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大革命 法国大革命 评价人数不足

史诗级的大革命

遥远的星空

在很大程度上,法国大革命虽然只是发生在法国国内,但它的影响力却超出了法国的国境线,在世界范围内都产生了极其重要的影响。1789年7月14日,攻陷巴士底狱,标志着法国大革命的开始。期间经过吉伦特派、雅各宾派,直到1794年7月27日爆发“热月政变”,罗伯斯比尔被捕并被斩首,标志着法国大革命的结束。为期五年的法国大革命,不仅导致了统治法国多个世纪的波旁王朝统治下的君主制的土崩瓦解,更预示了全新的天赋人权、三权分立等民主思想正在成为影响全世界的革命性思潮的开始。19世纪英国著名历史学家和评论家托马斯·卡莱尔所著的《法国大革命》一书,以其独有的澎湃激情和华美文笔,站在中立的立场,塑造了路易十六夫妇、米拉波、马拉、丹东、罗伯斯庇尔、罗兰夫人等一系列人物形象,演绎出一部悲情浪漫的史诗,再现了法国大革命的全过程。

法国大革命之前,由于路易十五时代的过度参战,导致国库空虚,以及参加美国独立战争带来了沉重的...

显示全文

在很大程度上,法国大革命虽然只是发生在法国国内,但它的影响力却超出了法国的国境线,在世界范围内都产生了极其重要的影响。1789年7月14日,攻陷巴士底狱,标志着法国大革命的开始。期间经过吉伦特派、雅各宾派,直到1794年7月27日爆发“热月政变”,罗伯斯比尔被捕并被斩首,标志着法国大革命的结束。为期五年的法国大革命,不仅导致了统治法国多个世纪的波旁王朝统治下的君主制的土崩瓦解,更预示了全新的天赋人权、三权分立等民主思想正在成为影响全世界的革命性思潮的开始。19世纪英国著名历史学家和评论家托马斯·卡莱尔所著的《法国大革命》一书,以其独有的澎湃激情和华美文笔,站在中立的立场,塑造了路易十六夫妇、米拉波、马拉、丹东、罗伯斯庇尔、罗兰夫人等一系列人物形象,演绎出一部悲情浪漫的史诗,再现了法国大革命的全过程。

法国大革命之前,由于路易十五时代的过度参战,导致国库空虚,以及参加美国独立战争带来了沉重的财政压力,加之贵族阶级尤其是路易十六夫妇的奢华生活,大大加重了平民百姓的经济负担。法国国内新旧阶级势力之间的冲突在某种程度上对革命的发生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而当时法国国内市民阶层意识形态上的觉醒,也为法国大革命积蓄了力量。法王路易十五当政时期,由于人民极度不满国王的统治,不断遭到各种抨击,形成了启蒙运动,涌现出了伏尔泰、孟德斯鸠、卢梭、狄德罗等一大批思想开明的人物,天赋人权、君主立宪、三权分立、主权在民等思想应运而生,并且日益深入人心。由启蒙时代带来的愤恨和渴望,以及由此而生的社会和政治因素——包括对专制王权的愤恨、对神职特权者的愤恨和对宗教自由的渴、对自由以及共和制度的渴望等也是法国大革命产生的重要原因。

而法国大革命发生的直接诱因之一是1788年春法国的旱灾。1789年5月,路易十六在凡尔赛宫召开三级会议,企图对第三等级增税,以解救政府财政危机;但第三等级代表则要求制定宪法,限制王权,实行改革。投票的结果,第三等级以十七票的微弱优势取胜,但路易十六却出尔反尔,强行要求加税。于是第三等级代表宣布成立国民议会,后改称制宪议会。由于路易十六调集军队企图解散议会,激起巴黎人民的武装起义,即有了之后的攻占巴士底狱,由此正式揭开了法国大革命的序幕。随后分别是吉伦特派和雅各宾派的轮流上台,直到1794年7月27日发生“热月政变”。

法国大革命时期,法国经历了一个史诗式的转变:过往的贵族和宗教特权不断受到自由主义政治组织及上街抗议的民众的冲击,旧的观念逐渐被全新的天赋人权、三权分立等的民主思想所取代,从而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革命。从客观上说,法国大革命摧毁了法国的君主专制统治,传播了自由民主的进步思想,对世界历史的发展有很大的影响。震撼了整个欧洲的君主专制制度并给以沉重打击,《人权宣言》与《拿破仑法典》为其他欧洲国家的宪法制定提供了范本。从根本上说,法国大革命是一次广泛而深刻的政治革命和社会革命,彻底结束了法国持续千年的君主专制制度,传播了自由民主平等的思想。就世界范围内的影响来说,法国大革命是世界近代史上规模最大,最彻底的革命,它摧毁了法国的君主专制制度,震撼了整个欧洲大陆的封建秩序,传播了自由民主的进步思想,也为此后的各国革命树立了榜样,因此具有世界意义。

很多人看待法国大革命,既会为巴黎革命群众攻陷专制的统治的象征——巴士底狱而振奋,也会为路易十六夫妇被送上断头台而欢呼,但也会为革命过程中马拉、罗伯斯庇尔等领导人之死而惋惜。却很少有人注意到有一个化学家的死。这个化学家就是拉瓦锡。但托马斯·卡莱尔在创作《法国大革命》一书时留意到了拉瓦锡之死,非常难得。

巧合的是,法国大革命于1894年结束,而《法国大革命》一书的作者托马斯·卡莱尔于1895年出生,并于出生后的42年后创作完成了《法国大革命》一书,以最新鲜的记忆回顾了这一史诗级的大革命。更为难能可贵的是,托马斯·卡莱尔的创作态度不偏不倚,没有站在保王党、雅各宾派、神职人员或爱国者任何一边,只看重对法国大革命进行抽丝剥茧般的再现。法国大革命整体意义非凡,却并非无可指摘。这一点,托马斯·卡莱尔在创作的过程中也有所体现。

7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法国大革命的更多书评

推荐法国大革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