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有大冒险和小冒险之分,但你在开始冒险之前,不会知道它到底是大是小,有时就算你站着不动也会经历一场大冒险。

杨先生

自从看到推荐说比《哈利波特》和《魔戒》加起来还好看,作为哈迷的我就有点儿忍不住了。

开始第一页,作者便认真介绍了所谓的“碟形世界”的真实形象。但是对于后续的篇章却没有展现太多他的梦幻和奇特。如果说会说话的猫,和突变一族的老鼠以铁瓷的形式经历探险来说的话,这个世界更像是现实世界的一个童话式的投影。虽然作者也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世界为理念来创造出这个“碟形世界”。但如果评价定位奇幻小说,多少有点强人所难了。好吧,回归正题。

这个世界似乎充满了黎明前那种阴深深的微光,亮度恰足以看见东西,却又不够看见色彩。从最开始轻巧简单的鼠灾计划到后面迷雾重重的不知所以,老鼠和猫儿的计划变得越加艰难,未曾见过的毒药和捕鼠器让鼠群惊慌失措的逃窜,捕鼠人的阴谋并不足以吞噬他们坚定的思想,然而黑暗、恐惧的弥漫使它们开始质疑,自己的突变似乎像是违背常理一样的存在,邪恶且无形的声音开始操控着每一个人和鼠以及似乎很明确...

显示全文

自从看到推荐说比《哈利波特》和《魔戒》加起来还好看,作为哈迷的我就有点儿忍不住了。

开始第一页,作者便认真介绍了所谓的“碟形世界”的真实形象。但是对于后续的篇章却没有展现太多他的梦幻和奇特。如果说会说话的猫,和突变一族的老鼠以铁瓷的形式经历探险来说的话,这个世界更像是现实世界的一个童话式的投影。虽然作者也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世界为理念来创造出这个“碟形世界”。但如果评价定位奇幻小说,多少有点强人所难了。好吧,回归正题。

这个世界似乎充满了黎明前那种阴深深的微光,亮度恰足以看见东西,却又不够看见色彩。从最开始轻巧简单的鼠灾计划到后面迷雾重重的不知所以,老鼠和猫儿的计划变得越加艰难,未曾见过的毒药和捕鼠器让鼠群惊慌失措的逃窜,捕鼠人的阴谋并不足以吞噬他们坚定的思想,然而黑暗、恐惧的弥漫使它们开始质疑,自己的突变似乎像是违背常理一样的存在,邪恶且无形的声音开始操控着每一个人和鼠以及似乎很明确自己不吃会说话的猫。可是真的有悖常理么?那这个常理又是谁来衡量的呢,对于我们而言,我们自己就是一个世界,一个故事,可是,当我们丧失思想的能力时,那便是别人故事里的一张脸,一个鼠,又或是一只会说话的猫。“碟形世界”从另一个角度来从新审视我们的世界,来从新定位我们的人设,你是选择做一只普通的“吱吱”还是看似另类的变异鼠,又或者一只不吃会说话的老鼠的猫。。。。

对于世界,我们似乎早已有了一种约定俗成的生活标准, 似乎所有大众的才是最符合标准的,在做自己的时候,似乎总有千万个声音来告诉你,这样不对,那样不合常理。文中的“莫里斯”更鲜明的表达了这种左右摇摆的艰难,似乎对于一个猫来讲,抓老鼠,躺在老奶奶的毛线堆里,晒着太阳,没事舔一舔自己才是最合乎常理的方式,就在它准备冲破一切,回到地面的阳光下时,想到已经遇难的鼠兄鼠弟们,那时内心的挣扎和纠结就像胃痉挛一般难以言表,但反观自身,生活中又有多少个相同的情景置我们于此境地。后期鼠王操纵男孩、女孩打开关着一群老鼠的笼子、操纵“莫里斯”变回一只猫的样子、操纵“桃子”和“黑皮”和它合作一样。在变的不一样的路上我们会遇到各式各样的诱惑和磨难,我们会成为像捕鼠人一样的棋子,会变成害怕失去老大地位的火腿,也会变成被鼠王操纵的“吱吱”。无论哪一种我们都计划不来,更避免不来。如果你想要一个折中的办法,不是让谁独赢,而是让谁都不输。

文中最后说道,故事的真谛在于得抓住持久的东西。这个故事还算讲的成功就是在于人生经历的射影写的足够让读者对号入座,也够大家从中找到共鸣。但作为奇幻小说而言,还是有很多欠佳的地方。(当然,这个绝对带有哈迷的个人色彩)

第一次写书评,如有不妥之处,还望见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更多书评

推荐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