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自白 假面自白 8.4分

《假面自白》书摘

波波
2017-10-05 20:59:48

假使现在我的偶像就在我的眼前,精神屈服地说“我是为了打雪仗才提早来的”进行辩解,那么我内心将会丧失远比他所丧失的骄矜更重要的东西。

也许是天生软弱的缘故,我对所有的喜悦都掺杂着不详的预感。

我窥视近江的眼光,总是“最初的一瞥”,也可以说是“混沌初开的一瞥”。

其实理由很简单,我之所以能够说出公共汽车女售票员有点肉感的话来,就是因为我只对那一点没有觉察到——这确实是很简单的理由,并归结到我对女性的事情没有像其他少年所有的那种先天性的羞耻。

总之我的勤奋都花费在这一点怠惰的辩护上,都充作使怠惰照旧发展下去的安全保障。

战争奇妙地教会我们一种感伤的成长方法。那就是考虑到二十几岁就割断人生,今后的前途就什么也不考虑了。我们觉得人生这玩意是奇妙的轻飘的东西。这就好像用二十几岁来划分的活的咸水湖,盐分势必变浓,就容易将身体漂浮起来。

大概因为额田是个妒忌心强的男子汉,招来硬派人的憎恨,从他那里传来的妇女世界的消息,活像灵媒传来的灵界信息,似有似无地回荡着。

对我来说,未来是个沉重的负担。人生从一开始就以义务观念束缚着我。我明知尽义务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的,但人生却

...
显示全文

假使现在我的偶像就在我的眼前,精神屈服地说“我是为了打雪仗才提早来的”进行辩解,那么我内心将会丧失远比他所丧失的骄矜更重要的东西。

也许是天生软弱的缘故,我对所有的喜悦都掺杂着不详的预感。

我窥视近江的眼光,总是“最初的一瞥”,也可以说是“混沌初开的一瞥”。

其实理由很简单,我之所以能够说出公共汽车女售票员有点肉感的话来,就是因为我只对那一点没有觉察到——这确实是很简单的理由,并归结到我对女性的事情没有像其他少年所有的那种先天性的羞耻。

总之我的勤奋都花费在这一点怠惰的辩护上,都充作使怠惰照旧发展下去的安全保障。

战争奇妙地教会我们一种感伤的成长方法。那就是考虑到二十几岁就割断人生,今后的前途就什么也不考虑了。我们觉得人生这玩意是奇妙的轻飘的东西。这就好像用二十几岁来划分的活的咸水湖,盐分势必变浓,就容易将身体漂浮起来。

大概因为额田是个妒忌心强的男子汉,招来硬派人的憎恨,从他那里传来的妇女世界的消息,活像灵媒传来的灵界信息,似有似无地回荡着。

对我来说,未来是个沉重的负担。人生从一开始就以义务观念束缚着我。我明知尽义务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的,但人生却以不履行义务为由来责备我,折磨我。我想,倘使以死让这种人生的期待落空,心里就一定会很轻松的吧。

我心想,大概人没有任何欲望才能真正爱女性。这恐怕是人类有史以来最无谋的欲求了。

我是真心实意地按事物表象那样纯粹地相信了。我相信的,难道不是这个对象,而是纯粹性本身吗?

我希望在他人中间心情愉快地死去。这与希望在光天化日之下死去的埃阿斯的希腊式的心情是不同的。我所寻求的,是一种自然的自杀。我所盼望的,是犹如还不擅长狡黠的狐狸,自己无知却满不在乎地沿着山边走而遭到猎人枪杀一样的死法。

往常的“表演”完全化为我的组织的一部分。它已经不是表演了。这种将自己装扮成正常人的意识,侵蚀着我心中存在的本来的正常性。反过来说,我大概渐渐变成了只相信虚假的东西。这样的话,从一开始我就把接近园子的心,当作是虚假的。这种感情,实际上是想把它看作是真实的爱。也许这种欲望就是戴着假面具表现出来的东西吧。这样一来,说不定我已开始变成一个甚至自己也无法否定的人了。

在这样的时代里,别离是司空见惯的,相聚却是奇迹。

说也奇怪,别离竟突然成为我的乐趣。就好像玩捉迷藏时当鬼的人一开始数数,大伙儿各自四散躲藏起来那瞬间的快乐一样。就这样,在我身上竟有一种对任何事物都可以享乐的奇妙的天分。多亏这种邪恶的天分,甚至连我自己的眼睛也经常把我的怯懦误认为是勇气。但是,应该说,这是人的美好的补偿天分,它从人生不选择任何的东西而来的。

因为是第一次给男朋友写信,一定会产生种种想法,她的笔也一定会畏畏缩缩的。那时候她的一举一动已经说明了比这封无内容的信更丰富的内容,这是千真万确的。

回到工厂的两天,就收到了园子热情洋溢的信。这是真正的爱,我有点嫉妒。这是一种犹如人工珍珠对天然珍珠所感到的难以忍受的嫉妒。尽管如此,在这人世间会有一个男人对热爱着自己的女子由于她的爱而嫉妒的吗?

因为好奇心是没有道德的。也许这就是人类可能拥有的最不道德的欲望。

然而“时间”再一次要草野、我和园子之间像杂草般地丛生,禁止我们作出不通过任何用心、任何夸张、任何客气的感情的表白。

人的心理活动会怎样呢?谁也难说啊。

人世间究竟可能存在那种根本没有肉体欲望的爱情吗?这难道不是明明白白的悖理吗?

但是,我还在想:倘使人的热情具有站立在一切悖理之上的力量,那么热情本身的悖理,不能断言没有站立的力量。

我觉得园子宛如爱的化身。这种爱就是对我正常的爱,对灵性的爱和对永恒的东西的爱。

我悟到园子好容易来到了困惑的门口。她开始感到不能放任只半开的门不管。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假面自白的更多书评

推荐假面自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