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美丽众生的第一个交代

子曰少怀

2015年的时候,我开始在简书上写作,那时西湘就已经小有名气了,写的文章经常在首页热门,热评也热传,但她不是依靠当时特别流行的鸡汤路线,而是读金庸。慢慢的,我们一帮朋友通过写作熟悉,成了类似文友的关系。当时无论是简书的编辑,还是作者读者,都喜欢读西湘,但她又总是特别谦虚低调,又傲娇,爱开玩笑,特别有意思。

生在湘江之西,住在彩云之南。印象中,我总觉得西湘像一个半隐的女子,既远又近。以至于迟迟没有加她微信,怕近了近了,却只是尴尬无味。结果有一次她主动问我要微信,然后竟然第一次聊天就很投机,惊喜之余,也有些惭愧以前自己的那些有点懦弱狭隘的小心思。

直到她出了书,我才发现她在写作这条路上已经越走越远,走出了自己的道路。有一次我打趣她说,她是既有手艺活,又有文艺活,因为她好像在工作之余还会手工缝制一些包包来卖,然后写书。她听了打了一串哈哈哈过来,好像心花怒放很得意似的,不知在得意什么。

《只怪众生太美丽》这本书,其中的文章很大一部分我在出版前就读过。西湘的文字,是属于那种冲淡朴实又文思隽永的类型,所以她的文章耐读。不禁第一次读不累,而且以后再读亦不倦。所以大家都喜欢读她的文字...

显示全文

2015年的时候,我开始在简书上写作,那时西湘就已经小有名气了,写的文章经常在首页热门,热评也热传,但她不是依靠当时特别流行的鸡汤路线,而是读金庸。慢慢的,我们一帮朋友通过写作熟悉,成了类似文友的关系。当时无论是简书的编辑,还是作者读者,都喜欢读西湘,但她又总是特别谦虚低调,又傲娇,爱开玩笑,特别有意思。

生在湘江之西,住在彩云之南。印象中,我总觉得西湘像一个半隐的女子,既远又近。以至于迟迟没有加她微信,怕近了近了,却只是尴尬无味。结果有一次她主动问我要微信,然后竟然第一次聊天就很投机,惊喜之余,也有些惭愧以前自己的那些有点懦弱狭隘的小心思。

直到她出了书,我才发现她在写作这条路上已经越走越远,走出了自己的道路。有一次我打趣她说,她是既有手艺活,又有文艺活,因为她好像在工作之余还会手工缝制一些包包来卖,然后写书。她听了打了一串哈哈哈过来,好像心花怒放很得意似的,不知在得意什么。

《只怪众生太美丽》这本书,其中的文章很大一部分我在出版前就读过。西湘的文字,是属于那种冲淡朴实又文思隽永的类型,所以她的文章耐读。不禁第一次读不累,而且以后再读亦不倦。所以大家都喜欢读她的文字。品读金庸,现在知名度最高的应该是六神磊磊,但他一般总是借金庸小说情节人物的外衣,说自己的话。而西湘不同,她是纯粹的读金庸,将金庸作品融汇在一起,评人物就是评人物,说情节就是说情节,很纯粹,读完你总是能生出一股重新看一遍金庸小说的冲动。

书中最喜欢的一篇还是关于乔峰的那篇。一个空前绝后的大英雄大豪杰,又是一个绝无仅有的悲剧式人物,在西湘的笔下,只要看第一段,你就知道她真的读懂了,几句话道出了乔峰的悲剧。一出场就是丐帮帮主,英雄盖世,豪气干云,助强扶弱,侠肝义胆,然后惨遭苦厄,踏上复仇之路,失去名誉,失去立场,失去自我,失去爱人,最后失去生命。一切都失去了,却只有失去才能成就这个英雄。也许的确可以这么说,乔峰是金庸小说中最后一个大英雄,也是最后一个大悲剧。

其实,有一点我一直不太明白,明明西湘的文字是老少皆宜,男女通吃的,为何书封要设计成偏向女性读者的样子?名字也是,《只怪众生太美丽》,太阴柔了些。

有一次我从杭州玉皇山骑车下来,经过雷峰塔附近,忽然看到夕阳正挂在西湖群山之巅,晚霞满天,美丽异常,行人纷纷驻足,经过的自行车、摩托车也一辆辆停下来,看夕阳,拍照,造成了一时的交通拥堵。我忽然明白了,这不也是“只怪众生太美丽”嘛!

有人说,《天龙八部》的立意是“众生皆苦,无人不冤”,而西湘的读金庸却总名之为《只怪众生太美丽》,江湖几多风雨,皆因众生太美丽,这也许就是西湘读出的金庸的一个妙处。这第一本书,也许也可以算是她给美丽众生的第一个交代吧。

没错她们正在晒太阳浴。。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推荐只怪众生太美丽:从金庸江湖中读出的现实人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