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拉的飞翔 莎拉的飞翔 评价人数不足

痛与悲悯

晏砚兰心

《莎拉的飞翔》这个绘本画面整体风格非常阴郁,大面积的黑白色调表现了黑暗残酷的人生,一张张没有任何表情的孩子的小脸让人简直不忍细看。就是这样一部表现全人类都深知的残酷往事画册,我们究竟要如何去理解它的意义呢?

  虽然说绘本是唯一一种从0-99岁都可以阅读的文化方式,可是当我们拿到这本画册时,还是要问一问,究竟我们需不需要把那残酷的历史展现给孩子,毕竟绘本的主要受众还是儿童。

  带着这样的疑问,我们不如先回顾一下绘本的起源与当下的发展。

  今天的童书是唯一一种按照年龄段划分的书籍,今天的童书出版的兴旺发展也并不是一开始就有的。在17世纪之前,人类社会还没有童年的概念,直到法国启蒙思想家卢梭以及英国唯物主义哲学家约翰洛克把儿童与成人区别开,再加上的出版家钮伯瑞的敏锐嗅觉,才引起并推动了儿童文学出版的蒸蒸日上。儿童心理需求开始得到极大重视,带插画的图画书不断向前发展,慢慢形成了绘本这种丰富多彩的文学形式。到20世纪二三十年代时,儿童文学兴旺发达,尽管经历了一战灾难,也抵挡不住艺术的滚滚潮流。而二战则更是让人类文明进入了雪上加霜的地步,这本《莎拉的飞翔》就取材于那段黑暗的年代...

显示全文

《莎拉的飞翔》这个绘本画面整体风格非常阴郁,大面积的黑白色调表现了黑暗残酷的人生,一张张没有任何表情的孩子的小脸让人简直不忍细看。就是这样一部表现全人类都深知的残酷往事画册,我们究竟要如何去理解它的意义呢?

  虽然说绘本是唯一一种从0-99岁都可以阅读的文化方式,可是当我们拿到这本画册时,还是要问一问,究竟我们需不需要把那残酷的历史展现给孩子,毕竟绘本的主要受众还是儿童。

  带着这样的疑问,我们不如先回顾一下绘本的起源与当下的发展。

  今天的童书是唯一一种按照年龄段划分的书籍,今天的童书出版的兴旺发展也并不是一开始就有的。在17世纪之前,人类社会还没有童年的概念,直到法国启蒙思想家卢梭以及英国唯物主义哲学家约翰洛克把儿童与成人区别开,再加上的出版家钮伯瑞的敏锐嗅觉,才引起并推动了儿童文学出版的蒸蒸日上。儿童心理需求开始得到极大重视,带插画的图画书不断向前发展,慢慢形成了绘本这种丰富多彩的文学形式。到20世纪二三十年代时,儿童文学兴旺发达,尽管经历了一战灾难,也抵挡不住艺术的滚滚潮流。而二战则更是让人类文明进入了雪上加霜的地步,这本《莎拉的飞翔》就取材于那段黑暗的年代。随着战后的修复,绘本一直走到了繁荣的今天。虽然我们中国引进绘本也不过十余年时间,但我相信很多儿童工作者以及家长已经充分感受到了绘本的无穷魅力。

  如此便说到绘本的表现形式。儿童的世界是一个取之不竭的宝库,我们愿意给他们温暖与光明,可是我们究竟要不要向他们展示世界那些不可避免的另一面?这也必然要经历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阶段性过程。种族歧视、性别偏见、人生灾难、生离死别等等,似乎都不应该过早传递给孩子的信息,也随着时代的进步,正在被慢慢修正。结论是,儿童文学是多元化的,我们不可避免,但必须用更轻柔的方式来讲述。

  《莎拉的飞翔》正是用了如此一种手法,若如历史书般让孩子直面残忍残酷,对孩子来说未免难以接受。所以作者罗伦莎·法莉娜选择了迂回的手法,故事以一只小知更鸟的视角来推进,赋予这只红胸脯的小知更鸟以思想以语言,让它对小女孩莎拉充满了关怀与同情,于是全篇便充满了深深的悲悯意味。那种绝对的环境里,人没办法选择命运,但是人至少可以在眼中留下最后一抹温情。结局以莎拉随着知更鸟的飞翔结束,告诉孩子们,这离别只是一个幼小灵魂的飞翔,也是我们对于如莎拉一般有相同命运的孩子们的最深切同情。

  整本书都是暗色调,但是作者很意味深长地在其中添加了一些细小的色彩。小知更鸟的红胸脯,雪地上枯枝上一两朵残花,莎拉头上浅蓝的发带,以及莎拉及孩子们随鸟群飞向广阔天空时的淡蓝,都象征着这不是一个绝望的世界,不论战争怎样摧残过人类,人们心中那丝美好都是不可能被彻底消灭的。而运送犹太人的火车前触目惊心的猩红色以及犹太人佩戴的大卫之星的淡黄色,都令画面充满了极强的震撼力。

  这是一个沉重的故事,也是一个极不寻常的故事。在孩子心中种下和平的种子,也许就是本书为全人类做出最大的期许。而绘本,为儿童担起了极大的成长责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莎拉的飞翔的更多书评

推荐莎拉的飞翔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