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原客 平原客 8.7分

「人生天地間,忽如遠行客」

清思淡叙

「平原」是李佩甫醉心構建的文學地理,這是他的文學雄心。從之前的「平原三部曲」到這一本《平原客》,都是把「平原」當做了一個包容性極強的精神場域,這也決定了他書寫的就是那個鄉土氣息濃厚的世界。不過他的鄉土書寫比較有特點的地方在於用很多其他的故事形態來把鄉土包裹於其中,如反腐、官場、商場等,所以他的鄉土書寫讀起來比較暢快,故事性很強,與其他一些作家的鄉土書寫(比如賈平凹一路的)相比起來會輕快一些,這是李佩甫在當下鄉土書寫中的別樣所在。

這樣的故事性確實能夠帶來很好的閱讀體驗但也留下了一些不足,《平原客》中幾處作者著力埋下的伏筆就都顯得生澀,比如小說開始不久就寫到了赫連東山兒子留下的那一串房子鑰匙,花了不小的篇幅對鑰匙做了渲染,作者應該是以此為伏筆,可實際上當這串鑰匙引起風波時讀者早已心知肚明,故事反轉的魅力就失去了不少;另外赫連東山與自己兒子赫連西楚之間的矛盾顯然是作者想要藉以討論新與舊、現代與傳統之間矛盾的隱喻,但卻在整部小說中顯得突兀;再看主人公之一的劉金鼎,性格轉變實際上也缺少足夠的鋪墊,從一個農村青年跨越到市委高官這中間的心路歷程有缺失,以至於東窗事發他潛逃回家鄉,在夜晚...

显示全文

「平原」是李佩甫醉心構建的文學地理,這是他的文學雄心。從之前的「平原三部曲」到這一本《平原客》,都是把「平原」當做了一個包容性極強的精神場域,這也決定了他書寫的就是那個鄉土氣息濃厚的世界。不過他的鄉土書寫比較有特點的地方在於用很多其他的故事形態來把鄉土包裹於其中,如反腐、官場、商場等,所以他的鄉土書寫讀起來比較暢快,故事性很強,與其他一些作家的鄉土書寫(比如賈平凹一路的)相比起來會輕快一些,這是李佩甫在當下鄉土書寫中的別樣所在。

這樣的故事性確實能夠帶來很好的閱讀體驗但也留下了一些不足,《平原客》中幾處作者著力埋下的伏筆就都顯得生澀,比如小說開始不久就寫到了赫連東山兒子留下的那一串房子鑰匙,花了不小的篇幅對鑰匙做了渲染,作者應該是以此為伏筆,可實際上當這串鑰匙引起風波時讀者早已心知肚明,故事反轉的魅力就失去了不少;另外赫連東山與自己兒子赫連西楚之間的矛盾顯然是作者想要藉以討論新與舊、現代與傳統之間矛盾的隱喻,但卻在整部小說中顯得突兀;再看主人公之一的劉金鼎,性格轉變實際上也缺少足夠的鋪墊,從一個農村青年跨越到市委高官這中間的心路歷程有缺失,以至於東窗事發他潛逃回家鄉,在夜晚迷路,對著平原、植物感激之時,就有些牽強了;還有小說最後給我的感覺就是倉促收尾,並沒有完全寫完⋯⋯這些大概能看作是作者在故事性一面用力過猛的緣故吧。

在我自己看來,小說有兩個有意味的地方,其一,在後記中李佩甫解釋到「客」是平原之上的尊稱,但就我個人的閱讀體驗來說,我讀到的更多是一種「人生天地間,忽如遠行客」的蕭索與寂寥。這些「客」們原本都是「平原」之子,土裏出生土裏成長,但最後毫無例外地都離開了「平原」的土地,失去了與生命之源的關聯,也失去了根,這或可看作這群「客」們最後命運的一個隱喻;其二,李德林在被抓後曾幾次喃喃自語「麥子黃的時候是沒有聲音的⋯⋯我怎麼就信了⋯⋯」李佩甫也將這句話作為了小說的題記。每個人都是平原上的一株植物或者更準確地說都是一顆「麥子」,最後都要結穗成熟,而不管最終麥穗如何,是好是壞,這樣的過程都是在悄無聲息中完成的,即如人生一般,不管你的人生之穗是好是壞,只有最後才能看清,而這之前的人生選擇則早已註定了最後的結局為何。這裏李佩甫安置下的是一個對「平原」、「人生」的隱喻,也是對「平原客」的感喟與希冀。

最後,不得不吐槽一下,小說封面的設計真是有點兒low⋯⋯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平原客的更多书评

推荐平原客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