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行动的逻辑》奥尔森 著

冒雨先生

奥尔森一开始的研究是建立在对传统集团行为理论的批判的基础上的。传统“集团理论”的核心思想是,“集团会在必要时采取行动以增进它们共同目标或集团目标。”(p1导论)这一思想的潜在观点是,只要一个集团中的个人是合乎理性的和追寻自我利益的,那么,他们就会采取行动去实现他们共同的利益或目标。奥尔森认为,这种“认为从理性的和寻求自我利益的行为这一前提可以逻辑地推出集团会从自身利益出发采取行动”(p导论2)的观念是错误的。换言之,即使集团中的个人有理性地增进他们自身利益的想法,他们也不一定会采取行动以实现他们的共同利益。因为,行动者(理性经济人)还会考虑“成本——收益”的问题。而集体的收益并不等于个人的收益,成本则是实实在在的个人成本。因而,这里面还需要有一个进一步的分析。奥尔森就是从这里开始着手的。

按照经济学关于人是经济人或者理性人的严格假设,在一个集团内,是不会有成员为了集团的共同利益而采取行动的。因为集团的共同利益属于“公共品”,某个成员付出劳动或者代价去增加集团的共同利益,增加的利益并不会由他一个人独享,而是由所有的集体成员共享,正是公共利益或者公共品的这一特性(即公...

显示全文

奥尔森一开始的研究是建立在对传统集团行为理论的批判的基础上的。传统“集团理论”的核心思想是,“集团会在必要时采取行动以增进它们共同目标或集团目标。”(p1导论)这一思想的潜在观点是,只要一个集团中的个人是合乎理性的和追寻自我利益的,那么,他们就会采取行动去实现他们共同的利益或目标。奥尔森认为,这种“认为从理性的和寻求自我利益的行为这一前提可以逻辑地推出集团会从自身利益出发采取行动”(p导论2)的观念是错误的。换言之,即使集团中的个人有理性地增进他们自身利益的想法,他们也不一定会采取行动以实现他们的共同利益。因为,行动者(理性经济人)还会考虑“成本——收益”的问题。而集体的收益并不等于个人的收益,成本则是实实在在的个人成本。因而,这里面还需要有一个进一步的分析。奥尔森就是从这里开始着手的。

按照经济学关于人是经济人或者理性人的严格假设,在一个集团内,是不会有成员为了集团的共同利益而采取行动的。因为集团的共同利益属于“公共品”,某个成员付出劳动或者代价去增加集团的共同利益,增加的利益并不会由他一个人独享,而是由所有的集体成员共享,正是公共利益或者公共品的这一特性(即公共性),使得个人为公共集团的付出所获得的收获要远远低于其付出。因而,在没有其他激励的情况下,不会有人选择去增加集团的利益,而是会选择坐享其成,或者说搭便车,也就是让他人去付出,而自己去分享集体的成果。

虽然按照经济学关于人及其行为的假定,集体行动的发生是困难,但现实生活中,集体行动也是会发生,集体利益也是客观存在的。为了解释这样的现象,奥尔森进一步研究了集体行动的逻辑。在具体的研究中,他将集体利益分为相容性利益和排他性利益,相对的,即会存在着利益相容性集团和利益排他性集团。所谓的利益相容性,指的是利益主体所追寻的利益是相互包容的,一方利益的获取不会损害另一方的利益,反而是存在某种捆绑效应,各个利益主体是共同进退的。而利益排他性,则是指利益主体在追寻利益的时候是相互排斥的,一方利益的获取会限制另一方利益的获得,或者说有损于另一方的利益。这时候,各个利益主体之间是一种“零和博弈”,处于一种你进我退,或者我进你退的状态。按照这种对利益集团的两分法,我们可以看出,相对于利益排他性集团,利益相容性集团是更有容易或者说更有可能实现集团的共同利益的。但是,到这里,相容性利益集团能够实现其共同利益还仅仅是个可能。奥尔森还面临着一个最为核心的问题,也就是集团成员“搭便车”的问题,只要这个问题得不到解决,集团就无法采取共同行动实现其集体利益。

为了解决团体成员“搭便车”的问题,调和集团利益与个人利益之间的关系,奥尔森认为,需要有一种动力机制去刺激团体中的个人采取增进集团利益的行动。这种动力机制,就是奥尔森所说的“有选择性的激励”。所谓有选择性的激励,指的是根据个人在团体中的行动,对集团贡献的大小(即增进集团利益的多少),而选择给予成员不同的激励。当然,激励分为正向的激励和负向的激励,正向的激励就是正面的奖励,包括奖金、红利等,负向的激励就是反面的惩罚,即会有一套限制集体成员对集团做出不利行为的制度安排,当有成员违反了该制度,做出了有损集团利益的行为,就会受到惩罚。奥尔森认为,在存在“有选择性的激励”的动力机制的激励下,集团成员有可能采取增进集团利益的行为,从而增进集团利益。

尽管“有选择性的激励”解决了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无法共存的问题,使得个人有动力去增进集团利益。但奥尔森对组织集体行为并没有抱有充足的信心,尤其是对大集团的集体行为。奥尔森之所以产生这种比较消极的看法,原因在于,他认为在规模较大的集团中实施这样一种“有选择性的激励”的动力机制,需要花费很高的成本。“它包括有关集体利益和个人利益的信息成本和度量成本以及奖惩制度的实施成本等。”(p译者7)显然,除了收益分享问题阻碍大集团实现其团体利益之外,大集团的组织成本也阻碍了其共同利益的实现。尽管因为受到诸多阻碍因素的影响,有很多集团难以实现其共同利益,但奥尔森认为,还是有一类集团能够较为顺利地实现其集团利益的。这类集团就是小团体,或者说小集团。而小集团之所以能够摆脱“集体行动的困境”,是因为其团体成员人数少,(从而)实施集体行动的成本小。一旦集体成员发现他为集体利益去行动所付出的成本小于他从集体行动中所获得的收益,在成本-收益机制的刺激下,他就有动力采取行动去增进集团利益。

总而言之,奥尔森认为,“小集团比大集团更容易组织起集体行为;具有有选择性的激励机制的集团比没有这种机制的集团更容易组织起集体行动。”(p译者8)

书籍信息:集体行动的逻辑/(美)奥尔森(Olson,M.)著;陈郁,郭宇峰,李崇新译.——上海:格致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

原作名:The Logic of Collective Action

y/2017.10.7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集体行动的逻辑的更多书评

推荐集体行动的逻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