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金融 超越金融 8.4分

我们对于世界的看法可能在左右世界

孟龙傅
2017-10-05 23:38:35

《超越金融》本身是索罗斯近十年前的演讲集结成册,虽然言语未必系统,但是可以将索罗斯个人对于经济的哲学思考展现一二,其哲学思考是贯穿了“谬误性”、“反身性”、“代理问题”、“开放社会”等几个主题。串联这些主题的思考对于我们认识当前的社会以及补充对于均衡理论的认识大有裨益。我也结合自己关注的工业品价格尝试去解释和理解索罗斯对于经济的哲学思考。

命题一:价格是扭曲的

传统经济学理论的前提是理性假设,认为价格是供给均衡下的表现。其按照这样的理论,工业品价格应该是围绕一个基准线波动的,这个基准线可以有仰角(反应为期货的远期升水结构),这个仰角即预期的通货膨胀率。但我们回顾工业品价格近10年的趋势线,似乎并不是如此,而是呈现出年线级别的大起大落。

“市场价格总是扭曲其基本面的”

索罗斯的谬误性观点可以解释这个市场现象。谬误性源于我们对于世界的认识方式,我们总是认识某一件事物的规律,然后将该规律套用到其他事物上,但事物本质属性的差异导致了谬误性的产生。谬误性产生之后,我们对于事物的认识出了偏差,我们

...
显示全文

《超越金融》本身是索罗斯近十年前的演讲集结成册,虽然言语未必系统,但是可以将索罗斯个人对于经济的哲学思考展现一二,其哲学思考是贯穿了“谬误性”、“反身性”、“代理问题”、“开放社会”等几个主题。串联这些主题的思考对于我们认识当前的社会以及补充对于均衡理论的认识大有裨益。我也结合自己关注的工业品价格尝试去解释和理解索罗斯对于经济的哲学思考。

命题一:价格是扭曲的

传统经济学理论的前提是理性假设,认为价格是供给均衡下的表现。其按照这样的理论,工业品价格应该是围绕一个基准线波动的,这个基准线可以有仰角(反应为期货的远期升水结构),这个仰角即预期的通货膨胀率。但我们回顾工业品价格近10年的趋势线,似乎并不是如此,而是呈现出年线级别的大起大落。

“市场价格总是扭曲其基本面的”

索罗斯的谬误性观点可以解释这个市场现象。谬误性源于我们对于世界的认识方式,我们总是认识某一件事物的规律,然后将该规律套用到其他事物上,但事物本质属性的差异导致了谬误性的产生。谬误性产生之后,我们对于事物的认识出了偏差,我们在偏差的前提下所行使的经济行为有时会产生正反馈效应,从而加剧这种偏差,这就造成了"繁荣-衰退"的周期现象。这就是索罗斯所认为的“反身性”。

“我们对于基本面认识的谬误性,反而会影响基本面”

这样的反身性在大宗商品的短周期中体现的非常明显,即如果人们都看空大宗商品,会主动去库存,这个去库存是指全产业链的,上下游一起去库存,都是先接订单后采购原料,整个社会对于大宗商品的预期的确导致了“需求变差”,其本质是需求滞后,更深层次的还会导致工业企业利润低下,员工收入水平下滑,人们的购买能力下降,真的“需求”似乎变差了。但是这种谬误性到一定阶段会形成强烈的反弹,即2015年底所发生的,当需求降无可降,一旦人们的预期有所变化,就会发现当需求有一定起色的时候,全社会都没有库存,会形成层层的补库存,大宗商品价格就在这样的供需错配中节节高升。

命题二:我们要为扭曲的价格预留足够的空间

市场价格总是扭曲的,为任何经济参与者提供了参与机会,因为你认为自己如果更好的看到了市场价格会向均衡价格发展,扭曲就提供了投资机会。但是一定要意识到,

“市场的价格是扭曲的,市场价格的扭曲程度也是不确定的,有时候甚至是无限的”

而且,随着全球市场的联动化,谬误的扩散性会在这个互联网时代史无前例的被强化,因此会让市场的扭曲程度不断加剧,这是以前的时代所没有出现过的。但是可能从另一个层面,也会让负反馈作用的发生更加迅速,就是纠偏机制可能会更早到来,因此我们所面临的市场,可能会是一个振幅不断加剧地市场,任何情绪都可以会被放大,无论是谬误还是纠偏机制。

命题三:如何去面对“开放社会”

开放社会是一种愿景,在索罗斯的理念里,开放社会不单单是目的,更是手段,一个好的开放社会应该是经济参与者和政治参与者相割裂的社会,这样才能避免“委托代理问题”。委托代理问题在现代政治、经济社会中屡见不鲜,而且是无法避免的,本质是交易双方的委托代理程度不一致:

“政府的委托代理情况要远远严重于企业,因此政府的代理人更容易为了一己私利从而出卖其代理利益”

而且当我们不愿用繁文缛节的合同来避免委托代理问题时,恰恰让其的道德属性不那么凸显了,这就会铸就更多合法、但是不合乎道德的委托代理问题。

而且在全球资本化的今天,现代经济社会又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矛盾,

“全球化的资本 vs 主权化的监管”

这是过去所不存在的问题,如今国际事务需要国际资本的国际合作,但是这些资本都在本国的监管下进行,这会带来极大的负外部性。国家间的保护主义会抬头,从而造成全社会的经济效率低下,但是这在当前的矛盾体系下是无法解决的,需要未来超越主权的监管体系诞生。这样的矛盾的确是我们现在这个社会所面临的,我们看到层出不穷的经济组织,本质上是负外部性的,组织内国家的权益代表了与更多组织外国家的不平等,其更多的是服务于其政治目的的。所以当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经济合作组织成立的同时,可能应该反思,这个世界不是更扁平化了,可能是更孤立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超越金融的更多书评

推荐超越金融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