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与重——基于存在、灵与肉、媚俗

千利休士

存在

存在本是轻的,但一旦存在成为了人类的思考对象便变得无比沉重。人类对存在的探究会让人背负起很多东西,而人也因此痛苦不堪,可是难道不去探究存在人就会轻松些吗,也不会。世间之事或许本没有轻与重的两极,人类向往两极反而带来困惑与痛苦,最好的状态就是在两极之间不断地游离。

灵与肉

"托马斯想:把爱和性联系在一起,这真是造物主一个奇怪极了得主意"。在我看来,这本就是人的主意,性是本能,无人可以逃遁。但不知何时起,性变成了羞耻,人们为了掩盖羞耻又建构起了爱情,拿爱情来遮蔽心灵与双眼,将本能的性美化为爱,而性本无恶,人类行为多此一举。那么爱是什么,应是柏拉图之爱。人类所希望的爱情是灵肉合一,可是灵肉或许本就是各自殊途:灵是灵,是爱情;肉是肉,是性,是欲望。如此看来,很多人所认为的爱情或许只是性之幻觉。为什么不能认认真真的享受性,认真爱,而非要追求不存在的灵肉合一呢?单纯的性和单纯的爱很轻,灵肉联系起来让二者变得都很重。

媚俗

"媚俗的根源就是对生命的绝对认同"。任何对生命的判断都让生命陷入庸俗,庸俗产生盲目,盲目导致机械化,机械化让生命变得沉重。生命在于不断地流动,不断...

显示全文

存在

存在本是轻的,但一旦存在成为了人类的思考对象便变得无比沉重。人类对存在的探究会让人背负起很多东西,而人也因此痛苦不堪,可是难道不去探究存在人就会轻松些吗,也不会。世间之事或许本没有轻与重的两极,人类向往两极反而带来困惑与痛苦,最好的状态就是在两极之间不断地游离。

灵与肉

"托马斯想:把爱和性联系在一起,这真是造物主一个奇怪极了得主意"。在我看来,这本就是人的主意,性是本能,无人可以逃遁。但不知何时起,性变成了羞耻,人们为了掩盖羞耻又建构起了爱情,拿爱情来遮蔽心灵与双眼,将本能的性美化为爱,而性本无恶,人类行为多此一举。那么爱是什么,应是柏拉图之爱。人类所希望的爱情是灵肉合一,可是灵肉或许本就是各自殊途:灵是灵,是爱情;肉是肉,是性,是欲望。如此看来,很多人所认为的爱情或许只是性之幻觉。为什么不能认认真真的享受性,认真爱,而非要追求不存在的灵肉合一呢?单纯的性和单纯的爱很轻,灵肉联系起来让二者变得都很重。

媚俗

"媚俗的根源就是对生命的绝对认同"。任何对生命的判断都让生命陷入庸俗,庸俗产生盲目,盲目导致机械化,机械化让生命变得沉重。生命在于不断地流动,不断地否定与怀疑,而在这怀疑否定之间有夹杂着不时地确信。媚俗是重,怀疑是轻。

轻与重,没有优劣啊,本以为只有重不可承受,而轻到一定程度也是不能承受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的更多书评

推荐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