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麻黄树 木麻黄树 8.9分

白人浮生录

让弗朗索瓦张

开始我并不喜欢毛姆,因为《面纱》让我困惑,我不太明白凯蒂的选择和内心想法,因此整本书也看得云里雾里,觉得平淡。直到看了《木麻黄树》,才算见识一下“故事圣手”的功力。

木麻黄树是东南亚(马来亚、婆罗洲)的一种树,毛姆在自序中认为其可以概括东南亚的英国人,“(忆起故乡的植物时)他们发现这种在严峻环境中依然恪守自己职责的坚韧树木,正是自己流落他乡异国的生活的象征。”

毛姆并不追求伟大,也自认“二流小说家中的一流作家”,不过在描写这些英国人的浮生像中,写出了“黑暗之心”。

《赴宴之前》背景在英国,以“赴宴”这个有些无聊的中上层社交活动,抽丝剥茧般引出东南亚一出骇人的丑闻。叙述中的东南亚海风和湿热的气候吹入沉闷乏味的英国客厅,回忆中的帕兰刀也剖开了表面祥和的家庭。然而毛姆的毒并不止于冷静地揭开真相,还会让这家人如没事人般,继续赴宴,戴上假面周旋在社交场中——想想着也许是阿加莎会写的故事。

《铁行轮船公司》则是在回乡的船上的故事。丈夫不忠的妻子巧遇准备回乡的种植园大户,引出一段异国故事:白手起家来异乡闯荡的爱尔兰汉子,梦想再吹上大西洋的海风,却被马来妻子诅咒,再也...

显示全文

开始我并不喜欢毛姆,因为《面纱》让我困惑,我不太明白凯蒂的选择和内心想法,因此整本书也看得云里雾里,觉得平淡。直到看了《木麻黄树》,才算见识一下“故事圣手”的功力。

木麻黄树是东南亚(马来亚、婆罗洲)的一种树,毛姆在自序中认为其可以概括东南亚的英国人,“(忆起故乡的植物时)他们发现这种在严峻环境中依然恪守自己职责的坚韧树木,正是自己流落他乡异国的生活的象征。”

毛姆并不追求伟大,也自认“二流小说家中的一流作家”,不过在描写这些英国人的浮生像中,写出了“黑暗之心”。

《赴宴之前》背景在英国,以“赴宴”这个有些无聊的中上层社交活动,抽丝剥茧般引出东南亚一出骇人的丑闻。叙述中的东南亚海风和湿热的气候吹入沉闷乏味的英国客厅,回忆中的帕兰刀也剖开了表面祥和的家庭。然而毛姆的毒并不止于冷静地揭开真相,还会让这家人如没事人般,继续赴宴,戴上假面周旋在社交场中——想想着也许是阿加莎会写的故事。

《铁行轮船公司》则是在回乡的船上的故事。丈夫不忠的妻子巧遇准备回乡的种植园大户,引出一段异国故事:白手起家来异乡闯荡的爱尔兰汉子,梦想再吹上大西洋的海风,却被马来妻子诅咒,再也看不到陆地,在圣诞节落寞离世;而一等舱和二等舱的旅客却为能否一同欢庆而争论不休。不过毛姆此处并没有那么刻薄,不只是讽刺虚伪,又多了几分悲悯,如传教士引用的经文:“由女人所生的男子只享有短暂的生命,他的一生充满痛苦……”迷茫的妻子也有所成长,不再纠结于情感,而是决定乐观地生活。

《驻地分署》才开始讲述马来亚的英国官员故事。爱慕虚荣的沃伯顿和出身一般的殖民地人库珀互相不顺眼;沃伯顿处事圆滑,左右逢源,因此能够笼络人心,并且不忘其绅士的体面;而库珀正相反。沃伯顿意识到库珀身处险境,却并没有阻止惨剧,而是期待能够借刀杀人。不长的篇幅将世故的旧日绅士心中的卑鄙写得淋漓尽致。

《环境的力量》就像《铁》的另一面,看似合拍的夫妻间,却有丈夫的土人妻子的阴影;丈夫坦诚自己的懦弱和犹豫,妻子不愿意原谅,并不愿意维持表面的幸福;丈夫也选择接受不可挽回的现状,与妻子和平分手,与过去和解,在泪水中与土人妻子和孩子同居。伊夫林·沃评论地漂亮,“毛姆在拿捏人们对八卦信息的胃口方面,可谓大师。”这就是他眼中男人的软弱吧、

《胆怯》则是有一次涌潮导致的翻船事故,引发混血儿的“胆怯”。他为自己那一半血统带来的棕色皮肤羞愧,遇上事故又本能般地先行逃离,为此深深内疚。在异国的环境下写出了混血儿的身份焦虑和,也写出了他内心更深层次的担忧和恐惧。

《信》和阿加莎的作品更类似了,据说源自真实事件,以律师事务所遇到的案件,看到一位英国女子的自私和虚伪,侧面写出为求上进的华人贪财本色;与话题类似的《赴宴之前》相比,笔力可能要弱一点。

哈特利盛赞到:“深刻地揭露了人物内心动机中更卑鄙的一面,而且分析透彻。”在异国他乡,白人未必是主导者,他们要忍受难以适应的气候,也要承担着种种罪。毛姆冷眼旁观,带着讥讽的语气书写种种浮生像,最终却回归悲悯,为白人遇到的悲剧、犯下的过错慨叹。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木麻黄树的更多书评

推荐木麻黄树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