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誉的成都

张大水

十年前拿着一本《寻城记》来找老成都,结果寻城记变成了拆城记,大慈寺老街正在拆(就是现在的太古里),水井坊正在拆,锦官驿正在拆.......但还是庆幸看到诗词里的锦官城最后的样子,黑瓦青砖朱漆川斗式构架的老房子,老街是深红色和黑色的,谷崎润一郎在《阴翳礼赞》说的“翳”在我看来用成都的老房子做注解最为合适,而这样的房子,现在的成都几乎找不到了。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并不喜欢成都,我觉得她的过誉来自于他的伪装:宽窄巷子,锦里,文殊院,琴台路,大慈寺远离了本地文脉变成了外地人眼里的成都,本地人在千城一面的新城通过川菜的味道寻找老城的记忆,要不然就去远一点的洛带,街子,平乐找,但那毕竟不是真正的少城记忆。一个城市没了老城就像老树没了根。到现在我依然觉得这个城市是被过誉的,唯一不被过誉的就是这里的人和美食,和成都的好友每年以美食为借口相聚是人生的幸事,越来越多美好的记忆与故事在这个城市上空叠加起来。而这些东西只在这里才有,这就是我搞不清楚的这个城市的魔力。然而我这段黑成都的话也并不因为我是重庆人。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3)

添加回应

寻城记·成都的更多书评

推荐寻城记·成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