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历东征 万历东征 评价人数不足

简评柯胜雨《万历东征》

东征提督

在我个人刚刚接触万历援朝战争(朝鲜:壬辰倭乱 日本:文禄庆长之役)这段历史时,这场战争在国内还是一个很冷门的话题。当时有印象的相关书籍大抵就只有《明朝那些事儿 帝国飘摇》,以及高拙音的小说《龙战三千里》了。不过明事儿虽然在科普上发挥了极大的作用,但详细到具体细节,还是漏洞颇多,加上本来也不是专门介绍该战役的书籍,没有太大参考价值。而文学性的小说就更不用提了。 此后相关话题似乎在国内慢慢被炒热了一些,陆续有一些书籍出版。其中学术类书籍,有韩国学者崔官《壬辰倭乱》,为中韩蜜月期引进产物,重点放在壬辰倭乱中的文化冲突,对具体过程并无详述。杨海英的《域外长城》,主要研究抗日援朝中的义乌军,虽然因为语言问题缺乏对日本资料的使用,但对中朝资料覆盖完整,颇受几位民间研究大佬的好评,可惜当年没有即时收入,现在网上已没有购买渠道。 小说如李浩白《抗日援朝1592》,对历史还原较差,给人感觉作者是武侠小说出生的。危巍的《明风万里》,锦衣卫视角,上部内容以及下部碧蹄馆之战描写很不错,可惜虎头蛇尾。 通俗历史类(或者说历史科普类)则有马伯庸汗青的《帝国最后的荣耀》,马亲王的文笔自不必说,而且二人还是花了一些功夫...

