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 废都 7.5分

各色人物,百味人生

静以修…身

此书的书序竟然有近五十页的篇幅!阅读完全书才到头回来看序言,也还是看的懵懵懂懂。(我想我还应该重读《红楼梦》)

天上现四颗炎炎灼日,西京有四位风云人物。(阮云非,庄之蝶,龚靖元)国庆玩的晕了头🤒忘了名。

坛中四朵鲜艳奇花,犹如围绕在庄之蝶身边的娇饶女子。(牛月清、唐婉儿、柳月、阿灿)

最终四轮红日黯淡失色,四朵奇也花香消玉损。

牛月清

古典完美的贤妻良母,古今内人的典范。在庄之蝶默默无闻的时候勇于做他背后的女人,勤勤恳恳,持家有方,安安稳稳的居家过日子。似水流年,庄之蝶在文学得道路上一步步摸索,逐渐声名远外,大名如雷贯耳,在这诺大的西京城里家喻户晓,可谓是叱咤风云。此时的牛月清不仅仅保留着原有的农家妇女的贤惠品质,也逐渐改变自己。深知如今丈夫已然万众瞩目,自己的一言一行也被众人盯梢,稍有不得体的地方,必会影响庄之蝶的声誉。她变得内外兼修,在内、持家有道,勤俭节约,在外、广施爱心,挥洒善德。她忘却了自己的理想,忘不了保全庄之蝶的名声,(即便在官司之中明知庄之蝶和情人藕断丝连,依然一再忍让,默默承受。毕竟在庄之蝶的声誉面前,这些只算是妇人之仁,不足挂齿)忘...

显示全文

此书的书序竟然有近五十页的篇幅!阅读完全书才到头回来看序言,也还是看的懵懵懂懂。(我想我还应该重读《红楼梦》)

天上现四颗炎炎灼日,西京有四位风云人物。(阮云非,庄之蝶,龚靖元)国庆玩的晕了头🤒忘了名。

坛中四朵鲜艳奇花,犹如围绕在庄之蝶身边的娇饶女子。(牛月清、唐婉儿、柳月、阿灿)

最终四轮红日黯淡失色,四朵奇也花香消玉损。

牛月清

古典完美的贤妻良母,古今内人的典范。在庄之蝶默默无闻的时候勇于做他背后的女人,勤勤恳恳,持家有方,安安稳稳的居家过日子。似水流年,庄之蝶在文学得道路上一步步摸索,逐渐声名远外,大名如雷贯耳,在这诺大的西京城里家喻户晓,可谓是叱咤风云。此时的牛月清不仅仅保留着原有的农家妇女的贤惠品质,也逐渐改变自己。深知如今丈夫已然万众瞩目,自己的一言一行也被众人盯梢,稍有不得体的地方,必会影响庄之蝶的声誉。她变得内外兼修,在内、持家有道,勤俭节约,在外、广施爱心,挥洒善德。她忘却了自己的理想,忘不了保全庄之蝶的名声,(即便在官司之中明知庄之蝶和情人藕断丝连,依然一再忍让,默默承受。毕竟在庄之蝶的声誉面前,这些只算是妇人之仁,不足挂齿)忘却了自己追求,忘不了庄之蝶喜好。完完全全的将自己的身心交付于庄之蝶,忘记了自己,为他活着。(这样的女性只在书中有吗?)

牛月清并没有认识到,她只知道作妻子的必须遵守从祖先世代流传下来的妇女伦理道德准则: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所以夫妻名分在她的思想中是很重要的,既然她是“庄夫人”,就要把当好这个角色为最大目标和事业,并且在为这一事业奋斗的过程中遗失了自己。她从来就没有意识到女人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要靠自己去掌握命运。

直至最后,庄之蝶“死了”,她才含泪转身离开。一日夫妻百日恩,刚刚离别还期盼着庄之蝶的回心转意,谁知这只是自己一厢情愿,可悲可笑。坚如磐石的感情在无情的时间面前都是渺小甚微的,终将被冲淡摧残。从此两人分道扬镳,各奔东西,互不相欠。哎……真为庄之蝶惋惜。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船在水中不知游。

阿灿

平凡的丈夫,平淡的生活。华丽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平庸的内心。与庄之蝶初次相见便将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揉碎一地。

