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颜色

爱上一座城
固然是不想要做个非黑即白的人,但是我们却在不知不觉当中做了一个这样的人。所谓的历史,有时候好像不是很简单的明得失而已,尤其是我们现代的人,如果没有那种深刻的研究,我们很容易做不到明得失,而只是作为一个马后炮式的人,去指指点点,以为自己很高深的样子。
我们的历史观如果是从学校课堂的角度来看,我们学到的,只是那些事实,是名词,是现代人角度的对或者不对。我们如果一定要把历史的东西放在时代潮流的角度来看的话,我们就会觉得这一切都是那么傻,一切都是那么无知。而去忽视里历史里面的所谓道德与智慧。所谓我们中国传统文化的上下五千年瑰宝为什么会存在,如果我们一定要以偏颇的角度去看的话,他们为什么会存在。有时候,两种实际上很矛盾的想法却存在在我们的脑子里,感觉到理所当然,好像脑子就是被分装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格子,我们只是往里面放东西,我们自己也实在是找不到他们之间的联系。
中国历史上的政治尤其清明的地方,从汉开始来看,我们会发现稍微有些退步的感觉。没有之前那么好了。从汉到唐,中央的方式可能还好,经济上得到了比较好的发展,在税收制度上也还不错,但是地方上开始失去自由,官员之间的等级制度也变得更加的详尽...
显示全文
固然是不想要做个非黑即白的人,但是我们却在不知不觉当中做了一个这样的人。所谓的历史,有时候好像不是很简单的明得失而已,尤其是我们现代的人,如果没有那种深刻的研究,我们很容易做不到明得失,而只是作为一个马后炮式的人,去指指点点,以为自己很高深的样子。
我们的历史观如果是从学校课堂的角度来看,我们学到的,只是那些事实,是名词,是现代人角度的对或者不对。我们如果一定要把历史的东西放在时代潮流的角度来看的话,我们就会觉得这一切都是那么傻,一切都是那么无知。而去忽视里历史里面的所谓道德与智慧。所谓我们中国传统文化的上下五千年瑰宝为什么会存在,如果我们一定要以偏颇的角度去看的话,他们为什么会存在。有时候,两种实际上很矛盾的想法却存在在我们的脑子里,感觉到理所当然,好像脑子就是被分装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格子,我们只是往里面放东西,我们自己也实在是找不到他们之间的联系。
中国历史上的政治尤其清明的地方,从汉开始来看,我们会发现稍微有些退步的感觉。没有之前那么好了。从汉到唐,中央的方式可能还好,经济上得到了比较好的发展,在税收制度上也还不错,但是地方上开始失去自由,官员之间的等级制度也变得更加的详尽;从唐到宋,武将不被重视,并且军队很多,但是主防御而不主战,丧失了自己的能力,而中央的集权也是加重的,宰相的作用弱化,地方的官员权力变小,重视文但是导致文人变得太多,学而优则仕,但是并不需要那么多的官员;从宋到明,宰相直接去掉,直接变成六个最高的官员一起统治,而丧失了政府首脑了威力,太监的权利得到集中,宦官当政很明显,官和吏界限明显,底层的官员工作热情丧失;从明到清,政治制度完全变了,“部族政权”的想法一直在干扰这一切的统治,地方官员完全丧失了权利,全部要由官皇帝任命,汉人得不到中庸,而是清朝全部出于自己的私心做事情,“他们一面在怀柔藩属中间压迫中国,一面在羁縻中国知识分子来减轻抵抗,又一面压迫知识分子而讨好下层民众”
中国政权的颜色由开始那么明亮和素净,开始变得五颜六色,开始粉饰太平,开始放弃本质的原则。中国历史上的政治到底缺乏一些什么东西,为什么中国的政治是在走下坡路?
我觉得这个还是有其特别的原因的:比如宋朝的统治者,比如明朝的统治者,和清朝统治的阶层。
但是另外一个是因为中国真的只是换了个姓的皇帝,他没有很大的变化,始终如此。原来开始的政治的东西,在一代一代当中所采取的不过是传承,而没有大规模的变化;有时候的改变不过是为了改变某种东西,但是又创造了新的麻烦,使整个政治体系是变得越来越臃肿。
而中国缺乏一种总的精神这样的东西的领导,其实我们可以开始把皇权和政权分的比较开的,政权的领袖一直是宰相,整个是负责总的事情的,但是后来一点点弱化;本来处于好意的租庸调是把粟米之征,力役之征,布帛之征统一在一起,而在后来的操作当中都忘了……
其实正如钱老在书中说的,制度大多都是针对当时的现实情况制定的,在开始运行的时候都是好的,但是没有一个二三十年都不修订的制度还是一个好的制度的,我们一方面一直延续着旧有的制度,一方面不记得最开始的制度制定的原因。
中国历史上的制度的颜色,就好像原来清晰的小河,不断的背泼入污水,到底是水源处水质的改变,再也不是依靠那么少数几个人就可以改变了的,王荆公也好张居正也罢,不过是徒劳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中国历代政治得失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历代政治得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