显示全文

在我个人刚刚接触万历援朝战争(朝鲜:壬辰倭乱 日本:文禄庆长之役)这段历史时,这场战争在国内还是一个很冷门的话题。当时有印象的相关书籍大抵就只有《明朝那些事儿 帝国飘摇》,以及高拙音的小说《龙战三千里》了。不过明事儿虽然在科普上发挥了极大的作用,但详细到具体细节,还是漏洞颇多,加上本来也不是专门介绍该战役的书籍,没有太大参考价值。而文学性的小说就更不用提了。 此后相关话题似乎在国内慢慢被炒热了一些,陆续有一些书籍出版。其中学术类书籍,有韩国学者崔官《壬辰倭乱》,为中韩蜜月期引进产物,重点放在壬辰倭乱中的文化冲突,对具体过程并无详述。杨海英的《域外长城》,主要研究抗日援朝中的义乌军,虽然因为语言问题缺乏对日本资料的使用,但对中朝资料覆盖完整,颇受几位民间研究大佬的好评,可惜当年没有即时收入,现在网上已没有购买渠道。 小说如李浩白《抗日援朝1592》,对历史还原较差,给人感觉作者是武侠小说出生的。危巍的《明风万里》,锦衣卫视角,上部内容以及下部碧蹄馆之战描写很不错,可惜虎头蛇尾。 通俗历史类(或者说历史科普类)则有马伯庸汗青的《帝国最后的荣耀》,马亲王的文笔自不必说,而且二人还是花了一些功夫研究,因此个人觉得此书对刚刚接触这段历史的人大有裨益。不过二人毕竟不是专门研究壬辰倭乱史的,因此许多地方深究下去还是差强人意。此外还有樱雪丸的《中日恩怨两千年2》,以及涉及这一战争(非专题)的《大明帝国战争史》《千年五战》等等,有的在书店翻过几下,大抵皆是浅尝则止,内容大同小异,因此并未买来阅读了。 而今年刚刚由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这本柯胜雨的《万历东征》则是其前作的《大明帝国抗日史》的增改版,后者在部分研究这段历史的大佬中口碑还算不错,趁今年再版,买来国庆节阅读了一番,做些简单评价吧。 通篇来看,作者对万历援朝史的研究明显是下了一番功夫的。除了一些各类书籍炒来炒去的重点战役外,作者对一些研究真空期的细节都有所关注,尤其是四年议和期的各种事件和人物关系,包括期间晋州之战、安康之战等军事冲突,做了较为详细的论述,远胜于其他民间研究书籍(这里自然不谈学术文献)。另外就是在个人所见的同类书籍中,首次提到了影响中朝关系的重要事件——丁应泰弹劾案(这个后面再谈)。 同时本书对蔚山之战所做的分析,也是个人目前所见民间书籍中最客观最全面的,完全没有被明史中的内容所干扰,对各类资料下的功夫可见一斑。作者在这一问题上,在民间书籍中首次肃清以丁应泰诬告为底稿、受萨尔浒主观印象影响而写成的明史中的错误内容,还原真相,具有重大意义。 不过略显尴尬的是,我个人不希望去阅读一些过去反复谈论,已经唱不出新词的内容,而作者似乎抱着同样心情,因此在这些部分不怎么舍得笔墨。比如开篇的背景介绍,对于一个不了解这段历史的人来说显得十分晦涩,而日常被炒作的碧蹄馆之战更是一笔带过。同时,作者可能是为了迎合市场需要,采用了半小说似的描写,同时明显引用了《再造番邦志》的野史小说式剧情(据看过旧版书的大佬说,旧版是没有这类描写的),反而弄得有些不伦不类了。还有就是牵强地添加一些正能量的话语,可能也是为了迎合价值观的要求,个人不是太喜欢这种调调,觉得似乎画蛇添足了。 此外就是一些篇章部分历史细节,个人认为尚有待商榷,下按文章顺序略作讨论。 一、龙仁之战的时间问题(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因此会详细写一下。) 关于龙仁之战的细节,我在知乎上《龙仁之战与背锅的全罗巡察使李洸》(https://zhuanlan.zhihu.com/p/21854016)有详细讨论,认为龙仁之战时间为六月初四。而这里柯胜雨先生在龙仁之战时间写在五月初四日,因此又回顾了一下当年收集的资料,感觉就两种说法皆有一些问题需考量。 