庄之蝶是谁?他可是鼎鼎大名的大作家!试问这西京城内,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朴素农民见了,举手称赞;文人墨客见了,自叹不如;雍容华贵见了,心中敬佩;绮丽红颜见了,春心荡漾。阿灿亦是如此,此生能与这样一名人促膝交谈,这是几世修来的福分!与他做爱更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她始乱终弃,背叛自己的丈夫,将自己的身体交给了这样的盛名之下的一副臃肿皮囊!“我阿灿也是能让大名人心动的人!我证明了我的价值,我找到了我存在的意义”我想这就是阿灿内心的想法吧。这样的佐证真是可笑,这样活着真是可悲(到此我是对阿灿嗤之以鼻的,最鄙视这样的情色交易)不过阿灿在之后为妹妹报仇雪耻,保全丈夫的名声,划破脸颊沉沦平凡的这些做法,还是在她的人格上增添了可敬的色彩。

柳月

彻头彻尾的为名为利的卑贱奸诈阴险小人。给孩子吃安眠药;背弃主仆协约;行为不检点,背着女主勾搭男主;妄图揭穿庄之蝶与唐婉儿的奸情以取而代之;为了利与那个谁来着在家里干偷鸡摸狗的事;为了名,抛弃前者,嫁给市长的残疾儿子。在人前装作一副乖巧听话的仆人模样,在人后,勾心斗角为自己谋取更高的地位和更多的金钱。如此人前人后,天壤之别的两幅嘴脸。

她为了能剥脱自己农村女子的皮囊,趾高气扬的在西京城里过着滋润的生活,得到别人明眸之间投来的羡慕的眼光,将自己的身体作为筹码交易,糟践不堪。三观荡然无存。

唐婉儿

在乡村小镇倾慕周敏的小名气,毫不犹豫!毫不犹豫!与周敏私通,连出生待哺的儿子都舍弃了!她对名人的倾慕已经将一切伦理道德都踩碎脚底,弗之身后,达到了令人作呕的地步!在西京城倾慕更具盛名的庄之蝶,再一次背弃自己的男人!真是一个挨千刀的祸水,连妓女都不如!始乱终弃,毁人美满家庭,最终惨遭丈夫虐待,变得猪狗不如,遭左邻右舍唾弃。这样的结局并不为过。唐婉儿这样的悲惨瘆人的结局也弥补不了她贯穿全文所犯下的不忠不贞不洁不义的滔天罪行!

她是现代那些沉迷盛名的,一干三观尽毁的女性代表。自己懒惰成性,不肯动手丰衣足食,成天依靠男人,靠搔首弄姿蛊惑人心。

不敢说庄之蝶与唐婉儿之间的感情是虚假的。两人的性交让庄之蝶重新获得男人的能力,而唐婉儿也沉浸在庄之蝶的名声之中无法自拔。世人是不允许任何背弃道义,俗世俗念的爱情存在的,但不敢说这样的爱情都是虚假的,因为怦然心动就是一瞬间而产生的前所未有的感觉,这种感觉的出现是不会考虑到什么道德伦理的。这种心动可能会稍纵即逝,也可能经久不衰。纵览古今,多少情投意合之人,在世俗的逼迫下于今生离别,只能相约来世?(这不是在背离道德爱情)

公子是无双,陌上人如玉。不能同世生,但求同归土。红颜一句肝肠寸断。欲语泪先流。

龚靖元

本可以一生高洁傲岸。可惜,这般盛名被自己的贪“赌”和教子无方毁于一旦!(真没想到庄之蝶会在龚靖元遭受牢狱之灾时乘人之危榨取他的真爱藏品,间接导致龚靖元气死)

阮云非

霍!好一对狗眼。

庄之蝶

千呼万唤始出来。一篇文章,一场官司,一段情感将庄之蝶拉下神坛。在庄之蝶鱼唐婉儿相见的那一刻开始,就预示着他就将走向了深不可测的渊潭。一朝堕落,万劫不复。被盛名宠坏的的众人之一。

身为名人他有他的苦衷,朋友有难就需要他依托他的名声有求于他人。颇为无奈的说出那些言不由衷的话。甚至还会被朋友欺骗,蒙在鼓中,成了帮凶,难脱干系。

文中虚实结合,作者将自己的思想通过拾荒者的歌谣和哲学牛的思索表达出来。

其实我最大的感触也是疑惑,就是:在二十年前,人们对性就已经是这样的随意了吗?

