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撰集 杜撰集 9.2分

不能说的秘密

潇湘夜语

《杜撰集》曾经和《小径分岔的花园》合并在一起构成了《虚构集》,不过,我买的这套书把它们分成了两本,每一册厚度都在一百页上下,未免太薄了些,不知道书商是处于何种考虑做出如此安排。

《南方》是博尔赫斯小说中的名篇,博尔赫斯自己说这也许是他最得意的作品。主人公达尔曼一个人浑浑噩噩在城市中生存多年,在一场大病后准备回到南方。达尔曼在路上拿着一本《一千零一夜》,这册图书成了故事中宿命的象征,在达尔曼试图改变生活时,宿命抓住了他。他在杂货铺中意外和人发生口诀,对方要求决斗,毫无胜算的达尔曼却选择拿起刀子走向外面。此时的他既没有希望也没有恐惧,在内心深处,他觉得死于械斗,至少要比在疗养院被疾病痛苦地扼杀好。

《南方》中故事的反转,可以做多重解读。有命运的操纵,有平凡人生对人的桎梏。《杜撰集》内有大量博尔赫斯式的故事反转,对故事常规套路的颠覆,精巧而诡谲。《叛徒和英雄的主题》反转了英雄的传说;《死亡与指南针》是对侦探小说惯常桥段的反转,《关于犹大的三种说法》是对《圣经》的反转,《刀疤》结尾的反转更令读者印象深刻,当讲述者说出自己才是故事中出卖同伴的穆恩时,特殊的叙述角度仿佛一个人跳出...

显示全文

《杜撰集》曾经和《小径分岔的花园》合并在一起构成了《虚构集》,不过,我买的这套书把它们分成了两本,每一册厚度都在一百页上下,未免太薄了些,不知道书商是处于何种考虑做出如此安排。

《南方》是博尔赫斯小说中的名篇,博尔赫斯自己说这也许是他最得意的作品。主人公达尔曼一个人浑浑噩噩在城市中生存多年,在一场大病后准备回到南方。达尔曼在路上拿着一本《一千零一夜》,这册图书成了故事中宿命的象征,在达尔曼试图改变生活时,宿命抓住了他。他在杂货铺中意外和人发生口诀,对方要求决斗,毫无胜算的达尔曼却选择拿起刀子走向外面。此时的他既没有希望也没有恐惧,在内心深处,他觉得死于械斗,至少要比在疗养院被疾病痛苦地扼杀好。

《南方》中故事的反转,可以做多重解读。有命运的操纵,有平凡人生对人的桎梏。《杜撰集》内有大量博尔赫斯式的故事反转,对故事常规套路的颠覆,精巧而诡谲。《叛徒和英雄的主题》反转了英雄的传说;《死亡与指南针》是对侦探小说惯常桥段的反转,《关于犹大的三种说法》是对《圣经》的反转,《刀疤》结尾的反转更令读者印象深刻,当讲述者说出自己才是故事中出卖同伴的穆恩时,特殊的叙述角度仿佛一个人跳出躯壳,审视自己的灵魂。博尔赫斯和以反转结尾的欧·亨利不同,你不会看到欧·亨利式的温情脉脉出现在博尔赫斯的故事里,这里的反转凌厉而冷峻,像政治事件背后的真相。

《秘密的奇迹》可以和博尔赫斯另一本小说集中的《阿莱夫》同读,前者在短暂中蕴含无限时间,后者则在无限时间外还容纳了无限空间。赫拉迪克在想象中,把面对行刑队的一刻,延展成一年的时间,时空的苍茫对照人生的短暂,刹那即是永恒。《博闻强记的富内斯》描述的是一个具备超强记忆力的人,看上去似乎是一段奇闻,但和《秘密的奇迹》一样,这个故事中毫发不爽的记忆,一样映射着时间。富内斯“满坑满谷的世界里有的只是伸手可及的细节的记忆”,就像时间的遗存,对人毫无意义,渗透着人类面对无涯时空时的迷惘与孱弱。

《结局》很短小,不太好归类。“他杀了一个人,世界上没有他容身之地”,这个故事像刀刃冷森森的光,气氛诡异中有着难以揣摩的寂寞和苍茫。从一个瘫痪在床的人物角度,隐隐影射着某些东西,但博尔赫斯从不用显明的隐喻,他的隐喻永远是走在迷宫之中,你看不到终点,只在隐约听到来自隧道中的启示。

《凤凰教派》是一篇很短的文章,与其说是小说,不如说更像随笔。和多数随笔不同的是,博尔赫斯用小说手法虚构了一个完全不存在的宗教派别。它的教义模糊,宗教仪式简单,也许还有些可笑,却成了教派最大的秘密,也是团结教派的唯一东西。尽管如此草率,甚至让教徒也觉得无聊,凤凰教派却一直存在延续,成为一种本能。我想,博尔赫斯在这里说的并不是宗教,而是本能,是一种秘密传承的本能,并不复杂高尚,也许还有些庸俗,却隐秘的潜藏在人心中。凤凰教派也许代表了某一类人,也许代表了世间所有的人,代表了那个不能说的秘密。

欢迎微信扫描,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闲书过眼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杜撰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杜撰集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