先列举龙仁之战在五月初四日的理由,其最直接根据便是《宣祖实录》中收录的忠清道巡察使尹先觉的奏折“臣五月初四……已于龙仁,与贼相对”,此外柳成龙在《惩毖录》中亦将其放在五月中旬临津江之战前。这两处一个是战斗的直接参与人,另一个人是朝鲜整个壬辰倭乱期间军政方面的重要决策者,其所述内容分量极大。此外一些相关人士的行状中,也都用五月,(权栗行状中有个五月六月的探讨,涉及韩文,暂时无法明晰意思)。不过皆是后人所写,难免参考前面的资料,说服力不大。 不过除了以上记录五月的较有说服力的证据外,还有许多与之矛盾之处,以下一一讨论。 其一,《宣祖实录》五月的档案中还有大量三道勤王军北进的情况报告,以及朝鲜朝廷发文责令南三道进军的档案,而三道兵溃于龙仁的记录一直到六月才出现,和五月初四的战斗相去甚远。当然,这里可以考虑为由于日军占领王京,南北通讯不畅,所以消息迟了一个月才传到王京。而朝鲜朝廷还认真地处理这些早就过时的文件,催促已经溃败的大军北上。 不同由于《宣祖实录》本身也是宣祖死后编辑,难免有差错之处,可以认为是编纂时误把龙仁之战记录往后放了一个月。此处还有一处《宣祖实录》中自相矛盾的记录以供参考: 五月三日“时道路断絶, 人皆危之, 岱慷慨自奋, 由祖江浮海南行。 见李洸等, 责以大义” 而四月二十九日有“臣到天安, 兵使申翌率萬兵, 防禦使李沃、李世灝等, 亦在其地。 臣謂翌等曰: ‘自上已移蹕, 何不赴京城乎?’ 李沃曰: ‘此言是矣。 當率兵前進云。’ 臣路逢沈岱, 亦言其由, 則沈岱亦冒夜馳往矣。” 可见沈岱可能四月末就已经南下劝进,而且四月二十九日勤王军就已经到天安,都和后面五月六月的记录矛盾。因此宣祖实录整理的问题值得考虑 其二,大量文献提到李洸军至公州,听说国王已经出逃,汉城已经沦陷,于是畏战回军,军队一度混乱出逃,甚至发生叛乱。后来又重新进军,与忠清道大军会师进攻龙仁。然而汉城五月三日才沦陷,若按照五月四日开战的说法,李洸从撤军到整军到进军龙仁,仅仅用了一天时间,显然时不符合逻辑的。 不过如果把上文中《宣祖实录》的诡异记录放在四月,则有“洸为本道巡察使, 以其道有贼变”“洸等不以京城为重, 徒以外寇为虑, 殊失轻重之义”的说法,那么可能所谓李洸撤军,军队哗变的问题都是四月份的事儿。那么这里唯一的问题就是“行到公州, 闻京城已陷, 大驾西幸, 遂撤兵还鎭”了,是民间对保卫汉城失去信心因此误传谣言,或者日本间谍故意散布消息,当然也有可能是后来为了增添李洸罪名,杜撰了这么一段,具体为何就无从知晓了。 其三,《胁阪家书》明确记载了此战是六月五日,而《征韩伟略》亦将之放在临津江之战后。从《胁阪家书》来看,为保护粮道安全,故商议在龙仁设置部队,进而引发战斗。但日军先锋部队五月三日方入城,胁阪等人抵达,再商议设置防御力量,肯定不会是在五月四日前就能完成的。而《征韩伟略》作者川口长孺先生也持类似观点,“为诸军在京城时”,所以应该放在六月左右而不是五月初。当然据大佬介绍《胁阪家书》成书于近代,其是否有把龙仁之战的功劳附会到胁阪安治身上,有待考量,至于六月五日说从何而来则不得而知。此外《征韩伟略》的“为诸军在京城时”又是参考的江户中期的书,时代相去亦远,存在以讹传讹之嫌疑。 其四,从行军记录来看,勤王大军24日时已抵达忠清道与京畿道边境的温阳。至少29日前就已经接近稷山,而日军28日方才攻破忠州,打通鸟岭通道。此后日军在忠州集结商议进军,兵分几路,其中从竹山阳智到汉城的一路,完全骑到了勤王军的脸上。然而勤王军此后几天仿佛瞎了眼,完全不知道日军正从面前一路直扑汉城,直到三号汉城丢了,四号又开始反攻龙仁,简直匪夷所思。而且从之前李洸退兵时的混乱程度来看,这帮子朝鲜人要是知道日军刚刚从他们前面越过进了汉城,恐怕早就再次溃逃了。前后两次反应不一,也难以解释。

