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告白 无声告白 8.2分

人生负重前行

洪峰kay
令人绝望的一本书——被“勿活在他人的期待中”的亚马逊推荐语忽悠。读起来几度令我难以继续:气氛沉闷、多人视角的切换、情节平常。

一度追求特立独行的白人姑娘,毕生努力挤进美国人群的长者中国人脸的男教授,他们似乎在对方身上找到了自我的追求,于是她为了他放弃学位(放弃了本来可以另她独特的东西),他们结合、组成家庭、生了孩子。用作者的话来说,这个家庭的平衡是“奇怪而脆弱的”。

他们的一个女儿(继承了父亲华裔面孔的孩子)却被迫要继承母亲的愿望(学习要拔尖,要成为独立的人,成为医生)。

他们的儿子似乎就是他父亲的复制,成绩同样优秀,破格被哈佛提前录取但和他的父亲一样因为肤色和种族而被备受忽视、嘲笑。不仅仅在外面是如此,在家庭内部,他还遭到了母亲的忽视、父亲未尽的梦想的压迫。(不知道为什么,父亲的基因如此强大,几个孩子都继承了他亚洲人的面孔)

他们的另一个女儿,似乎被夫妻二人完全忽视,看不到关爱和重视,连平常的对话都遍寻不了。然而却正是这个最小的女孩清醒地看着家庭内外发生的一切——姐姐自杀的征兆、父母之间某段时间的貌合神离、邻居家男孩对自己哥哥的同性之爱……

自杀是一...
显示全文
令人绝望的一本书——被“勿活在他人的期待中”的亚马逊推荐语忽悠。读起来几度令我难以继续:气氛沉闷、多人视角的切换、情节平常。

一度追求特立独行的白人姑娘,毕生努力挤进美国人群的长者中国人脸的男教授,他们似乎在对方身上找到了自我的追求,于是她为了他放弃学位(放弃了本来可以另她独特的东西),他们结合、组成家庭、生了孩子。用作者的话来说,这个家庭的平衡是“奇怪而脆弱的”。

他们的一个女儿(继承了父亲华裔面孔的孩子)却被迫要继承母亲的愿望(学习要拔尖,要成为独立的人,成为医生)。

他们的儿子似乎就是他父亲的复制,成绩同样优秀,破格被哈佛提前录取但和他的父亲一样因为肤色和种族而被备受忽视、嘲笑。不仅仅在外面是如此,在家庭内部,他还遭到了母亲的忽视、父亲未尽的梦想的压迫。(不知道为什么,父亲的基因如此强大,几个孩子都继承了他亚洲人的面孔)

他们的另一个女儿,似乎被夫妻二人完全忽视,看不到关爱和重视,连平常的对话都遍寻不了。然而却正是这个最小的女孩清醒地看着家庭内外发生的一切——姐姐自杀的征兆、父母之间某段时间的貌合神离、邻居家男孩对自己哥哥的同性之爱……

自杀是一种解脱——仿佛一切从未开始,或者还可以重来。莉迪亚在那个星光璀璨的深夜里选择坠入湖底,不知道她是否害怕还是满怀着希望,是一切都回不去了?还是可以重新开始呢?

问题归根到底出在哪里?

也许是父母身上,父母把自己没有实现的梦想强加在孩子身上——这是再不过平常的事情了(平常到让父母忘记真正考虑孩子的需要),但作为小说的主题或许有些老套了,还能写出什么新花样呢?(总之,我没有看出什么新花样)我觉得是一种警醒,提醒广大父母或者尚未为人父为人母的人们,切勿把个人期待强加在孩子身上,否则孩子会崩溃的——尤其是父母二人态度的割裂和分化。

真不知道小说中的父亲和母亲是否真正倾听过对方的心声,知道对方所需,否则为什么她要逃离,在过了六年还是八年的主妇生活后义无反顾地继续未完成的学业?(虽然她最终屈服于孩子和家庭)而他也许只是把她当成自己融入人群的一个重要的证据,看,我娶了一个白人姑娘(所以,他是不会跟他的亚洲面孔的助教结婚的)

停留太久是不是会形成惰性,以至于无法离开?
一头扎进人群,头破血流也不想放弃,可还是需要一个栖息的港湾。

自我定位在哪里?如何平衡自我追求与现实的距离、错位?

父母活在自己的期待里,莉迪亚和内斯活在父母的期待里,也许只有小女儿汉娜是自由的。但是,坦白说,我很担忧即使到了哈佛的内斯和还未成年的汉娜,他们将来会怎样?他们各自的人生或许很精彩,很宏伟,或许很平常甚至平庸,家庭巨大的阴影不会散去。

人生负重前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无声告白的更多书评

推荐无声告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