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与罚 罪与罚 8.8分

《罪与罚》书摘

波比绿

“您明白吗?您明白吗?先生,走投无路是一种什么样的境遇啊?”他忽然想起昨天马尔美拉多夫所提出的问题来,“因为得让每个人有条路可走啊……”

但他常常自问,对他这么重要的、具有决定意义的但又是非常偶然的在干草市场上相遇这件事,为什么恰好发生在他一生中的那个时刻、那一分钟,正好发生在那种心情和那种情况之下呢?正因为如此,这次相遇才会产生对他的命运具有决定意义的和最大的影响。这仿佛是命中注定的!

“她当然不配活在世上,”军官说。“可是要知道,这是天理。”

“哎,老兄,天理必须加以改变,使之为我所用,要不然就会陷入偏见。要不是这样,世界上就没有伟大人物了。”

他的决定越是到最后关头,在他看来,就显得越发荒谬,越发可笑。

“蜃景滚开吧,心造的恐惧滚开吧,幻影滚开吧!……我活着!难道我现在没有活着吗?我的生命还没有跟老太婆一同死去!她应该进天国了——活够了,老大娘,该安息了!现在是理智和光明……也是意志和力量……统治的时代……现在咱们瞧着吧!现在我们来较量较量吧!”他傲慢地补充说,仿佛他在向某种黑暗势力挑战。

第二类人呢,他们都犯法,都是破坏者,或者想要破坏,根据...

显示全文

“您明白吗?您明白吗?先生,走投无路是一种什么样的境遇啊?”他忽然想起昨天马尔美拉多夫所提出的问题来,“因为得让每个人有条路可走啊……”

但他常常自问,对他这么重要的、具有决定意义的但又是非常偶然的在干草市场上相遇这件事,为什么恰好发生在他一生中的那个时刻、那一分钟,正好发生在那种心情和那种情况之下呢?正因为如此,这次相遇才会产生对他的命运具有决定意义的和最大的影响。这仿佛是命中注定的!

“她当然不配活在世上,”军官说。“可是要知道,这是天理。”

“哎,老兄,天理必须加以改变,使之为我所用,要不然就会陷入偏见。要不是这样,世界上就没有伟大人物了。”

他的决定越是到最后关头,在他看来,就显得越发荒谬,越发可笑。

“蜃景滚开吧,心造的恐惧滚开吧,幻影滚开吧!……我活着!难道我现在没有活着吗?我的生命还没有跟老太婆一同死去!她应该进天国了——活够了,老大娘,该安息了!现在是理智和光明……也是意志和力量……统治的时代……现在咱们瞧着吧!现在我们来较量较量吧!”他傲慢地补充说,仿佛他在向某种黑暗势力挑战。

第二类人呢,他们都犯法,都是破坏者,或者想要破坏,根据他们的能量来说。这些人的犯罪当然是相对的,而且有很大的差别;在各种不同的声明中,他们绝大多数都要求为着美好的未来而破坏现状。但是为着实现自己的理想,他甚至有必要踏过尸体和血泊,依我看,他也能忍心去踏过血泊,但这要看理想的性质和理想的规模。但不必大惊小怪:群众差不多从来不承认他们有这种权利,会处决或绞死他们。这样的处置是完全公正的,完成了他们那保守的使命;但是到下几代这样的群众又会把被处决的人们供奉在台座上,向他们顶礼膜拜。第一类人永远是现代的主人,而第二类人则永远是未来的主人。第一类人维持着这个世界,增加它的数目;而第二类人推进这个世界,引导它走向目标。

“有良心的人,如果他认识到犯了错误,就会感到痛苦的。这也是对他的惩罚——苦役以外的惩罚。”

“那么真正的天才,”拉祖米兴脸色阴沉地问。“就是那些取得了屠杀权利的人。那些人即使杀了人,也绝对不应该受苦吗?”

“为什么说应该?这不是一个许可或禁止的问题。应该让他受苦,如果同情被害者的话……精神上和肉体上的痛苦,对于有大智的和深谋远虑的人永远是不可避免的。我觉得,真正的伟大人物应当忧天下之忧,”他突然沉思地补充说,甚至不像是谈话的口气。

如果我反省一下,或者质问一下自己:我有没有权利掌握权力?那么我就会明白,我没有权利掌握权力。或者,如果我提出一个问题:人是不是虱子?那么我就不会把人当作虱子。

难道我杀死了老太婆吗?我杀死的是我自己,不是老太婆!我就这样一下子毁了自己,永远毁了!

每个人都为自己打算,谁最会哄骗自己,谁才能生活得最快乐。您为什么一心想做善士?宽恕我吧,老弟,我是个有罪的人!

可他不是因为剃光了头和戴上了镣铐而感到害臊,而是因为他的自尊心受了重创;使他害病的也是那受了重创的自尊心。假如他能够认为自己有罪,他会感到何等幸福啊!那时他什么都能忍受,甚至于羞耻和屈辱也能忍受。但是他严格地检查了自己的行为,他那颗变得冷酷的良心在他以前的行为中,除了人人都能发生的极平常的失策以外,找不出任何特别可怕的罪行。他所以觉得害臊,正是因为他由于非人的意志所能左右的命中注定,才这么无缘无故地、不可挽回地、麻木地、糊里糊涂地毁灭了。如果他多少想要使自己良心上过得去,那他就得服从或屈服于某种“荒谬的”判决。

可是一个新的故事,一个人逐渐再生的故事,一个他逐渐洗心革面、逐渐从一个世界进入另一个世界的故事,一个熟悉新的、直到如今根本还没有人知道的现实的故事正在开始。这个故事可以作为一部新的小说的题材——可是我们现在的这部小说到此结束了。

上帝的真理,地上的法则产生影响,而以他被迫自白告终。被迫,是因为即使在苦役中灭亡,也要重新同人们在一起;他在实行犯罪后立刻感觉到同人类脱节和隔绝的感情,这感情折磨了他。

斯维德利盖洛夫回答说:他欣赏主人公所处状态的幻想性,想是否能从他那里借用某些新东西。他直言不讳,说来到这里是为了女人,并表示醉心于堕落和情欲欲望的人生观,承认“这是病态,如同所有超越尺度的东西那样”,这句话正道出了他是个“情欲超人”的实质。

这个“情欲超人”既体现了许多人间恶,又在人间美德面前认输。

他梦见,一种前所未有的可怕瘟疫在世界上流行,除极少数精英外,所有人都注定灭亡。那是极小的旋毛虫,被赋予理智和意志的精灵。受其感染的人们变得狂怒,认为只有自己的判决、科学结论、道德信念和信仰才是唯一真理。于是组织军队,互相残杀。主人公从梦中醒来,看到了索尼娅,便拥抱她的双膝。她幸福地感到他永远地爱上她了,他复活的时刻终于到来。他开始翻阅《新约》,虽然离真正的复活还有漫长的路程。小说中这第三个梦的描写具有启示文学性质,写的是唯意志论和“超人哲学”泛滥的世界,其可怕景象终于使主人公摆脱这些思想,而皈依索尼娅的信仰。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罪与罚的更多书评

推荐罪与罚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