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诱惑 零度诱惑 7.3分

跟着小说家砥砺思辨

时日飞过再别上

来源: 扬子晚报

  —部好的小说就是一个小生态。好的生态,万物竞研,生气流畅。所以好小说诸如情节、人物、结构布局、语言等等都应该是生长性的。理想的小说当然是姹紫嫣红开遍,各方面都生长得均衡得恰好,但往往是或者因为能力,或者因为趣味,一部哪怕是长篇巨制的小说也只是在某一方面长势喜人。当然一般来说,我们看一部长篇小说,首先还是看是不是有一个好故事,其他的只是买一赠几的奉送。   好故事自然包含寄生其间的人物,或者成就故事的结构布局,以及相宜的语言和腔调。《零度诱惑》偏好的是哲思,是思辨。中国小说的传统是说故事,思辨不是擅长,这固然因为古典中国预留给小说家个人思想的空间很逼仄,所以“三言二拍”、《聊斋志异》以及几大名著故事之外的议论总脱不出文以载道的窠臼。及至近代西风东渐,遵从个性,东西小说大同,但小说说故事之外的哲思和思辨并没有像西方小说那般葳蕤而成气候。不只是小说家不会在小说里讲道理,读者也没有跟着小说家砥砺思辨的习惯。因此,从整个小说生态看,这一类小说堪称稀罕。   可否说,哲思和故事之于《零度诱惑》恰似水与岸,流动却不漫漶无边。小说中,尤嘉霓几乎是《红与黑》中于连的异国妹妹...

显示全文

来源: 扬子晚报

  —部好的小说就是一个小生态。好的生态,万物竞研,生气流畅。所以好小说诸如情节、人物、结构布局、语言等等都应该是生长性的。理想的小说当然是姹紫嫣红开遍,各方面都生长得均衡得恰好,但往往是或者因为能力,或者因为趣味,一部哪怕是长篇巨制的小说也只是在某一方面长势喜人。当然一般来说,我们看一部长篇小说,首先还是看是不是有一个好故事,其他的只是买一赠几的奉送。   好故事自然包含寄生其间的人物,或者成就故事的结构布局,以及相宜的语言和腔调。《零度诱惑》偏好的是哲思,是思辨。中国小说的传统是说故事,思辨不是擅长,这固然因为古典中国预留给小说家个人思想的空间很逼仄,所以“三言二拍”、《聊斋志异》以及几大名著故事之外的议论总脱不出文以载道的窠臼。及至近代西风东渐,遵从个性,东西小说大同,但小说说故事之外的哲思和思辨并没有像西方小说那般葳蕤而成气候。不只是小说家不会在小说里讲道理,读者也没有跟着小说家砥砺思辨的习惯。因此,从整个小说生态看,这一类小说堪称稀罕。   可否说,哲思和故事之于《零度诱惑》恰似水与岸,流动却不漫漶无边。小说中,尤嘉霓几乎是《红与黑》中于连的异国妹妹,她在现代都市的征战杀伐,是一条每个毛孔都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的旅程。可是明明面对尤嘉霓这个“土豪中国”的“恶之花”却没有简单的臧之否之。《零度诱惑》的可贵之处在于告诉你:“恶之花”也有不驯服不自弃不涂污的高贵、尊严和心底里的软弱和忧伤,虽然她最后如小说前所引让·鲍德里亚语:“如果我们以诱惑为生,我们将因蛊惑而死。”生逢“攫取故事”的时代,一个以说故事为生的小说家要说出一个属于自己的故事,难的不仅仅是太阳底下无新事,而且是新闻、影像都在和小说争抢“好故事”。可即便如此,比如明明的《零度诱惑》那些不断从故事滋生出来的丰沛妖娆的哲思只可能属于小说的禁地。 何 平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零度诱惑的更多书评

推荐零度诱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