了11卷,堪称是鸿篇巨制了,而我其实是因为当初大陆并没有出版,高价去买台版书感觉很奢侈所以一直拖拉着没有看。正好这次小野不由美主上亲自修订了全部内容并交付台湾尖端出版社重版,于是便感觉适逢机缘,央着一位成都姑娘割爱入了套首刷。
拿到书的刹那只能用爱不释手来形容,一看书脊上小野主上的名字依然迷醉,在看腰封上山田章博的大名和极具漫画风格的封面,以及随书赠送的精彩插图,确实美轮美奂。
好吧,啰嗦了一点,下面进入正题——
《十二国记》最早是被定义为轻小说的,所谓轻小说是一种兴起于日本的文体,意思就是“可以轻松阅读的小说”,基本受众是青少年。《十二国记》推出后迅速成为了轻小说的最高峰,其包含着几乎轻小说大部分最引人入胜的点——穿越、架空、玄幻、宫斗、冒险、悬疑……虽然带着沉重的历史凝重感和浩大的世界观设定,但是却一点也不妨碍我们轻松地阅读这部作品,看完第一部500多页的《月之影 影之海》我只花了三个半天,而且观看过程极度愉悦,甚至有些赏心悦目,如果非要形容,我只能说就像经历了一场心灵SPA。
《月之影 影之海》的故事开始于一场突入起来的变故——
二月,春寒料峭的日本,拥有一头红发的私立女校高中生中嵨阳子的平凡生活被打破。一位自称景麒的神秘金发男子闯入她的学校,奉阳子为主上,并订立誓约,他要带着阳子远走,因为追兵已经迫在眉睫!
从一个月前,阳子就已经连续做着噩梦,梦中一群怪兽的黑影不断向她靠近,现在她终于证实梦境已然成为真实,因为那只巨大的虫雕就在她的眼前!
景麒交给阳子一把坠着青石的华丽宝剑,并让神兽附身在阳子身上,两人开始了血腥的逃亡之旅。虽然景麒召唤出众多神兽,但是依然难以逃脱追杀,一场血战后,阳子昏迷过去。
醒来之后,一片完全陌生的大陆展现在阳子面前,而阳子的面容早已面目全非,她来到了异世界,这里有虚海、五山、十二国……这里对她来说就是一个崭新的世界,而阳子的冒险从此开始。
一路上,阳子不断遭遇妖兽袭击,借助神兽和宝剑的护持,她且战且逃。
一路上,阳子不断试图接近人类,接近说要给阳子找份好工作的达姊,接近同为海客的松山老人,接近形如老鼠的半兽乐俊……但是她发现,自己对人性所知真的极为有限。
一路流浪,一路冒险,一路不断探索这个崭新的世界,阳子重新发现了以前从不敢问自己的问题:我是谁?生存的意义是什么?应该拥有怎样的人生?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可靠吗?阳子不断问着自己,不断前进,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在她面前缓缓展开。
当她面对金发女子手中的刀、面对午寮逃或是留的抉择、面对半兽乐俊、面对自己的宿命,阳子渐渐懂得了所谓的十二国,懂得了麒麟,懂得了蚀,也懂得了什么是真正的自我。
如果命运无法逃避,那么就奋起反击吧!
最终,一路艰辛来到雁国后,阳子确定了自己的身份,并决定跟自己的命运进行奋力一搏!