假设龙仁之战在五月四日,对比双方行军图

综合以上观点来看,由于材料之间的相互矛盾,龙仁之战的时间尚有待考量,而其时间的确定又会影响到对整个战局的重新分析,因此还需更多佐证。 二、对于碧蹄馆之战的描写。 或许作者对这个争议较大的话题不愿意多作纠结,加上本身半小说的描写,导致这一部分干货颇少,也没什么新颖的观点,战损分析更是草率无依据,个人认为还不如马伯庸的那本。 此外还有人物与事件的胡乱关联。本书又用到的日本后世书籍编造的李大孤突击小早川秀包一事,李大孤此人在明方资料中根本不存在,很可能是日方为了夸张战况的激烈,故意写了这么一个人。马伯庸的书中至少说明了明军阵中查无此人,而这本书直接把事迹归到李如柏李宁头上,更是毫无依据可言。与此类似的还有被李如梅射杀的金甲将身份,一直以来都没有定论,而我国网络上不知何处将当时战死的日方将领随意选了一位符合条件的就联系上去,反而传播广泛,本书也不能免俗。 对于金甲将一事,有人参考流传下来的立花家士兵头盔样式,认为可能是明方的误解加夸大;也有像《征韩伟略》认为落马的是井上景贞,但并未战死;当然也有认为纯属明军讳败捏造。众论纷纷,无论是支持哪种观点,窃以为都要尊重原始材料。 三、泗川之战争议内容的处理。 对于泗川之战,素来众说纷纭,包括郭国安为岛津间谍说,岛津设伏说,明军失火说等等。而作者在处理这些争议时,采用了争议内容同时存在的方式,认为第一次董一元在郭国安支援下进攻新寨,岛津埋伏火攻,仅以身免。其后二十八日,再攻泗川,破旧寨,围新寨,一度攻破城门,但因为明军炮兵为临时征召,操作不当,结果引发爆炸,动摇军心,引发溃退,功亏一篑。 这样处理下来,就变成了新寨外两次爆炸,两次董一元溃败。第一次溃败明军参战部队和损失无法考证,而且董一元第一次中伏溃败后,士气不受影响,还能再次反击,并且差点取得胜利,也不合情理。 当然,相关事件的日期记录个人没有做详考,作者也许是从日期问题上做出的相关假设,希望以后能详细探讨吧。 四、丁应泰事件以及议和问题的描述 作者在抗日援朝的相关通俗类书籍上,首次(我个人所见)详细阐述了丁应泰事件的始末,十分难得。但作者对此事的主观看法却令我有点失望,大抵是强调中朝友好的价值观,把丁应泰批为为一己私利诬陷朝鲜,破坏两国友谊的小人。虽然行文间可以看出作者参考的相关学者论文,但对其中一些更加深刻的观点只是一笔带过或者避之不谈。 个人看来,丁应泰事件是反应明朝与朝鲜宗藩关系实质、朝鲜事大主义政治的一个典型性案例,从这一事件中,可以较为深刻地理解到明朝对朝鲜政权合法性的强大影响,以及朝鲜对明朝的东亚政治地位的重要作用。 此外从包括丁应泰事件在内的整本书来看,作者为了传播一定向上的价值观(当然这也可能是作者本人的一种思想,我对此表示尊重),所以尽量避免提及明朝高层对和谈的绝对倾向,而把问题过多归咎到沈惟敬、丁应泰等人身上,还是有悖于事实的。个人认为整个议和过程原本就是明朝在宗藩关系和战争损耗间的一个制衡,明朝高层并非被沈惟敬、丁应泰之流完全蒙蔽。 这里推荐《万历朝鲜之役后期的中朝党争与外交》《壬辰战争期间朝鲜对明辩诬问题研究》《明晚期中国和朝鲜的相互认识》三文,有助于重新构建丁应泰事件的认识。 当然作者在写作时有自己的观点与考虑,其研究时做的功课可以看出很足的。 综述: 《万历东征》及其原版作品《大明帝国抗日史》是近年层出不穷的民间研究作品中较为上乘的一本,其对各类史料做了较为充足的研究,从而能够全面详细地描述整个七年朝鲜战争,并涉及许多被同类书籍忽略的细节。但作者本身的手法不比某些热门写手,加上开篇背景介绍不够详实,导致部分初涉此话题的读者难以接受,可能是豆瓣上评分偏低的一个原因。此外包括我以上提出的四点问题在内,有些细节任然有待考量。不过要处理整个七年的历史,需要参看的史料甚多,光是《宣祖实录》一书就足以令人望而却步,因此作者凭一己之力来尽述之,难免会有差错。而其对该段历史的整体把握是我辈不能及的。 最后谈谈对近年来抗日援朝相关书籍的看法。由于普及类书籍连续出现多部,实质上许多问题已经是唱陈词滥调,没有更多价值。而七年的战争史,三国的庞大材料也不是民间作者几年功夫(对某些热门作者恐怕用不到一年)便能驾驭。窃以为单从学术性来看,《万历东征》一书已达该话题民间通识性作品的巅峰(当然听说原版《大明帝国抗日史》的小说性更低,更为推荐)。 从该书之后,相关书籍不要再妄图一书论尽七年历史了,不妨向两个方面发展。一是多对具体某一场战斗做一些详细探讨,以类似指纹系列的专栏形式出版。二是加强对议和问题,党争问题,中朝关系问题等政治性话题的研究,注意战争背后的深刻背景,因为万历朝鲜战争本来就是一场没有按正常战争逻辑推行的战争。 大致谈这么多吧,个人意见,欢迎各位探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