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边缘

小白菜小朋友

美国白人能遨游太空,美国黑人却连厕所都不允许进。

东德当局干了件没人料到他们会干的事情:在柏林中间竖了道墙。而丽贝卡在错误的一边。

马丁路德金:我们通向自由的最大障碍,不是白人掌权的议会,也不是什么三K党,而是认为秩序重于公正的白人中产阶级,是声称“我认同你们寻求的目标,但无法认同你们的手段”的鲍比·肯尼迪之流。他像个大家长希望认为自己可以为另一个人的自由制定一张时间表。

生活中不是每件事都能有解释的。

肯尼迪不喜欢南方的种族隔离主义者,但又不想在与他们的对抗中成为牺牲品。

这群人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他们不是动物,但连动物都不如。

这是勃列日涅夫治下克里姆林宫典型的办事风格。权威受到挑战的时候,他们从不询问提出的问题,而总会寻找——甚至杜撰问题中包含的恶意。

违背诺言的人在人格上很渺小,就像身体上缺了一块似的。这不仅是身体上,更是精神上的,比真正残疾还要糟糕。

苏联这个大帝国像一个居住者经常挣扎摆脱,但却永远挣脱不了的泥沼一样,永远取得不了进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永恒的边缘的更多书评

推荐永恒的边缘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