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家,才是我的本宅”——丰子恺

水秀乡
2017-10-05 22:06:27

再观丰子恺先生大作,又是截然不同的收获。与之前对其颠沛一生的唏嘘不同,《日月楼中日月长》恰似一段温暖闲适的静好时光,一窗馨香沉醉的桂树香气,浸透了先生对家、对亲人的殷殷情意,即使是告别阿宝的黄金时代的怅惘,也仍旧难以冲淡先生对家园的深切依恋。正如他每到一处,都要因陋就简营造一处温暖的家,并且要取一个好名。“小杨柳屋”、“缘缘堂”、“星汉楼”、“沙坪小屋”皆因此而来。

日月楼是他在上海陕西南路的居所,是先生一生中居住时间最长的地方,直至终老。《日月楼中日月长》收录了先生及家人大量的生活照片,日月绵长,星汉灿烂,以此为题,集合子恺先生对子女童年、对家庭生活的全面写照,自是最为恰当不过了。翻阅书中一幅幅珍贵的映像,一家人的安闲自在、其乐融融尽在眼底,不由得让人升起时光无情的喟叹,进而追忆与珍惜自身所拥有的种种,这也是读书读到两相映照的罕有滋味了。再加之对比照片与先生的画作,瞻瞻、阿宝等孩子的童真更是跃然纸上、生趣十足。遗憾的是,七位子女只有一吟女士一人尚健在,本书的大量照片也是一吟女士授权提供,珍贵之处可想而知。

细读先生文字,性情二字跃然纸上,一边细数自己童年的养蚕吃蟹钓鱼之

...
显示全文

再观丰子恺先生大作,又是截然不同的收获。与之前对其颠沛一生的唏嘘不同,《日月楼中日月长》恰似一段温暖闲适的静好时光,一窗馨香沉醉的桂树香气,浸透了先生对家、对亲人的殷殷情意,即使是告别阿宝的黄金时代的怅惘,也仍旧难以冲淡先生对家园的深切依恋。正如他每到一处,都要因陋就简营造一处温暖的家,并且要取一个好名。“小杨柳屋”、“缘缘堂”、“星汉楼”、“沙坪小屋”皆因此而来。

日月楼是他在上海陕西南路的居所,是先生一生中居住时间最长的地方,直至终老。《日月楼中日月长》收录了先生及家人大量的生活照片,日月绵长,星汉灿烂,以此为题,集合子恺先生对子女童年、对家庭生活的全面写照,自是最为恰当不过了。翻阅书中一幅幅珍贵的映像,一家人的安闲自在、其乐融融尽在眼底,不由得让人升起时光无情的喟叹,进而追忆与珍惜自身所拥有的种种,这也是读书读到两相映照的罕有滋味了。再加之对比照片与先生的画作,瞻瞻、阿宝等孩子的童真更是跃然纸上、生趣十足。遗憾的是,七位子女只有一吟女士一人尚健在,本书的大量照片也是一吟女士授权提供,珍贵之处可想而知。

细读先生文字,性情二字跃然纸上,一边细数自己童年的养蚕吃蟹钓鱼之乐,一边忏悔杀生之虐,一边细数私塾生活的细节,一边指证书桌前的地上学生常年不干的眼泪。《过年》一篇文字,活脱脱是三四十年代浙江乡间风俗画,每一日、每个生活的细节描摹得宛如工笔画一般细致无缺,《梦痕》当中对于儿童玩耍情状的再现,譬如“蚕豆水龙”的做法,直可视作儿童游戏研究的考证了。

但更为精彩的莫过于对“童”之一字的浓墨重彩。正如先生所言:“近来我的心为四事所占据了:天上的神明与星辰,人间的艺术与儿童。这小燕子似的一群儿女,是在人世间与我因缘最深的儿童,他们在我心中占有与神明、星辰、艺术同等的地位。”就像先生从幼小时就隐约看到的两个“?”,第一个“?”是空间,第二个“?”是时间,这是真正的儿童的问题,但又是真正的哲学的问题。由儿童身上窥见哲学,是子恺先生最显独到之处。教导孩子“看见好的嘴上应该说不好,想要的嘴上应该说不要”,教导孩子“言不由衷”,皆为先生深恶痛绝之处。对阿宝离开黄金时代的悲喜交集,对孩子们“身心全部公开的真人”的钦羡,几近占据了本书思想的全部。由是,“憧憬于你们的生活的我,痴心要为你们永远挽留这黄金时代在这册子里”。

想来,这也是先生最自由、最本真的所在——一颗永久的童心的居所。这样的所在超越了现实层面的居留之所,此心安处,是为家,是个人专属的本味的本色的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日月楼中日月长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