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敌者 投敌者 9.0分

谁在检验世界的价值 个人意识与集体大脑

为师一直娇滴滴

《投敌者》是西格弗里德•伦茨生前仅有的未发表的长篇小说,直到作家逝世之后才问世,迟到了65年。 书的扉页附上了1952伦茨对于出版社退稿的回复。它坎坷的出版之路说明了它的与众不同,不仅是小说形式的与众不同,也是和当权思想的格格不入。现在我们有幸读到这本书,可以去了解战争时期人们在爱国情怀下内心的怀疑态度,职责与良心的选择,是掉转枪口,还是与恶为伍。

故事开始在二战最后一个夏天,助理员瓦尔特·普罗斯卡在遭遇一次火车爆炸后,被负责警卫铁路的士兵援救,困在一个驻扎在森林里,叫“林中静庐”的堡垒之中。在那里,普罗斯卡遇到了沃尔夫冈。沃尔夫冈是一个有想法的年轻人,他对战争抱有强烈的怀疑态度。在他俩的一次巡逻之中,沃尔夫冈给普罗斯卡讲了他对战争的怀疑,还有他弃之以鼻的国家义务。沃尔夫冈虽然爱德国,也肯定自己身为德国的一份子代表德国,但是他不能为了德国,为了空洞的“义务”牺牲自己。

他们成天向我们耳朵里灌的德国是谁?丹东曾胡诌道,人们无法把祖国绑到后跟,一起带走。我能!这你懂吗?德国不是飘在空中的熏香烟丝,而是一个我们可闻、可感、可切分的东西。我可以把我的祖国放到衬衣里带走,他们...

显示全文

《投敌者》是西格弗里德•伦茨生前仅有的未发表的长篇小说,直到作家逝世之后才问世,迟到了65年。 书的扉页附上了1952伦茨对于出版社退稿的回复。它坎坷的出版之路说明了它的与众不同,不仅是小说形式的与众不同,也是和当权思想的格格不入。现在我们有幸读到这本书,可以去了解战争时期人们在爱国情怀下内心的怀疑态度,职责与良心的选择,是掉转枪口,还是与恶为伍。

故事开始在二战最后一个夏天,助理员瓦尔特·普罗斯卡在遭遇一次火车爆炸后,被负责警卫铁路的士兵援救,困在一个驻扎在森林里,叫“林中静庐”的堡垒之中。在那里,普罗斯卡遇到了沃尔夫冈。沃尔夫冈是一个有想法的年轻人,他对战争抱有强烈的怀疑态度。在他俩的一次巡逻之中,沃尔夫冈给普罗斯卡讲了他对战争的怀疑,还有他弃之以鼻的国家义务。沃尔夫冈虽然爱德国,也肯定自己身为德国的一份子代表德国,但是他不能为了德国,为了空洞的“义务”牺牲自己。

他们成天向我们耳朵里灌的德国是谁?丹东曾胡诌道,人们无法把祖国绑到后跟,一起带走。我能!这你懂吗?德国不是飘在空中的熏香烟丝,而是一个我们可闻、可感、可切分的东西。我可以把我的祖国放到衬衣里带走,他们射穿我的脑袋、结束我的生命之时,对我来说,德国也就没有了。你不要误解我:世界上当然有这个国家,我在这里出生,我特别爱它。我爱它,因为我熟悉这里的每个角落、每条道路,我把这个国家锁进了我的心里。可是,我不想像我的父亲那样,为了一个角落、为了一条道路,让人打碎我的脑袋。我父亲谈论“义务’,谈论‘时刻准备好’,以及诸如此类不管叫什么的空洞说教。瓦尔特,你要明白,我们也是德国,并不只是其他人是德国,所以,如果我们——我们本身就是德国——为德国,即为我们自己,牺牲我们自己,岂不是荒谬绝伦。这就如同一只熊,它割下自己的一条腿,一边忍着剧烈的疼痛吃自己的肉,一边说服自己,必须牺牲自我。

在战争的大环境下,人们很容易就会煽起一片爱国情怀,人们扛起枪去战斗,将自己宝贵的生命义无反顾的交给国家。二战中的德国士兵,被纳粹洗脑,士兵们在执行命令上达成了高度的一致性,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失去了自我的认知和判断。不辨是非、不择手段的执行命令,他们正是在团体中迷失自己的“平庸之人”,他们所犯的罪叫做“平庸之恶”。

这要求我们有很强的分析能力,对自己绝对于坦诚。一旦我们认识到追随了二十年之久的事业不仅错误,而且还卑鄙、阴险、危险、凶残,我们就必须有能力,对着它狠狠踢上一脚。你大概知道,我指的是什么。我们必须警惕民族主义的煸动者。偏过头不听,耳朵里灌上水,耳道里塞上棉球!除了自由,我还推崇怀疑。我们该用小车把自由的肥料推到心里,在上面种上怀疑的种子。

德国的战士们作为单个的个体谁也没有过错,但是扭曲的意识将他们组织起来去宣扬所谓的家国,是沃尔夫冈受不了的,沃尔夫冈终于在一个巡逻的晚上逃走了,普罗斯卡被抓后在狱中和他相遇,沃尔夫冈讲,他知道在堡垒中的人都不愿意继续待在那里,但是谁也没有逃走没有叛变,可是同时又恨那些派他们到堡垒的人,如果一个人被迫向两个方向恨,就陷入了一个自作自受的困境,德国人把自我否定推到极致。他决定摆脱这种折磨人的环境,自愿投靠对方阵营。

“我是自愿给他们送上门的。也许他们会用到我。”沃尔夫冈咽了一口口水,“不作为的、被动的和平主义是没有生殖能力的幽灵。谁如果总是只说,我反对战争,而说完就完,什么也不做,不去消除战争,谁就只能进和平主义博物馆。我们必须采取一种积极和平主义的方式,即恰恰在这种情况下有采取严肃而断然行动的意愿。仅仅致力于思考等于什么也没有做。假如我们想过喜庆的生活,我们就必须承受一种积极的生活。谁在检验世界的价值?是你,只有你自己。只有在每个个体人的意识中,事物才获得并保持它们的价值。道德动机始终是个体人的事情。我们终究应该把我们的力量用来准备建立一个我们在其中能得到安全的未来。”

沃尔夫冈无疑是崇尚和平反对战争的,但是仅仅只想不做没有办法消除战争,掉转枪口并不是由于对方的强大而怯懦的表现,而是在自我觉醒后,需要强大的勇气才能做出的决定。投敌并不是消极,相反,“投敌”与那些过分服从,在执行命令时抛掉了思考、自我的人面前,显得更加积极和充满希望。

人类是群居生物,有人的地方就有集体,在这里人类可以得到归属感或者血浓于水的家族情义,集体让人类不再孤单,集体的力量让人类变的强大。可是我们在享受集体带来的安全感时,是否也有一个“集体大脑”在无形的操纵着我们,是否那些宣扬的指责在无形中麻痹我们的个人意识。

谁在检验世界的价值?是你,只有你自己。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投敌者的更多书评

推荐投敌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