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能接纳,可真的能接纳?

李爽
看了三遍,心中不由的感叹道:潘绥铭不愧是一名大家。有毅力有专劲儿,更有魄力,他的专业和工作一般人要干,还真需要下一番勇气。
讲述性产业者的书,国家一般都会在出版商这一环节上就给他流产了,前些年还好,审查人员脑子不够活络,所以这本书有幸出版,但这几年不行,人都聪明了,所以,现在这本书成了被书友收藏的绝版书,如果想买,可以登录二手书买卖网看看,或者是游历你身边的旧书摊,注意,一定是旧的。
如果你融入到这本书中去,看完你会有种对从事性产业者的同情感,但这仅仅是读书优越感的一种幻想。就我而言,我做不到不带有一丝歧视的眼光看待他们,但内心而言,也能够理解和接纳他们。他们要说可怜,那是真可怜,要说不可怜,也着实够我们批判一整天。
我们在各种原因的驱使下做着那些所谓的错事。我们没钱,所以我们抠门;我们家庭压力大,所以我们不孝;我们没能力,所以我们选择愧对自己的内心;我们受到了残忍对待,所以我们选择报复;我们因为有过故事和经历,所以我们选择下海卖节操。
做了这些不地道的事,就拿理由来开脱,对于我而言,我能够理解,因为人跟人不一样,能力不一样,性格不一样,所受到的环境熏陶,文化程度都不一样,...
显示全文
看了三遍,心中不由的感叹道:潘绥铭不愧是一名大家。有毅力有专劲儿,更有魄力,他的专业和工作一般人要干,还真需要下一番勇气。
讲述性产业者的书,国家一般都会在出版商这一环节上就给他流产了,前些年还好,审查人员脑子不够活络,所以这本书有幸出版,但这几年不行,人都聪明了,所以,现在这本书成了被书友收藏的绝版书,如果想买,可以登录二手书买卖网看看,或者是游历你身边的旧书摊,注意,一定是旧的。
如果你融入到这本书中去,看完你会有种对从事性产业者的同情感,但这仅仅是读书优越感的一种幻想。就我而言,我做不到不带有一丝歧视的眼光看待他们,但内心而言,也能够理解和接纳他们。他们要说可怜,那是真可怜,要说不可怜,也着实够我们批判一整天。
我们在各种原因的驱使下做着那些所谓的错事。我们没钱,所以我们抠门;我们家庭压力大,所以我们不孝;我们没能力,所以我们选择愧对自己的内心;我们受到了残忍对待,所以我们选择报复;我们因为有过故事和经历,所以我们选择下海卖节操。
做了这些不地道的事,就拿理由来开脱,对于我而言,我能够理解,因为人跟人不一样,能力不一样,性格不一样,所受到的环境熏陶,文化程度都不一样,同样的事,发生在甲的身上,他会感觉天塌下来了,而对于乙而言,却无足轻重,就是生活插曲中的一个涟漪。
我理解你所犯下的错,但我不理解你为什么不能跟那些人一样:没钱有的人选择开源,为什么你选择拼命节流?家庭压力大的人多了去了为什么你不能跟他们一样选择继续孝顺?没能力为什么选择认命而不去拼命培养能力?受到残忍对待为什么不能像他们一样继续拥抱这个社会?对我而言,如果我骂一个人,绝不是因为他做了一件令我不太满意的事,而是在向我说明他是一个能力很低的人,我批判这些人,其实对我而言,意在表明我对能力低的人的一种批判。
可能我幼稚,年幼不知愁滋味吧。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件事是既让你当了婊子,又让你立了牌坊,可身边的人,却似乎都不太理解这个初级哲学问题,或者说,是太贪了。想要来钱快,又想不背骂名,想得美。
但话又说回来,为什么从事性产业者被我们唾弃呢?他们也是服务业,他们也是经济一大支柱。很多人跟我说是因为威胁到了家庭,这就有些扯淡了,小三才是威胁家庭的核心物种。我个人觉得还是因为我们自身对女性的定位问题。大多数的人对女性定位大体一致,所贴的标签都是:贤惠,温柔,恭敬,忠贞,体贴。人是相信自己的潜意思的,如果有与我们脑海中固有存在的定位不吻合的女性出现,我们便会批判他们从而肯定自己的脑海定位依然定位准确,没有丝毫问题。
脑洞大开一下,有没有一种可能,我们大多数人对其定位并不是准确的呢?我相信对于这个预测没有人敢于否定。
我们尚且不知道定位的对错,如果大骂,很不负责,我们可以骂他们,因为并不是只有赞扬才是一种高素质【虚伪】的体现,但我们能不能选择另一种方式呢?选择在心里骂?毕竟我们也不知道对错,不是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存在与荒谬的更多书评

推荐存在与荒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