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是灵性消费主义吗?

小婪与小恍

作者:王雅

“‘新时代’赤裸裸地表达出人类的灵性饥渴。它强迫我们注意被西方宗教压抑和忽视的事物,最终却创造出一种灵性消费主义。”——在这本书的封皮上印着这一段话。

荣格吸引我,“新时代”也吸引我。我买了这本书。而当发现它是讲“新时代”如何误读了荣格这件事后,我就更有兴趣知道:1、那么荣格本是如何?2、新时代在作者眼中是什么?3、作为大概基本上算是新时代亚文化群的一员,我自己身上有没有发生作者所警戒的问题?

该书作者是一位荣格研究者,是澳大利亚人,大学教授,是学界人士。他在书中毫不留情地指出,新时代将荣格奉为圭臬完全是一种一厢情愿,荣格若在世当不会赞同新时代。他还同时认为,“主流”学界对荣格的忽视和拒斥同样是某种恐惧心理在作祟,同样是误读。

所以,这本书是一本(自认)用荣格思路来分析当下新时代现象的书。

读的过程中会让我想到上学时候背诵的“‘毛泽东思想’不是毛泽东这个人的思想“这句话。这本书中也有一个观点:荣格的理论不能和荣格这个人等同。

新时代究竟是什么?是否在当今的,在宗教之外的,乐观主义的灵性潮流都是新时代...

显示全文

作者:王雅

“‘新时代’赤裸裸地表达出人类的灵性饥渴。它强迫我们注意被西方宗教压抑和忽视的事物,最终却创造出一种灵性消费主义。”——在这本书的封皮上印着这一段话。

荣格吸引我,“新时代”也吸引我。我买了这本书。而当发现它是讲“新时代”如何误读了荣格这件事后,我就更有兴趣知道:1、那么荣格本是如何?2、新时代在作者眼中是什么?3、作为大概基本上算是新时代亚文化群的一员,我自己身上有没有发生作者所警戒的问题?

该书作者是一位荣格研究者,是澳大利亚人,大学教授,是学界人士。他在书中毫不留情地指出,新时代将荣格奉为圭臬完全是一种一厢情愿,荣格若在世当不会赞同新时代。他还同时认为,“主流”学界对荣格的忽视和拒斥同样是某种恐惧心理在作祟,同样是误读。

所以,这本书是一本(自认)用荣格思路来分析当下新时代现象的书。

读的过程中会让我想到上学时候背诵的“‘毛泽东思想’不是毛泽东这个人的思想“这句话。这本书中也有一个观点:荣格的理论不能和荣格这个人等同。

新时代究竟是什么?是否在当今的,在宗教之外的,乐观主义的灵性潮流都是新时代?还是其中一部分是新时代?我认为新时代显然是一个杂牌军,但作者认为这个杂牌军的构成成分中,共同点除了它们都是在现下出现之外,还有些别的。

我之前对罗杰斯只有欣赏和认同,而在这本书中,罗杰斯被叫做乐观主义。所以这本书让我第一次检视:罗杰斯、我,是否是乐观主义?

如此多的兴趣点,促使我一口气读完了这本书。

在该书作者眼中,新时代就是当下那些尊崇阴性、女神、母神力量,而不是统治了西方若干年之久的父权、阳性力量的,过分乐观的灵性主义。新时代忽而尊崇萨满教,忽而又研究占星学,忽而跟耶稣对话,忽而又练着瑜伽聊着禅。而它们之所以又会言必称荣格,是因为荣格身上那些貌似和它们相同的地方。然而荣格本人基本是科学主义的,又是保守的。

这本书还提到了我此前极为喜爱的《宝瓶同谋》和非常喜爱的《内在工作:梦、积极想象与个人成长》,而它对后者的批判简直到了体无完肤的地步。

我觉得,作者所指出的灵性消费主义确实存在,但这不是新时代灵性本身的问题,而是运用它们的人的问题。

新时代灵性确确实实是建立在实证、亲证的基础上的,但也确确实实有冒牌军参杂其中。可是当它处在目前的社会发展阶段的时候,为了生存下去,确实有一部分,摇身一变成为了灵性消费主义,它们消费灵性,把灵性当作一个产业、一个生意,一种商品。问题是,在这个整体就是消费主义的社会里,那些“真东西”究竟要怎么传播?作者仅是提出了批判和呼吁而已。

我不是替灵性消费主义说话,对它,我不置可否,我仅说出我自己所观察到的。

当然我所理解的新时代,和该书作者所知指称的,未必是同一个。无论如何,这本书还是具有阅读价值,它将这个论题具体、完整而诚恳地阐述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荣格与新时代的更多书评

推荐荣格与新时代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