《月之影 影之海》第一次出版是1992年,也就是二十五年前,中国在那个年代电脑尚未普及,大部分人还都不知道架空和玄幻为何物,小野不由美就已经写出这样一部十分宏大的架空玄幻作品,而且拥有庞大的世界观构想和成熟的人物关系设定,因为故事里阳子被景麒成为主上,所以后来小野不由美也因此被大家成为“主上”。
《十二国记》的世界观很庞大很深邃,可能你需要通过详细阅读这个系列的作品才能真正融入,举几个例子吧:
关于十二国的源起。传说很久以前,天帝合并了九州四夷,灭了十三州,留下五个神和十二个人,其他全部变回了卵。他在中央造了五山,命西王母为王,包围五山的一州则变成黄海,五个神成为龙王,分封为五海之王。然后,他分别将树枝交给十二个人,也就是十二国的祖先。每根树枝上都结了三个果实,并缠着一条蛇。后来这条蛇松开树枝并举起天空,而三个果实则分别掉下来成了土地、国家和王位,树枝则变成了笔。这条蛇就是太纲(也就是天地运行的不变真理),土地就是户籍,国家就是律法,王位就是仁道──也就是麒麟,笔则代表历史。十二国中有昆仑上,里面的来客被称为山客,昆仑就是异世界的中国,被称为汉。包围十二国的是一片空无一物的漆黑的虚海,虚海最东方有一个蓬莱国,也就是日本,这里来到十二国的来客被称为海客。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架空的大陆,有点像《冰与火之歌》里的维斯特洛大陆,然而并不是那么简单,因为存在两个平行世界:蓬莱和昆仑。蓬莱就是日本,昆仑就是中国,相对于它们来说,十二国的大陆是异世界,于是在这个世界冒险,我们所要关注的并不仅仅是这个世界,还有相对平行的另外两个世界,这极大拓展了作品的维度空间,就像阳子来到巧国遇到达姊,我们会感觉很陌生;随后她又遇到同为海客(从日本通过蚀来到巧国)的松山老人我们就会感觉既陌生又熟悉;一呼一吸之间,作者已经调动了我们心中对于熟悉环境的渴望。
到底为止,世界应该已经很庞大了,但是小野主上仍不满足,她要在这样一部“轻小说”里探讨更深邃的内容:国家。书名《十二国记》,国家就必然是一个重要的概念,于是小野想到了概念替换。我们知道,古代,一个国家想要立国,必备的五大要素就是土地、人口、法律、军队、宗教。而在本作中,小野巧妙地用一个神话故事里蛇缠绕的树枝将这个抽象概念具象化了,很明显,所谓的树上的三个果实其实就代表了五大要素,土地就是土地和户籍(也就是人口),国家就是法律和军队,麒麟就是宗教。蛇其实是伦常,是一个具有宗教意识的国家进行阶级统治的思想内核。
谈到宗教,必然是一个深邃的话题,所以小野创造性地制造了“麒麟”的角色,十二个国家,每个国家都有一个君王和一只麒麟,他们共同进行统治,这其实就是政教合一国家最初的形态。而对于麒麟的定义,小野很是下了一番功夫,书中大概有这样的定义:“麒麟是妖而非妖,反而更接近神,是最高等级的灵兽。平时以人形出现,充满仁义慈爱,高傲不恭却讨厌争斗,尤其怕血,甚至会因为血的污秽而得病……麒麟无法持剑作战,所以指挥使令来保护自己安全。使令虽然是妖魔,但是和麒麟订下契约后就甘心为仆……麒麟不服从任何人,也绝不会攻击任何人类……它独自决定一国的君王并且只服从于君王。一旦君王误入歧途,失去天命,麒麟就会生病,这种病称为失道……除非君王痛改前非,否则麒麟的病永远都好不了。病好不了,麒麟就会死,麒麟死了,君王也会跟着死去。”从这样的描述我们可以看出,麒麟并不是一个花瓶般的角色,它跟国家的盛衰息息相关,既是健康晴雨表,更是精神支柱,直接代表了君王是得道多助还是失道寡助,极具象征意义。而且麒麟还有很多拟人的性格,比如怕血、高傲、慈爱……这些性格我们从景麒、延麒等身上都可以看到,它们虽然高高在上,却距离我们并不遥远,与其说麒麟是统治阶级的一员,倒不如说是一个国家最后的朋友,跟这个国家的盛衰休戚相关。
当然,小野为了创造更加真实的十二国,还创造了“蚀”、“黄海”、“胎果”、“四大国”、“四州国”、“四极国”、“水禺刀”等奇妙的概念,说两个最有趣的吧:
胎果:在十二国这片大陆上,没有女子会生孩子,孩子都是从树上结出的胎儿而来,所以在这个世界,两性是真正平等的。而胎果就是这个果子被“蚀”(时空漩涡)卷到蓬莱或者昆仑而在母体中生下的孩子。主角阳子就是胎果,而塙王要杀死她的一个原因也在于此,因为塙王觉得胎果很“脏”,他认为女子生孩子这种事情太过于污秽。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设定,小野直接从生殖方式上对三个异世界进行了区分,而这种“天生”的区别就像是难以化解的种族隔阂一样潜藏在许多人的心中,成为人与人之间无法真正相互理解的一大动因。
