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后20090419

赫然
2017-10-06 22:39:50

最近的生活颇有些单调。活动参加了不少,可也不觉得得到了多少锻炼。每一次进一间人满为患的教室,免不了的就是自我介绍啦问周围的人要手机号的啦。最后那些陌生的面孔跟平淡无奇的名字,就在为数不多的幽默派制造的哄堂大笑里,一笑而过。

看了村上的《挪威的森林》。诗人老是在我耳边长舌妇般地念叨,逼得我不得不看。是一本少儿不宜的书。当然,以我的岁数足够进“未成年人免进”的场所了。所以我花了几个小时,在自习室光明正大地看完了。当然,我采取了比较隐秘的措施——在手机上看电子书,以免被人发现我看到不良章节而尴尬。昨天天空突然阴沉下来,下午黑云又压得更低了一些。就在这样的氛围中结束了文章的最后一行。突然间怅然若失。

“死不是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而存在。”以前跟诗人一块儿放学回家的时候他老是提起这个句子,我捧着牙说他故作深沉。不过这几天又突然有些理解了。木月尚在人世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计划他的死,他约了最好的朋友“我”兴致勃勃地打了一场桌球,其实那时候他就已经死了,应该更确切地说,在他动了自杀的念头之时他就死了。而在他真正死了之后,他的女朋友直子和“我”一直都还活在有他存在的世界里,分享着他

...
显示全文

最近的生活颇有些单调。活动参加了不少,可也不觉得得到了多少锻炼。每一次进一间人满为患的教室,免不了的就是自我介绍啦问周围的人要手机号的啦。最后那些陌生的面孔跟平淡无奇的名字,就在为数不多的幽默派制造的哄堂大笑里,一笑而过。

看了村上的《挪威的森林》。诗人老是在我耳边长舌妇般地念叨,逼得我不得不看。是一本少儿不宜的书。当然,以我的岁数足够进“未成年人免进”的场所了。所以我花了几个小时,在自习室光明正大地看完了。当然,我采取了比较隐秘的措施——在手机上看电子书,以免被人发现我看到不良章节而尴尬。昨天天空突然阴沉下来,下午黑云又压得更低了一些。就在这样的氛围中结束了文章的最后一行。突然间怅然若失。

“死不是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而存在。”以前跟诗人一块儿放学回家的时候他老是提起这个句子,我捧着牙说他故作深沉。不过这几天又突然有些理解了。木月尚在人世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计划他的死,他约了最好的朋友“我”兴致勃勃地打了一场桌球,其实那时候他就已经死了,应该更确切地说,在他动了自杀的念头之时他就死了。而在他真正死了之后,他的女朋友直子和“我”一直都还活在有他存在的世界里,分享着他的死,所以他的死又以他的生而存在着。最后“我”深爱着的直子死了之后,“我”又和一直照顾着她的玲子分享她的死,甚至在参加完她的葬礼之后,在为了排遣心中的积郁而旅行的途中,“我”都能感到她的存在。木月永远地活在了他的十七岁,而直子则将她娇美而丰腴的裸体永远地留在了“我”的记忆里。

村上的文字风格给人以一种绝望的悲剧感,同时他的遣词造句又颇为清新唯美,二者巧妙地融合在一起,非但不觉得突兀,反而格外动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挪威的森林的更多书评

推荐挪威的森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