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我走 别让我走 8.2分

never let me go

A binge eater
2017-10-07 13:52:13

从前有一个叫黑尔舍姆的地方,那里有一群被监护人监管着的“学生”,他们在那里学习,生活,但是有一个心照不宣的规定,那就是所有人都不能离开。在这个相当于禁闭岛一样的地方,有一个神秘人定期从“外面”的世界来,收走一些他们的美术、诗歌作品。学生们叫这个人“夫人”,这个人不苟言笑,也从不与学生接触,传说她在外面的世界有一个画廊,收走学生的作品就是为了让这些作品在她的画廊展出。所以对于学生来说,自己的作品能够被她收走,可以说是一种殊荣。期间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就是在某一次偶然的机会下,夫人看到我在听《别让我走》这首曲子时抱着我当做是孩子的枕头左右摇摆时,竟然泣不成声,落荒而逃。这件事让我对夫人的身份以及她来这里的目的产生了好奇。这样的学习和生活状态一直持续到16岁,他们被送到一个叫村舍的地方,在这里他们比原来在黑尔舍姆更加自由,除了可以安排自己的生活,这里对性欲也有着不同寻常的开明,当然,在此之前他们就被告知没有生育能力。我,也就是凯茜,露西和汤米是自从黑尔舍姆就熟识的伙伴,到村舍之后,但我们三个人一直维持着微妙的关系。被送到村舍之后,露西和汤米确定了情侣关系。有一次,我们被村舍里的“老人

...
显示全文

从前有一个叫黑尔舍姆的地方,那里有一群被监护人监管着的“学生”,他们在那里学习,生活,但是有一个心照不宣的规定,那就是所有人都不能离开。在这个相当于禁闭岛一样的地方,有一个神秘人定期从“外面”的世界来,收走一些他们的美术、诗歌作品。学生们叫这个人“夫人”,这个人不苟言笑,也从不与学生接触,传说她在外面的世界有一个画廊,收走学生的作品就是为了让这些作品在她的画廊展出。所以对于学生来说,自己的作品能够被她收走,可以说是一种殊荣。期间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就是在某一次偶然的机会下,夫人看到我在听《别让我走》这首曲子时抱着我当做是孩子的枕头左右摇摆时,竟然泣不成声,落荒而逃。这件事让我对夫人的身份以及她来这里的目的产生了好奇。这样的学习和生活状态一直持续到16岁,他们被送到一个叫村舍的地方,在这里他们比原来在黑尔舍姆更加自由,除了可以安排自己的生活,这里对性欲也有着不同寻常的开明,当然,在此之前他们就被告知没有生育能力。我,也就是凯茜,露西和汤米是自从黑尔舍姆就熟识的伙伴,到村舍之后,但我们三个人一直维持着微妙的关系。被送到村舍之后,露西和汤米确定了情侣关系。有一次,我们被村舍里的“老人”,其实就是前辈告知看到了露西的“可能的原型”,这一事件触碰到了我们各自心里不能触碰的秘密,那就是我们在长期的不与外面接触的生活以及对前辈生活的观察中,总是隐约觉得我们是生活在别处的一个人的复制品,我们在未来将要面临的持续的“捐献”也是为他们服务的。抱着这样的好奇,我们跟随着那对“老兵”去附近一个地方看他们看到的所谓的露西的“可能的原型”,结果大失所望。但是从那对情侣的口中,我们得知了一个不知真假的秘密,那就是如果两个人可以能够证明互相是真爱,可以将“捐献”的时间推迟。我们对此半信半疑。后来我被分配到一家疗养院当看护人,之后露西和汤米依次成为“捐献者”,露西在“完结”之前请求我和汤米原谅她阻止了我们相爱,请求我作为看护人照顾已经是“捐献者”的汤米,并向我们透露了“夫人”的地址,劝我们向夫人证明真爱,以拖延捐献的时间。我们最终找到了夫人,以及真正的boss埃米莉,她告诉了我们真相。我们其实都是克隆人,最初创造我们的目的是为了医疗服务,拿走我们的作品是为了向世人证明我们作为克隆人并非没有灵魂。但这一项目的矛盾之处正在于此,它违背了伦理,因而黑尔舍姆被取缔,克隆人也只能作为“捐献者”的身份存在,没有所谓的推迟捐献年限,也没有所谓的画廊理论,只有服从。汤米死了,我也在等待自己的捐献通知。 这是一个关于社会伦理的故事,“我”的很多困惑常常让人想起鲁迅的铁屋子理论——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而这种情感上的合理性又常常被故事自身的科幻性氛围堙没,汤米提出的画廊理论甚至让人想到《三体》中的猎人理论,尽管这个理论最终被埃米莉否定——对于一个认为癌症是可治愈的世界,你怎能要求一个世界去放弃这种治疗的方法,要求他回到黑暗的时代?已经没有回头路了。讲伦理的作品很多,黑镜是披着科技外衣,逃出绝命镇从生物化学又引申出了后种族主义。 从叙事上来看,石黑一雄的叙述方式和马尔克斯在《百年孤独》中叙述的方式相似——多年以后,奥雷连诺上校站在行刑队面前,准会想起父亲带他去参观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别让我走》在叙事的每一个节点都有明显的交代—— ……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我就是这样知道了这件事,后来我估算出…… 最终……那是几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这样的方式总会让你会不由自主地推测夫人是谁,画廊是什么,老兵消失的两三天都去干嘛了这样的事情。但与马尔克斯不同的是,石黑一雄是一个异常冷静的作家,他会清楚地写出这件事情发生的时间,背景,甚至缘由,生怕读者在某个细节上产生了误会一样——“我想说一下诺福克之行,以及所有在那天发生的事情,但是我得稍作回顾,告诉你我们为什么去诺福克的背景”。这种冷静使得他与现实魔幻主义保持着礼貌的距离,也在与读者过度亲昵的危机下保持着坐怀不乱的镇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别让我走的更多书评

推荐别让我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