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路,末路和没路

小幺

奥斯特写到自己早年屡战屡败的作家生涯,也包括由自己个性而致的一些其他的挫败,我一再的想,这离卡佛还有多近?抽烟酗酒,自我放逐?但奥斯特终究还是乐天的,也许和他功成名就的回望也有关,最艰难时,他也不忘轻松的调侃和自嘲。如果是卡佛,早已蹲在一边画圈圈了,但卡佛还是有路的,虽是走不了太远的末路,但美国文化,制度以及文学性容得下他,和酗酒一样,写作也是他最后的自我表演。

美国作家不太爱打安全牌,他们就像捉摸不定的量子,似乎沉迷于不确定性中,是因为相对宽松和多元的文化市场吗?也许一部分是。是因为普遍的教育和素养吗?也许一部分是。是因为有父母兜底吗?就像奥斯特最后继承的那笔使他渡过难关的遗产,还有屡次被发好人卡的继父。并不是,因为我们的父母更习惯于给我们兜底。实际上,这源于他们对自由更深的理解和渴望,这种渴望近乎洁癖,使他们孩子一样执拗,不肯妥协,从而与生活碰撞出更多的精彩,而我们这个国度的文青们(中性意义),则只能小心的打着安全牌,奥斯特说的没错,精神和物质远不是一回事,但应该再多说一句,它们在我们这个国度,的确可以也必须被调和。

当然也有不肯调和的人,他们走上的是真正的“没(mo...

显示全文

奥斯特写到自己早年屡战屡败的作家生涯,也包括由自己个性而致的一些其他的挫败,我一再的想,这离卡佛还有多近?抽烟酗酒,自我放逐?但奥斯特终究还是乐天的,也许和他功成名就的回望也有关,最艰难时,他也不忘轻松的调侃和自嘲。如果是卡佛,早已蹲在一边画圈圈了,但卡佛还是有路的,虽是走不了太远的末路,但美国文化,制度以及文学性容得下他,和酗酒一样,写作也是他最后的自我表演。

美国作家不太爱打安全牌,他们就像捉摸不定的量子,似乎沉迷于不确定性中,是因为相对宽松和多元的文化市场吗?也许一部分是。是因为普遍的教育和素养吗?也许一部分是。是因为有父母兜底吗?就像奥斯特最后继承的那笔使他渡过难关的遗产,还有屡次被发好人卡的继父。并不是,因为我们的父母更习惯于给我们兜底。实际上,这源于他们对自由更深的理解和渴望,这种渴望近乎洁癖,使他们孩子一样执拗,不肯妥协,从而与生活碰撞出更多的精彩,而我们这个国度的文青们(中性意义),则只能小心的打着安全牌,奥斯特说的没错,精神和物质远不是一回事,但应该再多说一句,它们在我们这个国度,的确可以也必须被调和。

当然也有不肯调和的人,他们走上的是真正的“没(mo)路”,这并不是说他们离开这个世界或者怎样,而是慢慢的变成了其他类型的人,慢慢的走出了文艺这个作为世界的精神的那部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穷途,墨路的更多书评

推荐穷途,墨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