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主论 君主论 8.7分

正直的马基雅维利

爱上一座城
2017-10-07 22:45:47

“关于我的忠诚老实,应该没有疑问,因为我一直保持忠诚老实,我现在不会改变它。像我一个四十三年来一向是忠诚老实和善良的人,是不能够改变他的性质的;而且我贫穷,就是我为人忠诚老实和善良的证据。”——马基雅维利

马基雅维利真的是非常的老实啊,他把他要说的话就那么直接的说出来了,可能到了现在都是那么惊世骇俗的。他这本书是写给君主看的,很多的东西希望君主可以明白,真的就好像揭开了一块蒙羞布,将那么点私心,那些真实的东西暴露出来,更加理性的对待他。

我想,马基雅维利的这种态度和勇气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其实除了精神之外,是那么深刻的思想是那么高的精神境界。固然他的一些想法已经不合时宜了,时代巨轮的变化将要无情的将他碾压而过,但是把私心和公心分开来,却也不得不说是个巨大的进步。

他用他的经验,用他自己的推断,把各个种类的君主国进行了详细但是又不赘述的阐述清楚,他说君主不该介意自己被称为吝啬,不一定要被人们爱戴,对于征服地和自己习惯相同的就该灭绝旧皇族,如果发现遵守信义对自己不利的时候或者原来自己做出诺言的理由不复存在的时候,统治者不该遵守他。 而所谓忠言逆

...
显示全文

“关于我的忠诚老实,应该没有疑问,因为我一直保持忠诚老实,我现在不会改变它。像我一个四十三年来一向是忠诚老实和善良的人,是不能够改变他的性质的;而且我贫穷,就是我为人忠诚老实和善良的证据。”——马基雅维利

马基雅维利真的是非常的老实啊,他把他要说的话就那么直接的说出来了,可能到了现在都是那么惊世骇俗的。他这本书是写给君主看的,很多的东西希望君主可以明白,真的就好像揭开了一块蒙羞布,将那么点私心,那些真实的东西暴露出来,更加理性的对待他。

我想,马基雅维利的这种态度和勇气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其实除了精神之外,是那么深刻的思想是那么高的精神境界。固然他的一些想法已经不合时宜了,时代巨轮的变化将要无情的将他碾压而过,但是把私心和公心分开来,却也不得不说是个巨大的进步。

他用他的经验,用他自己的推断,把各个种类的君主国进行了详细但是又不赘述的阐述清楚,他说君主不该介意自己被称为吝啬,不一定要被人们爱戴,对于征服地和自己习惯相同的就该灭绝旧皇族,如果发现遵守信义对自己不利的时候或者原来自己做出诺言的理由不复存在的时候,统治者不该遵守他。 而所谓忠言逆耳,他说“一切良好的忠告,不论来自任何人,必须产生于君主的贤明,而不是君主的贤明产生于良好的忠告。因为一个人要防止人们阿谀奉承,除非人们知道对你讲真话不会得罪你,此外没有别的办法;但是,当人们能够对你讲真话的时候,人们对你的尊敬就减少了”。

我们不得不说,他把道德放的很低,但是绝不是没有。

在评价阿加托克雷时,他说“他野蛮残忍和不人道,以及不可胜数的恶劣行为,不允许他跻身于大名鼎鼎的最卓越的人物之列”,但是前面他又说“如果考虑到阿加托克雷出入危殆之境的能力和忍受困难、克服困难的大勇,我们就觉得没有理由认为他比任何一个最卓越的将领逊色”。很明显,马基雅维利不是不讲道德,他很清楚道德,但是他降低了道德的高度,他不认为一个人能力和道德可以达到完美的和谐,如果有的话,他必然会指出那个人只是“显得”道德高尚罢了。在马基雅维利看来,道德是宗教的产物,道德管辖的领域应该是人的内心,不应该卷入世俗事务中,就像他反感教廷对意大利事务的介入,教廷本应专注于“上帝”,而不应该降临到凯撒的世俗之国中。而政治,不仅可以堂而皇之的拿来说事,更是一门“技艺”。如谈到君主关于军事方面的责任时,马基雅维利认为君主应该将“战争、军事制度和训练”作为“应有的惟一的专业”。他认为“亡国的头一个原因就是忽视这种专业,而赢得一个国家的原因,就是因为精通这门专业”。在这里,我们看到君主研习政治,成为一门安身立命的“技艺”,只在于是否“精通”,而完全与抽象的道德无关。 (引自豆友的鸡毛掸子的文章,https://book.douban.com/review/1387677/

国王只是个职业,不断去强化和练习。国王自己的私事和国家的事不该放在一起。所谓的道理,我觉得我们还真的有时候要去认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君主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君主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