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拉马佐夫兄弟》书摘

波比绿

这个青年阿辽沙并不是宗教的狂热者,至少据我看来,甚至也绝不是个神秘主义的信徒。我先把我的意见说完全吧:他只是一个早熟的博爱者,所以撞到修道院的路上来,只是因为那时候唯有这条路打动了他的心,向他提供了一个使他的心灵能从世俗仇恨的黑暗里超升到爱的光明中去的最高理想。

如果没想出上帝来,就完全不会有文明的。

“保佑什么?一条毒蛇咬另一条毒蛇,两个人都是活该!”

“哥哥,容我再问一句:难道每个人都有权利决定别的人谁值得活下去,谁不值得再活下去么?”

“为什么要扯到决定值得不值得的问题呢?人们的心里在决定这个问题时,时常不是根据价值,而是根据其他比这更直接了当得多的原因。至于说到权利,那么谁没有希望的权利呢?告诉你,我永远准备保护他。可是就愿望来说,我却保留着充分的自由。”

您确实只爱他。而且他越是侮辱您,您越是爱他。您内心的折磨就在这儿。您就是爱他现在这个样子,您爱他正是为了他侮辱您。假使他改过自新,您就会马上抛弃他,不再爱他。但您是需要他的,因为借此可以不断地默察自己坚守忠实的苦行,同时责备他的不忠实。而这一切全是出于您的骄傲。是的,这需要甘受许多委屈和轻视,...

显示全文

这个青年阿辽沙并不是宗教的狂热者,至少据我看来,甚至也绝不是个神秘主义的信徒。我先把我的意见说完全吧:他只是一个早熟的博爱者,所以撞到修道院的路上来,只是因为那时候唯有这条路打动了他的心,向他提供了一个使他的心灵能从世俗仇恨的黑暗里超升到爱的光明中去的最高理想。

如果没想出上帝来,就完全不会有文明的。

“保佑什么?一条毒蛇咬另一条毒蛇,两个人都是活该!”

“哥哥,容我再问一句:难道每个人都有权利决定别的人谁值得活下去,谁不值得再活下去么?”

“为什么要扯到决定值得不值得的问题呢?人们的心里在决定这个问题时,时常不是根据价值,而是根据其他比这更直接了当得多的原因。至于说到权利,那么谁没有希望的权利呢?告诉你,我永远准备保护他。可是就愿望来说,我却保留着充分的自由。”

您确实只爱他。而且他越是侮辱您,您越是爱他。您内心的折磨就在这儿。您就是爱他现在这个样子,您爱他正是为了他侮辱您。假使他改过自新,您就会马上抛弃他,不再爱他。但您是需要他的,因为借此可以不断地默察自己坚守忠实的苦行,同时责备他的不忠实。而这一切全是出于您的骄傲。是的,这需要甘受许多委屈和轻视,但是这完全是出于骄傲。

至于我呢,我是早就决定不去思考究竟是人创造了上帝还是上帝创造了人的问题了。

生活将给你带来许多不幸,但你会恰恰为了这些不幸而感到幸福,并且祝福生活,还使别人也祝福。

你们不要害怕人们的罪孽,要爱那即使有罪的人,因为这接近于神的爱,是地上最崇高的爱。你们应该爱上帝创造的一切东西,它的整体和其中的每一粒沙子。爱每片树叶,爱上帝的光。爱动物,爱植物,爱一切的事物。你如果爱一切事物,就能理解存在于事物中的上帝的神秘。一次有了理解,以后你就会无止境地一天天对它有更深一步的认识。最后,你就会以笼罩全宇宙的无所不包的爱,来爱整个世界。

天道和神力究竟在哪里?为什么它“在最需要的时刻”竟藏起了自己的手,就好像它自愿听命于盲目无言而残酷无情的自然法则?

他心灵中的巨大悲伤吞没了在他心里可能产生的一切情感。假如此刻他头脑清楚的话,他自己也会看出自己现在是穿着最坚强的甲冑,足以抵抗任何的勾引和诱惑。

“究竟是什么强烈的动机,竟使您在供到与您本身有极大利害关系的一个问题上,竟坚决不肯讲?”

