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在家中的坟墓

阿嘉
2017-10-07 19:50:50

1936年7月17日,西班牙内战拉开了序幕,左右翼分子互相攻击,社会内部激烈的矛盾,政府改革的失败,所有的一切都不可挽回的将西班牙推向了水深火热的深渊。共和国总统曼努埃尔·阿扎尼亚组织的共和政府军以及弗郎西斯科·弗朗哥带领的西班牙国民军和长枪党展开了激烈的斗争,无数左右翼分子将自己无知的热血洒在了冷漠的战场上。战争直到1939年4月1日正式敲响了终结的钟声,无数平民百姓死在了这场毫无意义的战争中,虐待战俘的恶性事件层出不穷。

阿尔贝托·门德斯就是在这战火纷飞中出身的,他对战争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在了笔尖。战争是残酷的,士兵不仅仅打败他们的敌人,他们烧毁敌人的一切,还污染他们的水源,他们不仅杀死当地人,还杀死与他们朝夕相处的牛羊,他们毁灭敌人的信仰,毁灭他们对生的希望,那时,敌人就只是士兵们脚下易碎的躯壳,轻轻一碾便支离破碎了。战争的结束所获得唯一价值,那就是“失败。”它的存在没有任何意义,无论哪一方取胜,都人民来说都没有益处,比如西班牙内战的获胜者弗朗哥,战争结束,他开始了独裁统治,当他号召民众,鼓舞士气,一副指点江山的样子,说着一些让后人耻笑的话,当权力真的落在了独裁者手中后,他们自然而然的

...
显示全文

1936年7月17日,西班牙内战拉开了序幕,左右翼分子互相攻击,社会内部激烈的矛盾,政府改革的失败,所有的一切都不可挽回的将西班牙推向了水深火热的深渊。共和国总统曼努埃尔·阿扎尼亚组织的共和政府军以及弗郎西斯科·弗朗哥带领的西班牙国民军和长枪党展开了激烈的斗争,无数左右翼分子将自己无知的热血洒在了冷漠的战场上。战争直到1939年4月1日正式敲响了终结的钟声,无数平民百姓死在了这场毫无意义的战争中,虐待战俘的恶性事件层出不穷。

阿尔贝托·门德斯就是在这战火纷飞中出身的,他对战争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在了笔尖。战争是残酷的,士兵不仅仅打败他们的敌人,他们烧毁敌人的一切,还污染他们的水源,他们不仅杀死当地人,还杀死与他们朝夕相处的牛羊,他们毁灭敌人的信仰,毁灭他们对生的希望,那时,敌人就只是士兵们脚下易碎的躯壳,轻轻一碾便支离破碎了。战争的结束所获得唯一价值,那就是“失败。”它的存在没有任何意义,无论哪一方取胜,都人民来说都没有益处,比如西班牙内战的获胜者弗朗哥,战争结束,他开始了独裁统治,当他号召民众,鼓舞士气,一副指点江山的样子,说着一些让后人耻笑的话,当权力真的落在了独裁者手中后,他们自然而然的变成了人民“憎恨的模样。”这也就是所谓的“长大后就成了自己年少时讨厌的样子。”

在《盲目的向日葵》中,门德斯将绝望的情感融合在言简意赅的文字中,不忍卒读,但又有一丝无形的力量敦促着你阅读下去。沉默、伤心、愤怒、哀痛……他将所有的感情都压抑在了文字间隙里,主人公的一生就犹如一部默声电影,他在频临危险时的绝望呼救,仿佛隔了一层真空玻璃,只看得见他惊恐的神情和嘴唇毫无秩序的一张一合,却听不见任何声响。书中一共写了不同时期的四个故事,每个故事都有一定的联系,我最喜欢第四个故事,与书名一样,它也叫《盲目的向日葵》。

主人公艾连娜,在常人眼中,她独自一人抚养孩子,直到她儿子的学校来了一位年轻的神父,年轻神父看到孤苦伶仃的艾连娜,于是心生爱意,他想“救赎”她,他想用她那自以为是的爱意去感化她,他想用他那看似圣洁的双手去抚摸她,他想用他那肮脏发臭的生殖器去体恤她。他觉得自己是战争里的圣人,窗外炮火纷飞的时候,他在教堂祈祷着,他刚愎自用的认为他所做的一切能感化身边所有人。艾连娜讨厌他,她的丈夫因为没有一个政治正确的名分,天天躲藏在橱柜里,她的丈夫唯一的朋友便是沉默,那逼仄的空间成了丈夫的第二个家,她的丈夫即使生活在这个家庭里,却看不到一丝痕迹,就连洗过的衣服都不能拿到屋外晾晒,艾连娜害怕别人发现他的丈夫,即使神父对她做出过激的行为,她也依旧忍气吞声,她习惯了周遭的一切,她知道语言比枪火更为可怕,她同道貌岸然的教父成为朋友,因为她常年生活在“墓地里”,早已习惯了“蛆虫。”

从旁观者的角度看,战争不存在胜利,也不存在失败,它不过是任意一方对权力攫取的过程,它所拥有的唯一感情便是杀戮。门德斯用简短的故事,演绎出了常人眼中的战争,在历史的洪流下,每个人都毫无选择,或者说每个人都如向日葵一样,不知所措的望向那看似炽热,看似充满希望,实则癫狂的“太阳。”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盲目的向日葵的更多书评

推荐盲目的向日葵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