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想象与虚构的真实

辶日辶月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福莱特这本小说都太老实了。跨度十年的欧洲风云,战与火,爱与恨,换在很多作者笔下,波谲云诡自是不免。《巨人的陨落》58万字的绵绵叙述却是有些宠辱不惊的味道,作者自承每一处内容都有历史的真实做佐证,真假不论,这样的创作态度是否会是小题大做? 而反观小说,五个家族不断的交汇与分离,按着自己的意志生活着,也不由自主地与他者逐流而居,他们参与建构着我辈熟知的历史,也在解构着它。小说到底是虚构的技艺,或可认为,作者之所以创造出五个家族的命运纠葛,不过是借助虚构的平台来盛纳历史的细节材料,从虚构中营造另类的真实,借助这一企图,作品实现着对历史的想象。小说到底不小! 遥想苏轼当年对文章杜撰的典故作辩“想当然耳”——如果人性永恒,真理不朽,当可证百代万世斯言斯事流传,自有后来者意会心通——如此,《巨人》也不过是“想当然耳”。从数据材料的真实还原到人物的可能性上,这就仿佛《史记》里项羽说“彼可取而代之”,是实与虚间的一次人心选择。薛定谔的猫在打开盒子之前,情况永远有两种。而对于回不去的历史,再严谨的考证也会生发出一种想象力与同理心。亦因此,历史小说到底不衰。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巨人的陨落的更多书评

推荐巨人的陨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