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自由 论自由 9.4分

这是我在数字出版课程的读书报告

米娅
2017-10-05 17:23:13
20世纪下半叶,英国哲学家、政治理论家赛亚·伯林就开始用“积极”、“消极”这“两种自由”的概念来划分自由,从整体来看,密尔所论述的自由的性质我认为是一种积极的自由,但不是功利主义的自由。思想上,密尔肯定一切意见应当允许其自由发表;行为上,密尔呼吁社会尽最大可能对那些生活方式、行为方式、思维方式与众不同的人保持宽容,为他们创造一个自然的环境,如此种种都是人的主观能动性被尊重的表现,是允许“个体有主动自发说话做事”的自由。由此,我们在政治课本上见到的自由是消极的自由,是在国家法律法规条框之下所规定的自由,是在一个被动的条件下,有“我可以做什么”的自由。进一步界定,在西方自由主义发展史上,对自由的证成分为权力理论和功利主义两种,一般学者认为,密尔的思想倾向于功利主义,但密尔个人否认运用功利主义的观点来论证自由,我尊重并赞同密尔的立场,以功利主义为基础的自由主义者在证成自由时,不会特意展示自由所具有的内在价值,而是试图论证保障自由会给个人或社会带来某些好处,虽然这恰于密尔的论述言辞一致,但我认为密尔论证自由的本质并非功利主义,功利主义的最大特点是实现利益最大化,那么在民主社会中,公共权威发挥作用...
显示全文
20世纪下半叶,英国哲学家、政治理论家赛亚·伯林就开始用“积极”、“消极”这“两种自由”的概念来划分自由,从整体来看,密尔所论述的自由的性质我认为是一种积极的自由,但不是功利主义的自由。思想上,密尔肯定一切意见应当允许其自由发表;行为上,密尔呼吁社会尽最大可能对那些生活方式、行为方式、思维方式与众不同的人保持宽容,为他们创造一个自然的环境,如此种种都是人的主观能动性被尊重的表现,是允许“个体有主动自发说话做事”的自由。由此,我们在政治课本上见到的自由是消极的自由,是在国家法律法规条框之下所规定的自由,是在一个被动的条件下,有“我可以做什么”的自由。进一步界定,在西方自由主义发展史上,对自由的证成分为权力理论和功利主义两种,一般学者认为,密尔的思想倾向于功利主义,但密尔个人否认运用功利主义的观点来论证自由,我尊重并赞同密尔的立场,以功利主义为基础的自由主义者在证成自由时,不会特意展示自由所具有的内在价值,而是试图论证保障自由会给个人或社会带来某些好处,虽然这恰于密尔的论述言辞一致,但我认为密尔论证自由的本质并非功利主义,功利主义的最大特点是实现利益最大化,那么在民主社会中,公共权威发挥作用就是功利主义的体现,因为在民主制的政治政策下,公共权威的决策与实施是依靠少数人服从多数人以实现最大利益,若公共权威本身是暴君,社会发出错误的命令,或者它不应干预的事情的命令,那么少数人所秉持着的真理会被压迫,这也是密尔所担心的暴政问题,因此可以说密尔在一定程度上是反对如此的社会权威,而要力听到每个人的声音,也可以说是密尔所论述的自由是非功利性质的。

那么密尔所说的真正的自由是否能够实现?密尔是反对多数人的暴政的,这点毋庸置疑,所以按照公众意愿亦或者违反公众意愿来行使公共权威的政府在密尔看来是无差别的,密尔要保证的是真理不被压制、人人皆可发声。我认为密尔所述的这种自由暂时还无法实现,德国社会学家埃勒·诺依曼曾提出“沉默的螺旋”这一社会心理学的观点:人们在表达自己想法和观点的时候,如果看到自己所持观点受到大部人的支持,就会积极参与进来,这类观点就会越发大胆地发表和扩散;而发觉某一观点无人或很少有人理会,即使自己赞同它,也会保持沉默,如此意见一方的沉默造成另一方意见的增势,如此循环往复,便形成一方的声音越来越强大,另一方越来越沉默下去的螺旋发展过程。这是一个不可控的个人心理因素,也就是说抛开一切不谈社会为大众提供了充足的言论自由环境,有些个体为了不被孤立、不被另眼相看,心理作祟仍旧秉持与内心相反的观点混迹在多数人的群体中。就中国——我生活了解的国家而言,我们的自由不是无限制的绝对自由,社会上有法律法规、道德伦理,学校里有校规校纪,我们有自由无用的灵魂,但是对我们的法律道德限制并不少,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保护政策使一些东西方不同地域使思维交织进步的火花难以接触、碰撞,因此在中国无论是整体的舆论环境、还是个体的心理因素,我们都不能保证密尔所论自由之实现。
但是我们能做到的是使自己更加宽广,在通过与他人的观点比较中,来改善和完善自己的观点,虽然时至今日不会出现因为观点致死的暴政,至少这样会让真理出现的概率大了起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论自由的更多书评

推荐论自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