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只有死刑才是最好的审判吗?

没道理、

杀人,真的只有偿命才是最好的赎罪吗?又或者说当没有赎罪的心时,死刑也只是虚无的十字架。如同小夜子所说,即使是虚无的十字架也应该让行凶者在狱中背负。可是,如果行凶者有了悔改的心,挽救了更多人的生命,那么是否代表可以以另一种方式背负十字架,这比起在狱中假装悔过,背负虚无的十字架是否更有意义?可是所谓的意义又是相对而言,对于遗族而言,这样的意义对他们来说是毫无意义的,无论行凶者动机如何,也无论事后做出了怎样的弥补,失去的亲人无法复活,悲痛不能减少一丝一毫。因此,或许死刑只是对遗族的一种仪式,与动机和是否弥补无关。

也许小夜子错了,沙织和史也与当年杀害她和中原女儿的蛭川事后的心态截然不同。蛭川毫无悔改之意,只是在狱中背负虚无的十字架。而沙织和史也心中背负的是实在而沉重的十字架,以伤害自己或拯救他人的方式。小夜子大概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使得本该结束的悲剧继续蔓延。又或者小夜子是对的,无论以伤害自己还是拯救他人的方式赎罪,都与受害人本身和遗族已经无关,他们的伤痛已成为永远无法改变的事实。遗族的伤痛需要一个仪式作为出口,尽管死刑可能也无法抚慰他们的伤痛,可在遗族眼中,争取宣判死刑...

显示全文

杀人,真的只有偿命才是最好的赎罪吗?又或者说当没有赎罪的心时,死刑也只是虚无的十字架。如同小夜子所说,即使是虚无的十字架也应该让行凶者在狱中背负。可是,如果行凶者有了悔改的心,挽救了更多人的生命,那么是否代表可以以另一种方式背负十字架,这比起在狱中假装悔过,背负虚无的十字架是否更有意义?可是所谓的意义又是相对而言,对于遗族而言,这样的意义对他们来说是毫无意义的,无论行凶者动机如何,也无论事后做出了怎样的弥补,失去的亲人无法复活,悲痛不能减少一丝一毫。因此,或许死刑只是对遗族的一种仪式,与动机和是否弥补无关。

也许小夜子错了,沙织和史也与当年杀害她和中原女儿的蛭川事后的心态截然不同。蛭川毫无悔改之意,只是在狱中背负虚无的十字架。而沙织和史也心中背负的是实在而沉重的十字架,以伤害自己或拯救他人的方式。小夜子大概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使得本该结束的悲剧继续蔓延。又或者小夜子是对的,无论以伤害自己还是拯救他人的方式赎罪,都与受害人本身和遗族已经无关,他们的伤痛已成为永远无法改变的事实。遗族的伤痛需要一个仪式作为出口,尽管死刑可能也无法抚慰他们的伤痛,可在遗族眼中,争取宣判死刑大概已经不是为了减轻自己的伤痛,而是他们所能想到的能为死去的亲人去做的唯一的事情了。

说一句题外话,如果杀害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有罪,那么堕胎的人为什么无罪?可是如果把堕胎视为有罪,世上只会有更多的弃儿,命途多舛的他们是否宁愿自己当年死在母亲腹中?可是如果不将沙织和史也的行为视为犯罪的话,那么是不是说婴儿的性命就可以罔顾?如果婴儿性命可以罔顾,那么成人的性命为什么不可以罔顾?难道成人的性命就比婴儿高贵吗?

或许,人永远无法作出绝对公正的审判。大概因为每个人都在事件中处于不同的角色,我们无法在审判做到推己及人,而要求任何人做到推己及人都是残忍且不何乎情理的。所以,大概只能接受这不完美的审判吧,在没有更好的方法以前。可能我们无法完美地探求到法律与人性之间的平衡点,但并不影响我们对这个平衡点的探求,也许永远无法找到这一点,但至少是一个无限接近的过程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虚无的十字架的更多书评

推荐虚无的十字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