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 白夜行 9.2分

从《白夜行》看东野圭吾

睡觉不安稳
对于侦探类的小说,我一直没有太深厚的兴趣。阅读东野圭吾,也只是在盛名之下,才会选择尝试的。在此之前,我对侦探小说的理解,也一直都是爱伦坡和看安道尔的层次。然而,《白夜行》一书却让我对侦探小说有了新的认识,而这一切,只要来自于这本小说的叙事方法。
在传统的侦探小说里,作者大多采用一个侦探的角度,以外聚焦的方式对小说拨云见雾、层层分析。如大名鼎鼎的福尔摩斯,也如武侠中的侦探楚留香。但是,东野圭吾在《白夜行》一书中却采用了平行叙事的方法,让一个探案故事里,多了许多空间,可以关照更多的人物内心,将罪恶与灵魂结合在一起,将故事上升到一个更加深刻的层面。
在第一章内,当铺老板(桐原亮司父亲)的死因,并没有被查出。而到了第二章的时候,雪穗与桐原亮司都已经从小学升入初中。而后的故事情节,也就分成了两条主线,分别讲述雪穗与桐原亮司的成长经历:雪穗被人领养,而后学习茶道,学习插花,如所有大家闺秀一样,最终,她学有所成,有了自己的事业。桐原亮司与黑道有所牵扯,做皮条客,做盗版程序,做电脑黑客,为了在这个社会上生存下去,他采用了种种罪恶的方式。
乍一看上去,这两个人不会有太大的联系。除却初中时候雪穗...
显示全文
对于侦探类的小说,我一直没有太深厚的兴趣。阅读东野圭吾,也只是在盛名之下,才会选择尝试的。在此之前,我对侦探小说的理解,也一直都是爱伦坡和看安道尔的层次。然而,《白夜行》一书却让我对侦探小说有了新的认识,而这一切,只要来自于这本小说的叙事方法。
在传统的侦探小说里,作者大多采用一个侦探的角度,以外聚焦的方式对小说拨云见雾、层层分析。如大名鼎鼎的福尔摩斯,也如武侠中的侦探楚留香。但是,东野圭吾在《白夜行》一书中却采用了平行叙事的方法,让一个探案故事里,多了许多空间,可以关照更多的人物内心,将罪恶与灵魂结合在一起,将故事上升到一个更加深刻的层面。
在第一章内,当铺老板(桐原亮司父亲)的死因,并没有被查出。而到了第二章的时候,雪穗与桐原亮司都已经从小学升入初中。而后的故事情节,也就分成了两条主线,分别讲述雪穗与桐原亮司的成长经历:雪穗被人领养,而后学习茶道,学习插花,如所有大家闺秀一样,最终,她学有所成,有了自己的事业。桐原亮司与黑道有所牵扯,做皮条客,做盗版程序,做电脑黑客,为了在这个社会上生存下去,他采用了种种罪恶的方式。
乍一看上去,这两个人不会有太大的联系。除却初中时候雪穗送给桐原亮司一个礼物之外,两人再没有明显的交集,各自的故事只是这样平铺直叙的展开。雪穗像是一个可以带来厄运的人,凡是和她有牵连的人,都没有太好的下场:初中时候的校友被强暴;大学时候的好友江利子被强暴;对她进行调查的侦探不明失踪;教她茶道的养母蹊跷死亡。
在此期间,桐原亮司与雪穗还是没有明显的交集。他只是在为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真相去做一些罪恶的事情:当皮条客,组织校友与中年妇女私会,从中谋利;做盗版商家,偷窃别人的程序用以谋利;利用友彦与自己所学的知识,破解银行卡;处心积虑骗取女子感情,以实现自己目的。
而在此过程之中,似乎最初的那桩命案已被搁浅,作者更着力描写的,只是两个人自己的经历:
雪穗被多次比喻为一直优雅,但心存戒备的猫。从各方面来看,这个女性都足够优秀,漂亮,温柔,能干,知性。但是,当故事发展到雪穗与高宫城婚姻的时候,这个角色便开始让我觉得很不舒服。对于丈夫的所有抱怨,她一直选择道歉,选择退避,选择息事宁人。单从男性的角度来看,这样的婚姻我是安全没有办法接受的。因为雪穗已经不再像一个人,故事发展到这里的时候,她已经开始表现出一些非人的因素,更多的时候,她是在扮演一个角色。一想到要和一个没有正常人情感的,而有一直在扮演“完美妻子”的人生活,就让人不寒而栗。所以,在这场看似雪穗遭到背叛的婚姻中,我反而一直同情高宫城。
桐原亮司的形象则刚好与雪穗相反。如果是《白夜行》的故事发展,是将雪穗从一个人变成了一个戴着面具的女鬼。那么桐原亮司便是随着故事的发展,从一个十恶不赦的魔,变成另一个劣迹斑斑的人。有关桐原亮司的描写,几乎都是在犯罪,要么是欺骗,要么是掠夺。但是,在一次与友彦的对话中,桐原亮司说,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可以在白天行走。从这句话来看,桐原亮司是想回到一个正常人的生活的,只是种种事件的发生,已经让他难以回头。而两人的差异,也可以从他们的一些细微动作中表现出来。桐原亮司有一手剪纸的本事,他剪出来的,是牵着手漫步街头的一对男女,他对生活始终保持着一些希望——在白天行走,而非在白夜行走。反观雪穗,则不是如此,她说:“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
随着两条平行线的逐渐交叉,整个故事的情节也就展现了出来:雪穗与桐原亮司都出生在一个糟糕透顶的家庭之中,家庭的苦难,让两个人走得更近,每次在图书馆里的相遇,成了两个小孩彼此慰藉的机会。可惜好景不长,桐原亮司发现,对雪穗进行奸污的,正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在这样的情况下,桐原亮司杀死了自己的亲生父亲,雪穗也因为母亲的死亡被人领养。这两个孩子也因为此次事件走上了异样的人生道路。但是不知出于何种缘故,桐原亮司始终守护在雪穗身边,用犯罪的方式帮助雪穗,帮助雪穗完成自己的心愿。直至最后,他们的罪行被老刑警查出,桐原亮司用剪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而雪穗则是用冰冷的态度,留下了一个充满悬疑的结局。
