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扶舟向你,却渡不过近雪之寒

九色

初见那少年如水墨,如脂玉,立在初春的街角,温润内敛,却让春光越发浓丽。这个少年数次救太史于危难中,给了她最初的温暖,却也若即若离,最终将她推得更远。这个少年有着无上尊荣的地位,却也背负如山的家族使命以及鸠占鹊巢十数载的亏欠,在他人生的尽头,如天之蓝的素净换上了如血红袍,指上明曜的代表身份的戒仿佛是命运的嘲笑。这个少年高坐乾坤阵,红袍浓烈如血艳丽如虹,玉白的脸更显唇如深樱。他看着失控的阵法中,那个执剑女子于漫天破碎中逆人流而上,剑尖所向是他。她是第一次向着他的方向走来,即使是面带肃杀手执利剑,那又有什么关系?她的剑入他胸口,不知几分,即将崩塌的乾坤里,她与他撕裂最后的真相。

过往种种皆是算计皆是预谋,那日初春街头如玉竹般站立的温润少年,那山坡上把酒言欢的温暖,那次北严城墙之上的救援,那近在咫尺的如玉指尖……往事历历,却也都是虚妄。还有她遭遇的一次次伏击及阴谋,皇权背后的阴影,仿佛都有他的手笔……

他不辩解,一如既往微笑,那笑温暖又苍凉。她可知,刻意接近背后算计是真,她逐渐入他心,成他唯一的执念也是真。他与过往作别,将最初的最初深深埋葬永不开启。只是命运森凉,当你做好准备迎...

显示全文

初见那少年如水墨,如脂玉,立在初春的街角,温润内敛,却让春光越发浓丽。这个少年数次救太史于危难中,给了她最初的温暖,却也若即若离,最终将她推得更远。这个少年有着无上尊荣的地位,却也背负如山的家族使命以及鸠占鹊巢十数载的亏欠,在他人生的尽头,如天之蓝的素净换上了如血红袍,指上明曜的代表身份的戒仿佛是命运的嘲笑。这个少年高坐乾坤阵,红袍浓烈如血艳丽如虹,玉白的脸更显唇如深樱。他看着失控的阵法中,那个执剑女子于漫天破碎中逆人流而上,剑尖所向是他。她是第一次向着他的方向走来,即使是面带肃杀手执利剑,那又有什么关系?她的剑入他胸口,不知几分,即将崩塌的乾坤里,她与他撕裂最后的真相。

过往种种皆是算计皆是预谋,那日初春街头如玉竹般站立的温润少年,那山坡上把酒言欢的温暖,那次北严城墙之上的救援,那近在咫尺的如玉指尖……往事历历,却也都是虚妄。还有她遭遇的一次次伏击及阴谋,皇权背后的阴影,仿佛都有他的手笔……

他不辩解,一如既往微笑,那笑温暖又苍凉。她可知,刻意接近背后算计是真,她逐渐入他心,成他唯一的执念也是真。他与过往作别,将最初的最初深深埋葬永不开启。只是命运森凉,当你做好准备迎接阳光的时候,那光芒已经照向了另一片土地,等着自己的,只有那一地寒凉的明月光。

乾坤阵里,天地震荡,他的血从胸口激射,与乱飞的石块一起碰撞破碎撕裂。这个少年对胸前的剑视若无睹,对她敞开自己最不愿面对的刚知道不久的身世真相,原来他才是家族多余的儿子,原来他鸠占鹊巢已久。此后他眼神沉重萧索,再不似从前春日暖阳。人生在那一刻,近雪,深凉。

最后的最后,这个少年以身为祭,让乾坤阵寂灭,也换来了她的容楚的死而复生。

“我怎么忍心令你伤心?我怎么忍心你孤寂终身?若我在,我还有信心给你照拂,我离开,他再死,以后谁来爱护你一生?”

破碎的天地间,唯有她看到,那抹深红飞向了天空极远处。

是否真的存在另一个时空,让这个少年破碎的人生得以圆满,一个人的断层由另一个人补全?冬日天桥下那个紧紧抱着幺鸡的脸上脏兮兮的小小女孩,警惕的看着刚刚救了她母亲的少年,那少年半蹲下身,对她张开双臂,说:“别怕,我来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天定风华5·啭九天(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天定风华5·啭九天(上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