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丘 沙丘 8.0分

从翻译的角度上读《沙丘》

aegean
通读全书,剧情平淡,甚至有点虚张声势,故作姿态。但是不应该啊,“1965年星云奖最佳小说”,“1966年雨果奖最佳小说”,由此而生音乐游戏电影,乃至美国宇航员以书里星球的名字来命名土星卫星(Titan)上的各种地形。可见,书的内容是经得起历史和时间的考验。问题出在哪里呢?

《沙丘》有四个中文版,我只拿其中两个版本作对比。对比并不是判定孰是孰非,仅仅为了说明问题。我先列出原文,接着两种译文,再进行比较。

例一:“Why do you test for humans?” he asked.
“To set you free.”
“Free?”
“Once men turned their thinking over to machines in the hope that this would set them free. But that only permitted other men with machines to enslave them.”
“ ‘Thou shalt not make a machine in the likeness of a man's mind,’ ” Paul quoted.

译文一(顾备版):“你们为什么要用这些测试发现真人?”保罗问。
“为了解放人类。”
“解放?”
“以前,人们曾经一度将思维能力赋予机器,希望用机器代
替人类的劳作,将人们从劳作中解放出来。然而,这只会使机
 器的拥有者奴役其他人。...
显示全文
通读全书,剧情平淡,甚至有点虚张声势,故作姿态。但是不应该啊,“1965年星云奖最佳小说”,“1966年雨果奖最佳小说”,由此而生音乐游戏电影,乃至美国宇航员以书里星球的名字来命名土星卫星(Titan)上的各种地形。可见,书的内容是经得起历史和时间的考验。问题出在哪里呢?

《沙丘》有四个中文版,我只拿其中两个版本作对比。对比并不是判定孰是孰非,仅仅为了说明问题。我先列出原文,接着两种译文,再进行比较。

例一:“Why do you test for humans?” he asked.
“To set you free.”
“Free?”
“Once men turned their thinking over to machines in the hope that this would set them free. But that only permitted other men with machines to enslave them.”
“ ‘Thou shalt not make a machine in the likeness of a man's mind,’ ” Paul quoted.

译文一(顾备版):“你们为什么要用这些测试发现真人?”保罗问。
“为了解放人类。”
“解放?”
“以前,人们曾经一度将思维能力赋予机器,希望用机器代
替人类的劳作,将人们从劳作中解放出来。然而,这只会使机
 器的拥有者奴役其他人。”
“汝等不应造出如人般思维的机器。”保罗引述道。

译文二(潘振华版):“你为什么要测试辨别人的真伪?”保罗问。
“为了使你自由。”
“自由?”
“很久以前,人们想要获得自由,便将思考的事交给机器去干。然而这只会导致其他人凭借机器奴隶他们。”
“汝等不得创造像人一样思维的机器。”保罗引述了一句话。

可以看到两者在意思上就有很大的不同。如:“to set you free”顾版翻译成“为了解放人类”,潘版翻译成“为了使你自由”,通过上下文加以分析,顾版的译文是经得起推敲的;又者“But that only permitted other men with machines to enslave them”这句,潘版的译文是错的;再者“ ‘Thou shalt not make a machine in the likeness of a man's mind,’ ” Paul quoted. 这句话顾版全句采用古文翻译,而潘版仅用“汝”开头,而后即用非常口语的表达,未免显得不伦不类,而且后面的“保罗引述道”比“保罗引述了一句话”更简洁地道。

例二:“I must not fear. Fear is the mind-killer. Fear is the little-death that brings total obliteration. I will face my fear. I will permit it to pass over me and through me. And when it has gone past I will turn the inner eye to see its path. Where the fear has gone there will be nothing. Only I will remain.”