“我比你们所想的要善良得多,诸位,我所以不肯讲,是因为这是我的耻辱。在“钱从哪里弄来的”这个问题的答案里,包含着一个对我来说极大的耻辱,甚至即使我果真做了这杀父谋财的事,也不能和这个耻辱相比。”

“但是游移,不安,信仰和不信仰间的斗争,有时成为像你这样有良心的人的一种磨难,简直到了宁可上吊的地步。

我只要把一小粒的信仰撒到你身上,就会长出一棵橡树,而且是那么大一棵橡树,你坐在它上面,就会想充当起“沙漠的苦修者和神圣的贞女”来,因为你内心深处非常非常想当这个。你将靠吃蝗虫为生,千辛万苦到沙漠里去苦修以拯救自己的灵魂!”

伊凡不是在真理的光明下站起来,就是……为自己曾献身于自己所失掉信仰的东西而对人对己进行报复,最终在仇恨中毁灭了自己。

他以己度人,他以为大家全和他一样。

人们一般总是在两种互相矛盾的真理之间寻找中庸,在这件事情上这样却不见得行得通。大概在第一件事情上他是真实不欺地高尚正直,而在第二件事情上也是真实无欺地无耻卑鄙?为什么?正就是因为我们具有那种宽阔的、卡拉马佐夫式的性格,能够兼容并蓄各式各样的矛盾,同时体味两个深渊,一个在我们头顶上,是高尚的理想的深渊,一个在我们脚底下,是极为卑鄙丑恶的堕落的深渊。“对这类放荡不羁的天性来说,堕落受辱的感觉和高尚正直的感觉一样,都是他们所需要的”这是实在话,他们正是时常而且不断地需要这种不自然的混合。两个深渊,诸位,同时体味两个深渊——没有这个,我们是不幸的,也是不满足的,我们的生存是不完美的。我们的天性宽大,和我们的母亲俄罗斯一样,无所不包,同一切都能相安!

“主要的是,别人可以用一些细节来把这种得意非凡的故事家逼入困境,压得粉碎,现实生活是永远不乏这种细节的,但那些不幸的、身不由己的编谎人却总是把它们当作似乎完全没有意义、没有用处的小玩意而加以忽视,甚至连想都不去想它。是的,他们在这种时候顾不到这些,他们的脑筋只在那里创造庞然大物,谁敢请他们注意这类琐碎的东西!但是恰恰就在这上面他们被抓住了!

良心就是忏悔,而自杀的人也许没有忏悔,只有绝望。忏悔和绝望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情。绝望常常会是恶毒的,不易驯顺的,自杀的人在动手自杀的那一瞬间会加倍仇恨他一辈子妒忌的人。

爱一个不值得爱的父亲是荒唐的,不可能的。不能无中生有地去制造爱,惟有上帝才能从虚无中创造。

评论

在阿辽沙看来,卡捷琳娜需要的是主宰,只有德米特里才能受她支配,伊凡则不可能这样,这么说,或许她谁都不爱?

小说在描述卡拉马佐夫三兄弟时,分别使他们与时代和历史的种种思潮紧密相联,构成小说的思想、伦理厚度。在第三册《好色之徒》中,德米特里“热烈的心的忏悔”惊叹于某些高尚的人“从圣母玛利亚的理想开始,而以所多玛的理想告终”的现代生活悲剧,提出了“在这里,魔鬼和上帝在斗争,而战场就是人的心灵”的著名观点。在第五册《赞成与反对》中,伊凡头脑中编写成就的“宗教大法官”的传说,以物质主义和专制统治的名义,反驳基督在“人活着不是单靠面包”中所提出的、对人的精神生活的尊重,等等。这些确实涉及历史和现代生活的重大课题。在第六册《俄罗斯修士》中,阿辽沙编写的“长老佐西马行传”等篇章,盛赞《圣经》的崇高力量,提出了“人们的整体性”和“积极的爱”等等的正教观念。这样,小说《卡拉马佐夫兄弟》的结果特征就在于:让不同的思想观念充分展开,使其相互对照,进入对话性关系之中。这也就是巴赫金所提出的陀氏小说的“复调小说”的基本特征。

名律师又提出,如果你们做出有罪的判决,只会减轻他良心的负担,毁掉他复活的可能性;你们应当以仁慈来压倒他。俄罗斯法庭不仅是惩罚,而要拯救毁灭了的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卡拉马佐夫兄弟的更多书评

推荐卡拉马佐夫兄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