2017/9.26—9.30

复制-——————————————————————————————————————————————————————————————————————————————————————————————————————————————————\

庄之蝶

病态的性行为来自病态的性心理,病态的性心理来自病态的精神世界。庄之蝶的精神世界确有“侏儒化”、“动物化”的特征和趋向。“侏儒化”主要指人格上的矮小、狠琐、不健全,在具体行为上常常表现为虚假、做作、表里不一和自欺欺人,“动物化”则是指放弃信仰理想层面的精神追求,完全把自己还原为肉体的存在和本能的需求,这两者在庄之蝶的身上都得到了较为充分的体现。比如在对待女性的态度和处理两性关系上,他骨子里明明是喜爱贪恋那些年轻女性的肉体,但在她们面前硬要摆出一副道德慈善的面孔,总是以“感情”为借口,替自己的堕落寻求开脱,而一旦当他与她们之间的苟且之事败露,他又不愿承担责任,生怕给自己的名誉地位带来不利;他把小保姆柳月当礼物送给市长的残疾人儿子,明明是为了巴结市长,打赢自己的那场官司,却在柳月面前花言巧语,口口声声说是替柳月的前程着想;好友龚靖元因赌博落入法网,他廉价收购人家大半生所藏之名贵书画,目的是为了自己开办画廊赚笔大钱,但在做这件事时却以“搭救龚哥”为名,把理由说得冠冕堂皇:“咱为开脱这么大的事,争取到罚款费了多大的神,也是对得起龚靖元的。既然龚小乙烟瘾那么大,最后还不是要把他爹的字全输出去换了烟抽,倒不如咱收买龚靖元的字。”如此寡廉鲜耻、无情无义之举,连他自己在过后都觉得良心有愧,责骂“自己已是一个伪得不能再伪、丑得不能再丑的小人了。”

庄之蝶在现实当中感到无助,对于未来感到迷惘,转过身来又已“无家可归”。难怪庄之蝶只喜欢听两种声音:哀乐和埙。听哀乐是哀悼精神之死,庄之蝶说只有这音乐能安妥人的心。听上古乐器埙发出的声音是寻找失去的精神家园,“犹如置身于洪荒之中,有一群怨鬼呜咽,有一点磷火在闪……一你越走越远,越走越深,你看到了一疙瘩一疙瘩涌起的瘴气,又看到了阳光透过树枝和瘴气乍长乍短的芒刺,但是,你却怎么也寻不着返回的路线”。庄之蝶的确是“怎么也寻不着返回的路线”了,因为欲望之魔遮蔽了他的心智,灵魂游离开他的躯体,剩下的几乎只有动物性的本能,所以他才荒唐至极地把女人的隐幽之处当成了“无忧堂”,而一旦失去女人他便神志大乱,一个人骑着“木兰”在大街上毫无目的地“疯开”,幻想着“或许今日有个女人拦了他让捎她一程路吧,或许在某个空旷的路上去拦住一个漂亮的女人吧。”这与鲁迅笔下的“病人”和“狂人”多少有些类似,不过鲁迅笔下的“病人”和“狂人”多由“外界”所致,鲁迅借此批判的主要是病态、狂态的社会,但贾平凹笔下的这位“病人”和“狂人”更多地是由自身造成的。小说最后写庄之蝶家庭破碎,万念俱灰,神情恍惚地只身一人来到火车站,但具体要到哪里去,他自己并不清楚,这分明是作家贾平凹的一种无可奈何的隐喻。

唐宛儿

唐宛儿是《废都》这部小说中最为引人注目的一位女性。表面上看,她似乎是一位现代新女性,敢于追求她心目中所谓的“爱情”,敢于丢弃传统的家庭婚姻生活,然而她一路追求的新生活只不过是她在不断更换男人的过程,并且是她不断成为男人的附属物的过程。

庄之蝶并不是唐心目中的俊男型对象,然而庄之蝶是名人,也给了她满足自己虚荣心的一个机会。没有意识到女性作为个体的独立自主和受人尊重的必要性,她只是认为女人只有在男人面前才具有存在价值。

柳月

她善于抓住身边任何一个有利可图的机会,并用她的身体去依靠男人来换取自己所需要的物质生活。可是在她付出代价所得到物质生活的过程中,她根本无视道德律令,也分不清什么才是真正的人生价值观,更没有意识到作为一个女人的独立人格和个体尊严。

老太婆

而连牛月清的干表姐都说:“老太太年岁大了,少不得说话没三没四的。可人一老,阴阳间就通了,说话也不敢全认为是胡言乱语,我们村也常有这等事。”贾平凹对老太太准确的行为和心理描写刻画为读者创造了两个世界:人的世界和鬼的世界。人鬼不分,是中国传统文化很重要的一个特征。贾平凹通过老太太的通鬼神创建了一个属于中国读者自己的魔幻现实主义神秘世界。

哲学牛

《废都》里时不时牵出“哲学牛”来发表自己的见解,让读者又有了臆想空间。贾平凹通常将中国传统的天人合一、万物同源等观念融入其小说中,所以《废都》中的牛,不仅是包容了自己固有的内涵,而且是人的想象、观念的对象化和载体,隐喻着自身外的另一类事物及意义,所以贾平四赋予了牛人的思想和人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废都的更多书评

推荐废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