水禺刀:这是景麒一开始交给阳子的宝剑,传说是以水铸剑,以禺为鞘(禺是古代中国传说中的一种猴),因此叫水禺刀。剑刃会生出磷光,可以像水镜一样显现幻象。一旦操纵得法即可映出古往今来,甚至千里之外的事。不过要是意志薄弱,它就会不断让你看见幻觉。所以,要用鞘去封印,且只有主人才能拔出剑。这同样是一个有趣的设定,跟一般武器不同,水禺刀更像是一个法宝,可知过去未来,但是对主人的心灵坚强程度却有很高要求,如同一个精神测谎仪或者对自己进行的催眠术,只有先战胜它,才能使用它,这是水禺刀这把武器的矜持。小野创造这个武器其实不单单是让阳子进行战斗的,更深层次上看,是通过这把刀来反映阳子冒险途中的心路历程,通过水禺刀剑鞘幻化的猿猴不断对阳子进行灵魂拷问,通过一次次一问一答的方式来解读这个少女心态的微妙变化,最终完成阳子性格的蜕变。
最后来说说阳子。
作为女子,小野很自然选择一个女子作为主角。
阳子,日本私立女校的高中生,班长,听父母话,努力跟每个同学融洽相处,也是大家眼中乖乖女,只是她有一头红色的头发。这是一出场阳子的形象,典型的乖乖女。
但是,任何一个柔弱的女子,都有属于她的坚强。
当景麒带着她来到巧国后,阳子体内坚强一面逐渐开始苏醒,“不强悍就不安全,不把头脑、身体都运用到极限,就不能活下去。她要活下去,她一定要回家。这是阳子唯一容许自己许下的愿望”,在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为了生存,阳子第一次感受到活着的重要性,以前她认为人本就应该活着,而现在,她明白,活着也是一种需要争取的权利,这种意识,很多人至今不懂。
懂得了生存的意义,还需要了解人性。
说要给自己一份好工作的达姊、宛如他乡故知的松山老人、不明善恶的林中母子……阳子逐渐改变着跟人相处的方式,她从一个毫无防备的少女变成一个善于观察的女子,就像阳子心中想的——“即使再怎么痛苦,仍然必须小心提防,不能轻易相信别人,不能抱有期待,如果太天真,到头来吃亏的是自己”。
懂得了面前人性的美善和丑恶,她在心中也开始思考自己跟自己本属于的那个叫做日本的世界的亲人、老师、同学之间的关系,她通过水禺刀观察,结果她发现,一个乖乖女也并不是怨恨和欺骗的绝缘体,因为“那个世界根本没有人等待她的归去,没有任何属于她的东西,也没有任何人了解她,欺骗、背叛。原来在这件事上,这个世界和那个世界并没有差异”。
那么,剩下最重要的,就是继续走下去。
阳子开始整理思绪,她现在十分清楚,“即使如此,她还是必须活下去。正因为没有朋友,也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处,所以才更珍惜自己的生命。既然整个世界都希望她死,她偏要坚强地活下去;如果原本生活的世界并不希望阳子归去,她更要活着回去”。
一个本柔弱的女子,当她具有很强的生存意志的时候,她比男人更加强大。
所以在午寮,当妖兽们纷纷扑来的时候,她毫无惧色,如同家常便饭一般,“对着卷起阵阵腥风,急速俯冲的蛊雕大军举起了剑,体内的血液沸腾,她听到了宛如波涛汹涌的海浪声”,这个时候,阳子的内心有了新的声音:“我是野兽。──我是不折不扣的妖魔。所以,遇到敌人时,才会这么高兴”──她对自己的本性产生了怀疑。看着乐俊倒在午寮城门口,她犹豫了,是不顾生命回去救他还是隐忍苟活独自离开?在这一刹那,我看到阳子的心有了撕裂的感觉——“她站在干道上,对着午寮城鞠躬。她只能告诉自己,这是一种惩罚。她无法在这里抛开一切”。
再坚强的心,也需要另一颗心的抚慰。
如果没有乐俊的善良和率真,也许阳子的内疚会一辈子都无法消散。但是当乐俊说出“我和你之间,不是只有短短两步的距离吗?”的时候,阳子的内心又回归了平静。
最后,小野通过阳子给本作注入了一剂强力鸡汤——“我并不是对陷入自卑感到满足,我真的很愚蠢,我认识到这一点,试图寻找不愚蠢的自己。乐俊,这是我接下来要走的路。我打算在接下来的日子中慢慢努力,至少希望成为一个比现在更好的人。如果被麒麟选为君王,能够证明我是一个还不错的人,或许我可以朝这个目标去努力,但并不是现在,而是以后,至少不是像现在这么愚蠢的人。”这段独白也可以看做阳子性格蜕变的最终宣言,不错,人生的意义就是不断努力,不断前进,变得更好,不是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十二國記: 月之影.影之海 (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