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 白夜行 9.2分

难以完成,其实也不存在的救赎

转眼睛治近视
这本书已经多次在书店和机场看到,在今年许多事情快要结束的时候买了,十一翻开,两天时间看完
看到大学时社交协会那一段,大概猜到了是关于美穗和亮司的故事。之前两三年为一个场景,不断有新的人物加入,千头万绪。到了这里,才基本适应整个故事的推进节奏。
读到这里,放下书,准备第二天接着看。猜测从情节上,和《1Q84》很像,是两个少年多年后再相逢的故事,和封面也很应景。但和天悟青豆(1Q84男女主人公)不同的是,美穗和亮司在黑暗中的路上已经走的太远了,他们的所作所为,已经超出了可救赎的、可理解、可原谅的范围。随着剧情的深入,逐渐明白,这不是一趟救赎之旅,这就是他们自己的路——白夜行,而且不是通往正常白昼的夜,而是漫无边际的无边之夜。
他们越走越远,根本不可能完成重逢以重逢为结尾的救赎,也根本不存在这样的救赎。
有救赎必然有希望,有彼岸。然而美穗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自己的彼岸在哪里吧。
爱情?全程没有看到她对于爱人的渴望,对于一诚,也更像是占有,得到后,其结局不会比她的第一段婚姻好到哪里去。
金钱?她应该已经有不少了吧?
地位?应该也不是,在高宫家或者筱冢家,利用她的手腕,应该会爬得...
显示全文
这本书已经多次在书店和机场看到,在今年许多事情快要结束的时候买了,十一翻开,两天时间看完
看到大学时社交协会那一段,大概猜到了是关于美穗和亮司的故事。之前两三年为一个场景,不断有新的人物加入,千头万绪。到了这里,才基本适应整个故事的推进节奏。
读到这里,放下书,准备第二天接着看。猜测从情节上,和《1Q84》很像,是两个少年多年后再相逢的故事,和封面也很应景。但和天悟青豆(1Q84男女主人公)不同的是,美穗和亮司在黑暗中的路上已经走的太远了,他们的所作所为,已经超出了可救赎的、可理解、可原谅的范围。随着剧情的深入,逐渐明白,这不是一趟救赎之旅,这就是他们自己的路——白夜行,而且不是通往正常白昼的夜,而是漫无边际的无边之夜。
他们越走越远,根本不可能完成重逢以重逢为结尾的救赎,也根本不存在这样的救赎。
有救赎必然有希望,有彼岸。然而美穗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自己的彼岸在哪里吧。
爱情?全程没有看到她对于爱人的渴望,对于一诚,也更像是占有,得到后,其结局不会比她的第一段婚姻好到哪里去。
金钱?她应该已经有不少了吧?
地位?应该也不是,在高宫家或者筱冢家,利用她的手腕,应该会爬得更高
她大概真的如一诚所说,就像是中途被收养的猫,不可能在一个稳定的环境中,建立起和“主人”的依存感、信赖感,也不打算在这里常待。她,唯有自己才值得自己依赖。
这无可厚非,可怕的是,她在自己道路上的开疆拓土对周围环境和身边的人充满了斥力、破坏力。
梳理一下美穗的路径:被姑姑收养,进入知名的女子高中,私立大学,职场,嫁给家里有产业的高宫,炒股,精品服装店,离婚,筱冢家的年轻太太,盗取研发中的专利药配方
有了一个问题,以她的外貌、魄力,难道无法在其中某一个环节跳出来,完成自立,甚至做一番在规模和影响上都远远超过精品服装店的事业?
在石油危机、经济泡沫破裂时期,还真难;在计算机技术快速发展,银行、医疗、工业企业内信息系统快速普及中,作为女性要有所创造,还真难;在日本,关于女性婚后能不能、要不要出来工作都大有争议的国家,还真难吧。

相比而言,我感觉亮司主动的破坏力要小一些,最典型的是他给友彦留下了封面中的剪纸作为祝福,留下了电脑店作为生计来源;竟然带作为道具的典子回了大阪,看了那幢废弃的大楼、路过自家的典当铺。他们身上都带有可能暴露他身份行迹的重要线索,如果是美穗,会怎么处理?
他和美穗之间,到底是什么?爱情,亦或是一种说明白的纠葛?
故事的开头,很像两个加以环境中成长的少年,在图书馆一个安静的角落,找到了惺惺相惜的伙伴,互有好感,埋下感情的种子。
但目睹了父亲对美穗的兽行,小朋友会有怎样的情感。对美穗有多大的影响,想想她把美佳按住双手,呈大字状压在床上,所述的自己的悲惨遭遇——十九年后,仍有痛感吧。相信她对亮司是抱有感激之心的,也许以人为的“强暴”来怀柔同为校花的对手,让对方感激作为发现者和秘密守护人的自己,这种灵感,可能就来源于自己对亮司的感激之心。
所以就有了她为亮司盗取家教老师的潜艇游戏程序;为亮司盗取社团银行卡;为亮司盗取工业软件程序。
亮司对美穗,是感情的因素应该更强一些——从他对于性事的态度上,能够有所推测
1.亮司目睹了父亲对美穗的强暴,或者是付过钱的
2.亮司协助美穗伪造怀孕的假象,骗高宫和自己结婚
3.书中有高宫和美穗之间一段不成功的房事的描写

在亮司自己:
1.他年少时就做过牛郎,也拉过皮条
2.奈美江返回刚刚逃离的地方取手表时,亮司被激怒后,有一段脱下裤子,让她正视少年能力的话语
3.和友彦相好的老女人过度性事后心脏病死亡,亮司协助摆平——某个女人假扮了已经死去的老女人,让前台送沐浴液,以在死亡时间上产生混淆;另外自己在已死女人身体里留下了非0型的精液。
4.亮司和典子,从来无体内射,而且根本无法达到。典子用手和口的时候,他难得温婉的说了句,手真小,让典子在想,她被和其他人比较了。

所以,猜测,当时假扮已死女人的可能是美穗,也可能是奈美江,但美穗概率更大——曾有被家庭教师目睹深夜从家里跑出去的一段。亮司全程奸尸的剧情也有点难以想象,大概率是美穗帮了他。大概率,他唯一内够内设的只有女主吧。

另印象深刻的就是,报纸、电视的报道——有不少线索,都是在章节最后部分,书中人物在电视上或者报纸上看了某个看似无关紧要的报道。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夜行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夜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