译文一(顾备版):“我绝不能害怕。恐惧会扼杀思维能力,是潜伏的死神,会彻底毁灭一个人。我要容忍它,让它掠过我的心头,穿越我的身心。当这一切过去之后,我将睁开心灵深处的眼睛,审视它的轨迹。恐惧如风,风过无痕,惟有我依然屹立。”

译文二(潘振华版):“我绝不能恐惧。恐惧是思维的杀手。恐惧是带来彻底毁灭的小小死神。我将正视恐惧,任它通过我的躯体。当恐惧逝去,我会打开心眼,看清它的轨迹。恐惧所过之处,不留一物,为我独存。”

原文 “Fear is the little-death that brings total obliteration”这一句中,“little-death”和“brings total obliteration”都是形容“fear”,潘版用一小段话就把两层意思表达完了——“恐惧是带来彻底毁灭的小小死神”,而顾版的译文则用两段小句表达——“(恐惧)是潜伏的死神,会彻底毁灭一个人”,这更符合中文的表达方式。

当代外国读物传到中国,译文有时会佶屈聱牙、不堪卒读。为什么呢? 其中不能全怪译者,其根本原因又是什么呢?

《余光中谈翻译》里提到:“翻译”“需要高水准的中文水平”,但是“外文系学生普遍的弱点”是“中文和中国文学的修养”。后文也提到“中文日渐低落”,其原因是:

“现代的教育制度当然是一大原因……国文课本所用的白话文作品,往往选自五四或30年代的名家,那种白话文体大半未脱早期的生涩和稚拙,尤其浅白直露者,只是一种滥用虚字的‘儿化语’罢了。中学生读的国文,一面是古色斑斓的文言,另一面却是‘我是多么地爱好着那春季里的花儿’一类的嫩俚腔,笔下如何纯得起来?

不纯的中文,在文白夹杂的大难之外,更面临西化的浩劫。西化的原因有二,一为直接,一为间接,其间的界限已难于划分。直接的原因,是读英文。英文愈读愈多,中文愈读愈少,表现的方式甚至思考的方式,都不免渐受英文意识的侵略。这一点,在高级知识分子之间,最为显著。‘给一个演讲’,‘谢谢你们的来’,是现成的例子,至于间接的影响,则早已弥漫学府、文坛与大众传播的媒介,成为一种文化空气了。生硬的翻译,新文艺腔的创作,买办的公文体,高等华人的谈吐,西化的学术论著,这一切,全是间接西化的功臣。流风所及,纯正简洁的中文语法眼看就要慢慢失传了。三五年之后,诸如‘他是一位长期的素食主义的奉行者’的语法必成为定格,恐怕没有人再说‘他吃长素’了。 而‘当被询及其是否竞逐下届总统,福特微笑和不作答’也必然取代‘记者问福持是否竞选下届总统,他笑而不答’。

教育制度是有形的,大众传播对社会教育或‘反教育’的作用,却是无形的。中文程度低落,跟大众传播的方式有密切的关系。古人可以三年目不窥园,今人却不能三天不读报纸不看电视。先说报纸。报纸逐日出版,分秒必争的新闻,尤其是必须从速处理的外电译稿,在文字上自然无暇仔细推敲。社论和专栏,要配合时事近闻,往往也是急就之章。任公办报,是为了书生论政,志士匡时,文字是不会差的。今人办报,很少有那样的抱负。 进入工业社会之后,更见广告挂帅,把新闻挤向一隅,至于文化,则已沦为游艺杂耍。报上常见的‘翻译体’,往往是文言词汇西化语法组成的一种混血文体,不但行之于译文, 而且传染了社论及一般文章。‘来自四十五个国家的一百多位代表们以及观察员们,参加了此一为期一周的国际性会议,就有关于成人教育的若干重要问题,从事一连串的讨论。’ 一般读者天天看这样的中文,习以为常,怎能不受感染呢?

自从电视流行以来,大众和外面的接触,不再限于报纸。读者变成了观众或者‘观听众’,和文字的接触,更疏远了一层。以前是‘读新闻’”,现在只要‘听’新闻甚至‘看’新闻,就够了。古人要面对文字,才能享受小说或传奇之趣,今人只须面对电视,故事自然会展现眼底,文字不再为功。荧光幕上的文字本不高明,何况转瞬已逝,也不暇细究了。”

简而言之,《沙丘》本身就值5颗星,但为“中文日渐低落”,心生悲叹而扣掉一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沙丘的更多书评

推荐沙丘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