除却命案的侦查之外,这本书真正吸引人的,其实是雪穗与桐原亮司之间的关系。这是两个性格差异极大的人,但是他们偏偏成为羁绊,相互守候。有关这一点的原因,很多读者都从心理学的方面进行过解读,说这是两个相互舔舐伤口的人,他们只能对彼此袒露真面目。其实,在文本之中,对这两人都有过性行为的描写。这些文字绝非东野圭吾闲来无事写出来惹人皮肉的,通过他们性行为的举动,也可以对两个人的关系进行解读。
桐原亮司曾与栗原典子发生过性行为,在此之中,桐原亮司根本不能射出精液。据他自己所说,他与其他女孩子在性交的时候,同样不能完成最后一步。写到这里的时候,东野圭吾借用典子的视觉,问出了一个问题:“是不是在那个女子的手与口中,他就能射精?”无疑,这个女子一定会是雪穗。这倒不是说,他们 一定发生过性行为。确切的说,在这里的性爱更像是一个隐喻:他可以性交,但是绝不会射精,宁可自己强忍着勃起的欲望。再联系一下桐原亮司的性格:他可以和各种人打交道,但是绝不是在那个人面前展现出真正的自己,即使是要为此承受很大的压力。从这个角度来看,那个能让他射精的人,就是那个被他视为港湾,觉得可以依靠的人,而这个人,只能是雪穗。
回过头来看一下桐原亮司的成长环境:父亲是一个有恋童癖的守财奴,对自己不够好,而且还因为奸污幼女的事情,放任家庭于不顾。母亲风流成性,与自己家里的员工有染,更是不会关心桐原亮司的事情,哪怕是在桐原亮司离家的时候,对此也毫无反应。可以说,桐原亮司自出生起,便是生活在一片黑暗之中。所以他自己也说,自己是在白夜里行走的人。他生活中唯一遇到的温暖,也就是雪穗。小时候,雪穗会和他在图书馆玩耍,和他成为朋友。对于桐原亮司来说,这是来之不易的。所以当他看到雪穗被父亲奸污的时候,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杀死自己的父亲。雪穗之于桐原亮司,是黑夜里的一道温暖的光,因为这道光,他觉得生命还有些希望。
再看雪穗,有关她的性描写,首先是她与丈夫高宫城的性事,即使是她自己很努力,但高宫城的抚摸并不能使其湿润,不能进行性行为。一个对丈夫百依百顺的妻子,其实并不爱丈夫,从这一点,姑且可以看出雪穗是个懂得隐藏的人。此外,还有一个问题值得商榷,那便是,雪穗真正爱慕的人,到底是谁?在文中本,曾经无数次提到一本小说——《飘》。将《飘》中的主人翁斯佳丽的故事与雪穗进行对比。可以发现她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她们都具有很强的独立意识,想要凭借自己的努力达到某种目的,以证明自己。至于爱情,她们显得十分迷茫。所以,在文本之中,东野圭吾没有说明雪穗到底爱谁的根本原因是,雪穗对爱情本就迷茫,她的爱情之中,掺杂着太多其他的东西。可以肯定她不爱高宫城,但是说不清她爱的到底是谁。
除此之外,还有三个女性,都遭到雪穗设计,遭遇强暴。为何,雪穗非要采用这样的手段呢?雪穗的童年很悲催,迫于生计,母亲强迫她与中年男子进行性交。而长大之后,她选择用这样的方式,去设计那些她所谓的绊脚石。这里面不无发泄的可能,想要将自己曾经遭遇的痛苦强加在别人身上。
综合以上,可以分析出,雪穗的性格特点有以下三个:第一,拥有独立意识,愿意不断前进。第二,懂得伪装,带着面具在白夜中行走。第三,有报复心态,会不自觉的把自己的痛苦强加在别人身上。她是一个懂得奋斗的变态。
至于她对桐原亮司,或许存在爱情,但更多的,却是利用的成分。桐原亮司视其为黑暗中唯一的太阳,她视桐原亮司,只是一个太阳的代替品。所以她说,我从来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从这一点来看,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在小说结尾,她对桐原亮司的死亡不理不睬了。因为,她始终没有深爱桐原亮司。很多人说,他们的故事是一段虐恋,之所以虐恋,只是因为桐原亮司单方面的付出,与雪穗无限制的利用所形成的落差。
总的说来,《白夜行》是一个还不错的小说,东野圭吾也是一个很有才华的悬疑小说作者。他的才华来自于:对叙事的把握,以及叙事方法的运用。可以把一个单纯的故事,通过叙事的方式进行填充,使其不断完善,不断增加其内涵。但是抛开这些,仅从故事内容来讲,这个故事在那么多小说之中,倒也算不上一流。自然,东野圭吾也绝对算不上最一流的小说家。他的成功,倒与古龙有所相似。首先,他们能以自己讲故事的手段,将大多数读者吸引。其次,他们都可以将一个不太高明的故事,赋予一定的内涵,让其颇有细细咀嚼的价值。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夜行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夜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